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書新注卷七十一 雋疏於薛平彭傳第四十一》古文翻譯

漢書新注卷七十一 雋疏於薛平彭傳第四十一

  【說明】本傳敘述雋不疑、疏廣(及兄子疏受)、於定國、薛廣德、平當、彭宣等人的事跡。這是一篇昭宣以來儒士出身而明哲保身的公卿之類傳。雋不疑,治《春秋》,進退以禮,為京兆尹嚴而不殘,以捕偽戾太子而名重。疏廣,少好學,明《春秋》,為太子太傅,兄子疏受為少傅。深知「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叔侄二人要求退休,回家享樂。於定國,少學法,後學《春秋》,為人謙恭,尤重經術士。為廷尉,治獄審慎。為丞相,因災亂,而要求退位,回鄉享清福。薛廣德,以《魯詩》教授學生。為博士,論議於石渠閣。為御史大夫,諫帝勿事遊樂。也因災亂而要求退休,還鄉。平當,以明經為博士。每有災異,輒傅經術,言得失。哀帝時,官至丞相,病篤而辭封。彭宣,治《易》,為博士。官至大司空,因王莽專權而退。這六人,通經入仕,官為公卿,碌碌無為,而明哲保身。大致上說,西漢士大夫在專制主義下,持祿保位,習以成風;若個人品行端正,就算過得去。本傳寫之,予以肯定。其中描寫雋不疑,較為生動。班固於傳末稱之,可以理解。  
  雋不疑字曼倩,勃海入也(1)。治《春秋》,為郡文學(2),進退必以禮,名聞州郡。
  (1)勃海:郡名。治浮陽(在今河北滄州市東南)。(2)文學:官名。漢代州郡及王國皆置文學。
  武帝末,郡國盜賊群起,暴勝之為直指使者(1),衣繡衣,持斧,逐捕盜賊,督課郡國,東至海,以軍興誅不從命者(2),威振州郡。勝之素聞不疑賢,至勃海,遣吏請與相見。不疑冠進賢冠,帶櫑具劍(3),佩環玦(4),褒衣博帶(5),盛服至門上謁。門下欲使解劍,不疑曰:「劍者君子武備,所以衛身,不可解。請退。」吏白勝之。勝之開閣延請,望見不疑容貌尊嚴,衣冠甚偉,勝之履起迎(6)。登堂坐定,不疑據地曰(7):「竊伏海瀕,聞暴公子威名舊矣(8),今乃承顏接辭。凡為吏,太剛則折,太柔則廢,威行施之以恩,然後樹功揚名,永終天祿。」勝之知不疑非庸人,敬納其戒,深接以禮意,問當世所施行。門下諸從事皆州郡選吏(9),側聽不疑,莫不驚駭。至昏夜,罷去。勝之遂表薦不疑,征詣公車(10),拜為青州刺吏(11)。
  (1)暴勝之:河東人,天漢二年以光祿大夫出為直指使者,至太始三年為御史大夫直指使者:漢武帝末年為對付起事者,遣使衣繡衣,持斧仗節,興兵鎮壓,號直指使者。直指:謂處事無所阿私。(2)以軍興誅不從命者;有所追捕及行誅罰,皆依興軍之制。(3)櫑(lěi)具:占長劍名。劍柄上有蓓蕾形的玉飾或雕刻,故稱。(4)佩環玦:帶玉環及著玉珮。玦:即玉珮之塊。(5)褒之博帶:寬衣長帶。(6)(xǐ)履:著鞋走。(7)據地:以手按地。古人席地而坐,進言時以手按地表示敬意。(8)公子:暴勝之字。舊:久也。(9)州邵選吏:州郡吏中之優秀者。(10)公車:漢代官署名。其長官公車令,掌管宮殿中司馬門以警衛工作。臣民上書或應召,都由公車接待。(11)青州:地當今山東北部,今德州以東,至成山角一帶。
