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3異人異僧釋證卷_0114.【廣陵大師】原文全文翻譯

唐貞元中,有一僧客於廣陵,亡其名,自號大師。廣陵人因以大師呼之。大師質甚陋,好以酒肉為食,常以穗裘,盛暑不脫,由是蚤蟣聚其上。僑居孝感寺,獨止一室,每夕闔扉而寢,率為常矣。性狂悖,好屠犬彘,日與廣陵少年鬥毆,或醉臥道傍。廣陵人俱(俱原作懼,據明抄本、陳校本改)以此惡之。有一少年,以力聞。常一日,少年與人對博。大師大怒。以手擊其博局盡碎。少年曰:「呆兒,何敢逆壯士耶?」大師且罵而唾其面,於是與少年斗擊,而觀者千數。少年卒不勝,竟遁去。自是廣陵人謂大師有神力,大師亦自負其力,往往剽奪市中金錢衣物。市人皆憚其勇,莫敢拒。後有老僧召大師至曰:「僧當死心奉戒。奈何食酒食,殺犬彘,剽奪市人錢物,又與少年同毆擊,豈僧人之道耶?一旦吏執以聞官,汝不羞天耶?」大師怒罵曰:「蠅蚋徒嗜膻腥耳,安能如龍鶴之心哉?然則吾道亦非汝所知也。且我清其中而混其外者,豈若汝齪齪無大度乎?」老僧卒不能屈其詞。後一日,大師自外來歸,既入室,閉戶。有於門隙視者,大師坐於席,有奇光,自眉端發,晃然照一室。觀者奇之,具告群僧。群僧來,見大師眉端之光相,指語曰:「吾聞佛之眉有白毫相光,今大師有之,果佛矣。」遂相率而拜。至明日清旦,群僧俱集於庭,候謁廣陵大師。比及開戶,而廣陵大師已亡去矣。群僧益異其事,因號大師為大師佛焉。(出《宣室志》)
【譯文】
唐德宗貞元年間,有個僧人客居於廣陵,忘了叫什麼名字,自號為「大師」,廣陵人因此就叫他大師。大師為人粗野,喜歡喝酒吃肉,總穿著一件破爛棉袍,盛暑季節也不脫掉,上面生滿了跳蚤虱子。他客居在廣陵的孝感寺,自己住在一間屋裡,每到天黑就關門睡覺,已經習以為常了。他性格狂暴蠻橫,喜歡殺狗宰豬,天天與廣陵的年輕人打架鬥毆,有時喝醉了就躺在道旁。廣陵人因此而厭惡他。有個小伙子以力氣大聞名,這一天,他與別人賭博,大師突然無名火起,用手把賭局砸了粉碎。小伙子說道:「呆子!你怎麼敢惹我堂堂壯士呢?」大師邊罵邊唾他的臉,於是兩個人打在了一起,數以千計的人都來圍觀。那個大力士小伙子最後沒有打贏,結果逃跑了。從此,廣陵人都說大師有神力,大師本人也以力大而自負。他常常在市場上搶奪金錢衣物,商人都怕他兇猛,誰也不敢抗拒。後來有個老僧把大師叫到跟前說:「出家為僧就應死守戒規。你怎麼喝酒吃肉、殺狗宰豬、搶奪市人錢物,又與年輕人打架鬥毆呢?難道這些是僧人應有的行為嗎?一旦被差吏抓去告官,你不感到是天大的羞恥嗎?」大師憤怒地罵道:「蒼蠅蚊子自然喜歡腥臭的東西,哪能與清高的龍鶴相比呢!然而我所信奉的道理,也是你所不能瞭解的,況且我是清清白白而外表混濁的人,哪像你一樣內心骯髒胸懷狹窄呢!」老僧終於沒能說服他,後來有一天,大師從外面回來進屋之後關上了房門。有人從門縫裡看他,只見大師坐在床上,眉端發出奇異的光芒,明晃晃地照遍全屋。看的人非常驚奇,便去告訴了群僧,群僧都來了,看到大師眉端的光相後,有人指著說:「我聽說佛的眉端就有白光,現在大師也有這樣的光,可見他果然成佛了。」於是大家紛紛禮拜。到了第二天清晨,群僧都集會在院子裡,等候拜謁廣陵大師,等到開門請他時,廣陵大師已經不見了。群僧對此事更為驚異,於是稱大師為「大師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