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 行露 篇》(敢於說「不」字的氣節)古文翻譯註解

行露 (敢於說「不」字的氣節)

行露
——敢於說「不」字的氣節

【原文】

厭邑行露1,
豈不夙夜2?
謂行多露3。

誰謂雀無角4?
何以穿我屋?
誰謂女無家5?
何以速我獄6?
雖速我獄,
室家不足7!

誰謂鼠無牙?
何以穿我墉8?
誰謂女無家?
何以速我訟?
雖速我訟,
亦不女從。

【註釋】   

1厭邑(yeyi):潮濕的樣子。行(hang):道路。行露:道路上有露水。 2夙夜:這裡指早夜,即天沒亮的時候。3謂:同「畏」,意思是畏 懼。4角:啄,嘴。5女:同「汝」,你。無家:沒有家室。這裡指 尚未婚配。6速:招致。獄:訴訟,打官司。7不足:意思是說求 為家室的理由不足。8塘:牆,牆壁。

【譯文】

路上露水濕漉漉,
難道不想早趕路?
只怕路上露水多。

誰說鳥雀沒有嘴?
怎麼啄穿我的屋?
誰說你還沒成家?
憑啥送我進監獄?
雖然送我進監獄,
要想成家理不足。

誰說老鼠沒有牙?
怎麼穿透我的牆?
誰說你還沒成家?
憑啥讓我吃官司?
雖然讓我吃官司,
我也決不順從你。。

【讀解】

  
這首詩是一位不知名的女子為拒絕與一個已有家室的男子重婚而作。男方顯然採用強暴手段,用刑獄相逼,但作者並未屈服,並用詩歌來表達自己的意志。
即使是用今天的標準來看,這種寧為玉碎的氣節,也是可歌可泣,值得大加讚頌。
氣節是主體價值的一種體現。它與金錢所代表的價值尺度,完全不可同日而語。氣節是為了維護某種內在的價值觀,比如尊嚴、人格、理想等,而不顧犧牲現實的實際利益,乃至付出血和生命的代價。因此,它表現出人類崇高的精神追求和境界。
金錢所代表的是現實的實際利益。當人只盯住眼前的實際利益時,就完全可能為此犧牲精神上的價值追求,變得像行屍走肉一般只盯住眼前的臭魚爛蝦。當人變成金錢的奴隸之時,他就完 全喪失了人之所以為人的特性,喪失了自己。俗話說,人為財死, 鳥為食亡。這話只說對了一部分。只有掙錢機器(機器沒有生命,沒有自我意識,因而沒有自我,僅僅是一個物)才會為財死。
人生確有比金錢重要得多的東西。士可殺而不可辱。羞辱是對人格尊嚴的嘲弄和調戲,是對人的價值的蔑視和抹殺,為此,當然值得付出生命的代價。淪為奴僕,變作他人的玩物,應當算是最為悲慘的人生境況,為了拒絕和擺脫這種境況,當然也值得付出代價和生命。我們從詩中讀出的,正是敢於說「不」字的凜然氣節。這是需要大無畏的氣概的。
但是,現在的我們,已很少敢於說「不」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