  久之,武帝崩,昭帝即位,而齊孝王孫劉澤交結郡國豪傑謀反(1),欲先殺青州刺史。不疑發覺(2),收捕,皆伏其辜。擢為京兆尹,賜錢百萬。京師吏民敬其威信。每行縣錄囚徒還(3),其母輒問不疑:「有所平反(4),活幾何人?」即不疑多有所平反,母喜笑,為飲食語言異於他時;或亡(無)所出(5),母怒,為之不食。故不疑為吏,嚴而不殘。
  (1)齊孝王:齊悼惠王劉肥之子。劉澤:他與燕王劉旦等人結謀。(2)發覺:王先謙曰:因菑川靖子秺侯成告知發覺。(3)錄囚徒:訊視記錄囚徒的罪狀。(4)平反:對冤假錯案給予糾正。(5)出:意謂釋放。
  始元五年(1),有一男子乘黃犢車,建黃施(2),衣黃旐(3),著黃冒(帽),詣北闕,自謂衛太子(4)。公車以聞(5),詔使公卿將軍中二千石雜識視(6)。長安中吏民聚觀者數萬人。右將軍勒兵闕下(7),以備非常。丞相御史中二千石至者並莫敢發言(8)。京兆尹不疑後到,叱從吏收縛。或曰:「是非未可知,且安之(9)。」不疑曰:「「諸君何患於衛太子!昔蒯聵建命出奔(10),輒距(拒)而不納(11),《春秋》是之(12)。衛太子得罪先帝(13),亡不即死(14),今來自詣,此罪人也。」遂送詔獄(15)。
  (1)始元五年:前82年。(2)施(zhan):古代畫有龍蛇的一種旗。(3)(chānyu):短衣。(4)衛太子:戾太子劉據。(5)以聞:以此報告皇帝。(6)雜:共也。(7)右將軍:是時衛尉王莽為右將軍。(8)並:皆也。(9)安:猶徐。(10)蒯聵:春秋時代衛靈公之太子,因得罪靈公而出奔於晉。(11)輒:蒯聵之子。衛靈公卒,輒嗣位,拒不接納蒯聵返衛。(12)《春秋》:指《春秋公羊傳》。《公羊傳》對蒯輒拒不納蒯聵評曰:「輒之義可以立乎?曰可。奈何不以父命辭王父命也。」(13)先帝:指漢武帝。 (14)亡:逃亡。(15)詔獄:奉皇帝令拘禁犯人之監獄。
  天子與大將軍霍光聞而嘉之,曰:「公卿大臣當用經術明於大誼(義)(1)。」繇(由)是名聲重於朝廷,在位者皆自以不及也。大將軍光欲以女妻之,不疑固辭,不肯當。久之,以病免,終於家。京師紀之。後趙廣漢為京兆尹(2),言「我禁奸止邪,行於吏民,至於朝廷事,不及不疑遠甚。」廷尉驗治何人(3),竟得奸詐(4)。本夏陽人(5),姓成名方遂,居湖(6),以卜筮為事。有故太子舍人嘗從方遂卜,謂曰:「子狀貌甚似衛太子。」方遂心利其言,幾(冀)得以富貴,即詐自稱詣闕。廷尉逮召鄉里識知者張宗祿等,方遂坐誣罔不道,要(腰)斬東市。一雲姓張名延年(7)。
  (1)用:以也。(2)趙廣漢:本書卷七十六有其傳。(3)何人:凡不知其人姓名及出身者,皆稱「何人」。(4)竟:遂也,終也。(5)夏陽:縣名。今河南太康縣。(6)湖:縣名。在今河南靈寶縣西。(7)吳恂疑此處有鍺簡。他說:「自『延尉驗河何人』至『姓張名延年』一節,疑是錯簡,似當接上文『遂送詔獄,下,義方貫連,《漢紀》正是如此作。」
  疏廣字仲翁,東海蘭陵人也(1)。少好學,明《春秋》(2),家居教授,學者自遠方至。征為博士太中大夫。地節三年(3),立皇太子,選丙吉為太傅(4),廣為少傅(5)。數月,吉遷御史大夫,廣徒為太傅。廣兄子受字公子,亦以賢良舉為太子家令(6)。受好禮恭謹,敏而有辭。宣帝幸太子宮,受迎謁應對,及置酒宴,奉觴上壽,辭禮閒(嫻)雅,上甚歡說(悅)。頃之,拜受為少傅。
