太平廣記16雜傳雜錄卷_0133.【京都儒士】古文全文現代文翻譯

近者京都有數生會宴,因說人有勇怯,必由膽氣。膽氣若盛,自無所懼,可謂丈夫。座中有一儒士自媒曰:「若言膽氣,余實有之。」眾人笑曰:「必須試,然可信之。」或曰:「某親故有宅,昔大凶,而今已空鎖。君能獨宿於此宅,一宵不懼者,我等酬君一局。」此人曰:「唯命。」明日便往,實非凶宅,但暫空耳。遂為置酒果燈燭,送於此宅中。眾曰:「公更要何物?」曰:「僕有一劍,可以自衛,請無憂也。」眾乃出宅,鎖門卻歸。此人實怯懦者,時已向夜,系所乘驢別屋,奴客並不得隨。遂向閣宿,了不敢睡。唯滅燈抱劍而坐,驚怖不已。至三更,有月上,斜照窗隙。見衣架頭有物如鳥鼓翼,翻翻而動。此人凜然強起,把劍一揮,應手落壁,磕然有聲,後寂(「後寂」原作「役寢」,據陳校本改)無音響。恐懼既甚,亦不敢尋究,但把劍坐。及五(五字原缺。據陳校本補)更,忽有一物,上階推門,門不開,於狗竇中出頭,氣休休然。此人大怕,把劍前斫,不覺自倒,劍失手拋落,又不敢覓劍,恐此物入來,床下跧伏,更不敢動。忽然困睡,不覺天明。諸奴客已開關,至閣子間,但見狗竇中,血淋漓狼藉。眾大驚呼,儒士方悟。開門尚自戰慄。具說昨宵與物戰爭之狀,眾大駭異。遂於此壁下尋,唯見席帽,半破在地,即夜所斫之鳥也。乃故帽破弊,為風所吹,如鳥動翼耳。劍在狗竇側,眾又繞堂尋血蹤,乃是所乘驢,已斫口喙,唇齒缺破。乃是向曉因解,頭入狗門,遂遭一劍。眾大笑絕倒,扶持而歸,士人驚悸,旬日方愈。(出《原化記》)
【譯文】
近來京城裡有幾個讀書人聚在一起飲酒,便說起來人有勇敢和怯懦的,都來自內心的膽氣。膽氣如果強盛,自己就無所恐懼,這樣的人可謂是男子漢。在座的有一個儒士自我介紹說:「若說膽氣啊,我是真有哇。」眾人笑著說:「必須先試試,然後才可信你。」有個人說:「我的親戚有座宅院,過去非常不吉祥,而今已經無人居住鎖上門了。如果您能獨自住宿在這個宅子裡,一夜不害怕,我們幾個人酬謝你一桌酒席。」這個人說:「就按你們說的辦。」第二天便去了。其實並不是不吉祥的宅子,只是沒人住罷了。就備置酒肉瓜果燈燭,送到宅院裡。大家說:「你還要什麼東西?」他說:「我有一把劍,可以自衛。請你們不要擔憂。」於是大家都出了宅子,鎖上門回去了。這個人實際是個怯懦的人。到了晚上,這人把驢拴到另一間屋子裡,僕人也不許跟隨。他就在臥室裡住宿,一點也不敢睡,只是熄滅了燈,抱著劍坐著,驚恐不止。到了半夜,月亮升起來了,從窗縫中斜照進來。這人看見衣架上面有個東西像鳥在展翅,飄飄地動。他鼓起勇氣勉強站了起來,把劍一揮,那東西隨手落在牆根,發出了聲音,後來就一點動靜也沒有了。因為特別害怕,所以也不敢找尋,只握著劍坐在那裡。到了五更,突然有個東西,上台階來推門,門沒有推開,卻從狗洞裡伸進個頭來,咻咻地喘氣。這人害怕極了,握著劍向前砍去,不由自主自己卻倒在了地上。劍也失手落在地上。此人又不敢去找劍,怕那東西進來。他鑽到床下蜷伏著,一點也不敢動。突然睏倦起來,睡著了,在不知不覺中天亮了。人們已來開門,到了內室,但見狗洞裡鮮血淋漓雜亂。大家吃驚地大聲呼喊,儒士才醒過來,開門時還在戰慄。於是他詳細地說了昨晚與怪物搏鬥的情形,大家也異常害怕,就到牆壁下去找。只見到帽子破成兩半散在地上,就是昨夜所砍的那個「鳥」。原來是那個舊帽子,已經破爛,被風一吹,像鳥在扇動翅膀。劍在狗洞旁邊,大家又繞屋尋找血跡,原來是他騎的那驢,已被砍破了嘴,唇齒破損。原來是天快亮時掙脫了韁繩,頭伸入狗洞裡才遭了這麼一劍。眾人大笑,笑得前仰後合。大家攙著儒士回去,儒士驚恐心跳,十天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