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3龍虎畜狐蛇卷_0118.【稽胡】文言文全篇翻譯

慈州稽胡者以弋獵為業。唐開元末,逐鹿深山。鹿急走投一室,室中有道士,朱衣憑案而坐。見胡驚愕,問其來由。胡具言姓名,云:「適逐一鹿,不覺深入,辭謝衝突。」道士謂胡曰:「我是虎王,天帝令我主施諸虎之食,一切獸各有對,無枉也。適聞汝稱姓名,合為吾食。案頭有硃筆及杯兼簿籍,因開簿以示胡。胡戰懼良久,固求釋放。道士云:「吾不惜放汝,天命如此。為之奈何?若放汝,便失我一食。汝既相遇,必為取免。」久之乃云:「明日可作草人,以己衣服之,及豬血三斗、絹一匹,持與俱來。」或當得免。胡遲回未去,見群虎來朝,道士處分所食,遂各散去。胡尋再拜而還。翌日,乃持物以詣。道士笑曰:「爾能有信,故為佳士。」因令胡立(「立」字原缺。據明抄本補。)草人庭中,置豬血於其側。然後令胡上樹,以下望之高十餘丈。云:「止此得矣。可以絹縛身著樹。不爾,恐有損落。」尋還房中,變作一虎。出庭仰視胡,大嗥吼數四,向樹跳躍。知胡不可得,乃攫草人,擲高數丈。往食豬血盡,入房復為道士。謂胡曰:「可速下來。」胡下再拜。便以硃筆勾胡名,於是免難。(出《廣異記》)
【譯文】
慈州有個叫稽胡的人以打獵為生。唐開元年末,他在深山追趕一頭鹿。鹿跑得很急投入一室。室中有一位道士。道士穿著紅衣服靠桌案坐著。他見了稽胡感到驚愕,問稽胡是怎麼來的。稽胡首先詳細地通報了自己姓名住址,然後說:「剛才我追趕一頭鹿,不知不覺就跑到你屋裡來,請諒解我的冒失。」道士對稽胡說:「我是虎王,天帝命令我主管老虎們的吃飯問題。一切野獸都有各自的被吃對象,沒有冤枉的。剛才聽你說出你的姓名,你應該被我吃。」桌案上有筆、杯和簿籍。道士順手就打開簿子給稽胡看。稽胡看了,嚇得戰慄了好長時間,苦苦地要求放了他。道士說:「不是我不放你,天命如此,又能怎樣呢?如果放了你,我就失去一頓飯。不過你既然遇到我,我就一定要想法救你。」過了一會又說:「明天你可以做一個草人,把你自己的衣服給草人穿上。再準備三斗豬血,一匹絹。把這些東西一塊拿來,也許能得救。」稽胡遲疑未決的時候,看到一群老虎前來朝拜道士。道士把吃的分給它們,它們便各自散去。稽胡不久也下拜告還。第二天,他就帶著那些東西來到道士這裡。道士笑著說:「你能守信用,所以是好樣的。」於是就讓稽胡把草人立在院子裡,把豬血放在草人一側。然後讓稽胡上樹。道士在下邊望著他爬到十丈高的時候說:「停在那兒就行了。可以用絹把身子綁到樹上,不然,恐怕掉下來。」隨即他便回到房中,變成一隻老虎,來到院子裡仰視著稽胡,大聲吼叫了幾聲,向著樹上跳躍。知道吃不到稽胡,便抓過草人,拋起幾丈高,然後去吃那豬血。吃光豬血,進屋又變成道士,出來對稽胡說:「可以趕快下來了!」稽胡下來行再拜禮。老道便用硃筆勾掉稽胡的姓名。於是稽胡的一場大難免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