  (1)東海:郡名。治郯縣(今山東郯城)。蘭陵:縣名。在今山東棗莊市東。(2)明《春秋》:疏廣著有《疏氏春秋》,見《儒林傳》,《藝文志》未載。(3)地節三年:即公元前67年。(4)丙吉:本書卷七十四有其傳。太傅:官名。即太子太傅。(5)少傅:官名。即太子少傅。(6)太子家令:官名。為太子官屬。
  太子外祖父特進平恩侯許伯以為太子少(1),白使其弟中郎將舜監護太子家(2)。上以問廣,廣對曰:「太子國儲副君(3),師友必於天下英俊,不宜獨親外家許氏。且太子自有太傅少傅,官屬已備,今復使舜護太子家,視(示)陋(4),非所以廣太子德於天下也。」上善其言,以語丞相魏相(5),相免冠謝曰:「此非臣等所能及(6)。」廣繇(由)是見器重,數受賞賜。太子每朝,因進見,太傅在前,少傅在後。父子並為師傅(7),朝廷以為榮。
  (1)特進:官名。西漢後期始置,以授有特殊地位的列侯,得自辟僚屬。許伯:許廣漢,字伯。(2)白:謂報告皇帝。舜:許舜,許廣漢之弟。(3)國儲、副君:古時對太子之稱。(4)示聘:顯示淺陋。(5)魏相:本書卷七十四有其傳。(6)「此非臣等所能及」:此是魏相搪塞之辭。楊樹達引宋戴植《鼠璞》捲上云:「(魏)相豈真念不到此。蓋相之進由許伯,感汲引之恩,不敢諫耳。」(7)父子:漢時從父從子稱「父子」。
  在位五歲,皇太子年十二,通《論語》、《孝經》。廣謂受曰:「吾聞『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功遂身退,天之道』也(1)。今仕官至二千石(2),宦成名立,如此不去,懼有後悔,豈如父子相隨出關,歸老故鄉,以壽命終,不亦善乎?」受叩頭曰:「從大人議。」即日父子俱移病(3)。滿三月賜告(4),廣遂稱篤,上疏乞骸骨(5)。上以其年篤老,皆許之,加賜黃金二十斤,皇太子贈以五十斤。公卿大夫敵人邑子設祖道(7),供張(帳)東都門外(8),送者車數百兩(輛),辭決而去。及道路觀者皆曰:「賢哉二大夫!」或歎息為之下泣。
  (1)「功遂身退,天之道」:所引為《老子》之言。但《老子》為「功成,名遂,身退,天之道」;引文「功、遂」之間,脫「成名」二字。殆:危也。遂:成也。(2)官至二千石:《百官表》言,太子太傅、少傅等,「皆秩二千石」。(3)移病:移書言病而辭官。(4)賜告:漢時二千石將官屬歸家治病,謂之賜告。(5)稱篤:聲稱病篤。(6)乞骸骨:古代官吏因老或病請求退職,常稱「乞骸骨」或「乞骸」。(7)邑子:漢時俗稱鄉人為「邑子」,「設」之上脫一「為」字(王念孫說)。祖道:古人於出行前祭祀路神稱祖道。習俗以之稱餞行。(8)供帳(gongzhang):陳設帷帳。
  廣既歸鄉里,日令家共(供)具設酒食(1),請族人故舊賓客,與相娛樂。數問其家金余尚有幾所(2),趣(促)賣以共(供)具。居歲余,廣子孫竊謂其昆弟老人廣所愛信者曰:「子孫幾(冀)及君時頗立產業基阯。今日飲食費且盡。宜從丈人所(3),勸說君買田宅。」老人即以閒暇時為廣言此計,廣曰:「吾豈老悖不念子孫哉?顧自有舊田廬,令子孫勤力其中,足以共(供)衣食,與凡人齊(4)。今復增益之以為贏餘,但教子孫怠惰耳。賢而多財,則損其志;愚而多財,則益其過。且夫富者,眾人之怨也;吾既亡(無)以教化子孫,不欲益其過而生怨。又此金者,聖主所以惠養老臣也,故樂與鄉黨宗族共饗(享)其賜,以盡吾餘日,不亦可乎!」於是族人說(悅)服。皆以壽終。
