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7文才技藝卷_0187.【關別駕】全篇古文翻譯

昭宗末,京都名娼妓兒,皆為強諸侯所有。供奉彈琵琶樂工,號關別駕。小紅者,小名也。梁太祖(祖原作宗,據明抄本改)求之,既至,謂曰:"爾解彈手(明抄本手作羊)不採桑乎。"關俛而奏之。及出,又為親近者,俾其彈而飲酒。由是失意,不久而殂。復有琵琶石潨者號石司馬,自言早為相國令狐綯見賞,俾與諸子渙、渢、連水邊作名。亂後入蜀,不隸樂籍,多游諸大官家,皆以賓客待之。一日會軍校數員,飲酒作歡,石潨以胡琴在坐非知因者,喧嘩語笑,殊不傾聽。潨乃撲檀槽而詬曰:"某曾為中朝宰相供奉,今日與健兒彈而不我聽,何其苦哉。"於時識者歎訝之。(出《北夢瑣言》)
【譯文】
唐昭宗李曄末年。京都長安的一些有名的娼妓、歌妓,都讓勢力強大的諸侯們霸佔去了。憑著善彈琵琶而侍奉皇上的一位女樂工,雅號關別駕,小名叫小紅。後來成為梁太祖的朱溫盤踞長安時,召見關別駕。關別賀趕到朱溫那裡,朱溫說:"你這雙彈奏琵琶的手不能採桑吧。"關別駕慇勤恭謹地為朱溫彈奏一曲。出來後,朱溫又讓關別駕給他的親信僚屬彈奏,並讓她陪著飲酒。關別駕從此心緒抑鬱,不久就死去了。還有一位叫石潨的彈琵琶能手,外號石司馬。他自己說早年曾被宰相令狐綯所賞識,讓他跟他的幾個兒子令狐渙、令狐渢等,在連水邊舉行樂會。石潨在安史之安後來蜀中,沒有加入官辦的樂團,經常奔走在達官貴人家,都待他像賓客一樣。一天,石潨跟幾位軍校一塊兒飲酒作樂。石潨給在位的軍校彈奏一曲琵琶,卻沒有人用心欣賞。滿座的軍校喧嘩笑鬧,沒有一個人在聽他彈奏。石潨用手指疾拂一下架弦的槽格,大聲肆罵這些軍校們說:"我曾經在朝中宰相令狐綯府上作過供奉,今天老子高興了,給你們這些臭當兵的彈奏一曲卻沒有人聽。唉,可憐我這個名傳京城的彈奏琵琶的國手喲!"當時,在座飲酒中認識石潨的人,沒有不為他的遭遇而驚訝歎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