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7文才技藝卷_0188.【王氏女】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王蜀黔南節度使王保義,有女適荊南高從誨之子保節。未行前,暫寄羽服。性聰敏,善彈琵琶。因夢異人,頻授樂曲。所授之人,其形或道或俗,其衣或紫或黃。有一夕而傳數曲,有一聽而便記者。其聲清越,與常異,類於仙家《紫雲》之亞也。乃曰,此曲譜請元昆制序,刊石於甲寅之方。其兄即荊南推官王少監貞范也,為制序刊石。所傳曲,有《道調宮》、《王宸宮》、《夷則宮》、《神林宮》、《蕤賓宮》、《無射宮》、《玄宗宮》、《黃鐘宮》、《散水宮》、《仲呂宮》。商調,《獨指泛清商》、《好仙商》、《側商》、《紅綃商》、《鳳抹商》、《玉仙商》。角調,《雙調角》、《醉吟角》、《大呂角》、《南呂角》、《中呂角》、《高大殖角》、《蕤賓角》。羽調,《鳳吟羽》、《背風香》、《背南羽》、《背平羽》、《應聖羽》、《玉宮羽》、《玉宸羽》、《風香調》、《大呂調》。其曲名一同人世,有《涼州》、《伊州》、《胡渭州》、《甘州》、《緣腰》、《莫靼》、《項(明抄本項作頃。疑當作傾)盆樂》、《安公子》、《水牯子》、《阿濫泛》之屬,凡二百以上曲。所異者,徵調中有《湘妃怨》、《哭顏回》。當時胡琴不彈徵調也。王適高氏,數年而亡,得非謫墜之人乎。孫光憲子婦(婦原作父。據明抄本改)即王氏之侄也,記得一兩曲,嘗聞彈之,亦異事也。(出《北夢瑣言》)
【譯文】
王建父子統治蜀中時,黔南節度使王保義,有個女兒嫁給荊南高從誨的兒子高保節。未嫁到荊南前,暫時身著道服。這位姑娘秉性聰慧,彈一手好琵琶。王氏女在穿道服期間,夢見有異人頻頻向她傳授樂曲。傳授她樂曲的人,從形貌上看,有的是道士,有的是俗人。他們穿的衣裳有的是紫色,有的是黃色。有時一個夜晚傳授她好幾支樂曲,有的樂曲聽一遍就能記住。這些樂曲,都聲音清麗,超凡脫俗,跟平常的樂曲不一樣,有點像仙家《紫雲》一類的樂曲。這些人還告訴王氏女,說:"這些曲譜請元昆作序,刊刻在甲寅方向的石上。王氏女的兄長就是荊南推官少監王貞范,是他給這些樂曲作序刻石的。傳授給王氏女的樂曲宮調有《道調宮》、《王宸宮》、《夷則宮》、《神林宮》、《蕤賓宮》、《無射宮》、《玄宗宮》、《黃鐘宮》、《散水宮》、《仲呂宮》。商調有《獨指泛清商》、《好仙藥》、《側商》、《紅綃商》、《鳳抹商》、《玉仙商》、角調有《雙調角》、《醉吟角》《大呂角》、《南呂角》、《中呂角》、《高大殖角》、《蕤賓角》。羽調有《鳳吟羽》、《北風香》、《背南羽》、《背平羽》、《應聖羽》、《玉宮羽》、《玉宸羽》、《風香調》、《大呂調》。它的曲名同人世間的曲名相同。有《涼州》、《伊州》、《胡州》、《甘州》、《緣腰》、《莫靼》、《項盆樂》、《安公子》、《水牯子》、《阿濫泛》等,共二百餘支曲子。所不同的是,徵調中有《湘妃怨》、《哭顏回》。當時琵琶、忽雷等胡人樂器,一般不彈奏徵調。王氏女嫁到高家後,過了幾年就去世了。這位王氏女,大概是因為觸犯了天條而被貶降到人間的仙人吧。後人孫光憲兒子的妻子,就是王氏女的侄女。她也曾記得這些曲子中的一兩首,曾有人聽她彈奏過。這也是一件奇異的事情啊!

五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