  (1)日:意謂日日,每日。(2)幾所:猶言幾許。(3)宜從丈人所:意謂擬請丈人設法。丈人:長老之稱。(4)凡人:指平民。齊:相等。
  於定國字曼倩,東海郯人也(1)。其父於公為縣獄吏(2),郡決曹(3),決獄平,羅文法者於公所決皆不恨(4),郡中為之生立祠(5),號曰於公祠。
  (1)郯:縣名。今山東郯城。(2)獄史:官名。管有關刑獄之法令及記事。(3)決曹:治獄官。(4)羅:罹也,遭也。(5)生立祠:為活著的人立祠廟。
  東海有孝婦,少寡,亡(無)子,養姑甚謹(1),姑欲嫁之,終不肯。姑謂鄰人曰:「孝婦事我勤苦,哀其亡(無)子守寡。我老,久累丁壯(2),奈何?」其後姑自經死(3),姑女告吏:「婦殺我母。」吏捕孝婦,孝婦辭不殺姑。吏驗治(4),孝婦自誣服。具獄上府(5),於公以為此婦養姑十餘年,以孝聞,必不殺也。太守不聽,於公爭之,弗能得,乃抱其具獄,哭於府上,因辭疾去。太守竟論殺孝婦。郡中枯旱三年。後太守至,卜筮其故,於公曰:「孝婦不當死,前太守強斷之,咎黨(倘)在是乎?」於是太守殺牛自祭孝婦塚,因表其墓,天立大雨(6),歲孰(熟)。郡中以此大敬重於公。
  (1)姑:婆母。(2)丁壯:指少婦。(3)自經死:自縊而亡。(4)驗治:《漢紀》於此兩字下有「甚急」二字。(5)具獄:已形成的獄案。上:謂上報。府:指郡之曹府。(6)天立大雨:沈欽韓引《搜神記》曰:於公辨東海孝婦之冤,而天大雨。長老相傳云:孝婦名周青,青將死,車載十丈竹竿,以懸五幡,立懸於眾,曰:「青若有罪而殺,血當順下;青若枉死,血當逆流。」既行刑已,其血青黃,緣幡竹而上,極標,又緣幡而下。
  定國少學法於父,父死,後定國亦為獄史,郡決曹,補廷尉史,以選與御史中丞從事治反者獄(1),以材高舉侍御史(2),遷御史中丞。會昭帝崩,昌邑王征即位(3),行淫亂(4),定國上書諫。後王廢,宣帝立,大將軍光領尚書事(5),條奏群臣諫昌邑王者皆超遷(6)。定國繇(由)是為光祿大夫(7),平尚書事,甚見任用。數年,遷水衡都尉(8),超為廷尉(9)。
  (1)與:參與。御史中丞:官名。御史大夫的主要助手。(2)侍御史:官名。御史大夫的屬官。(3)征:被征,應徵。(4)行:行為。(5)光:霍光。本書有其傳。領:兼任。(6)超遷:破格提拔。(7)光祿大夫:官名。光祿勳的屬官。(8)水衡都尉:官名。掌上林苑,兼保管皇室財物及鑄錢。(9)超:謂超遷。破格提升。
  定國乃迎師學《春秋》,身執經,北面備弟子禮。為人謙恭,尤重經術士,雖卑賤徒步往過,定國皆與鈞禮(1),恩敬甚備,學士咸稱焉。其決疑平法,務在哀鰥寡,罪疑從輕,加審慎之心。朝廷稱之曰:「張釋之為廷尉(2),天下無冤民;於定國為廷尉,民自以不冤。」定國食酒至數石不亂(3),冬月請治讞(4),飲酒益精明。為廷尉十八歲,遷御史大夫。
  (1)鈞禮:猶言亢禮。(2)張釋之:本書卷五十有其傳。(3)食:當是「飲」字(劉攽、王念孫說)。(4)讞(yan):審判定案。(5)為廷尉十八歲:自地節元年至甘露三年(前69—前51)。
  甘露中(1),代黃霸為丞相(2),封西平侯。三年(3)。宣帝崩,元帝立,以定國任職舊臣,敬重之。時陳萬年為御史大夫(4),與定國並位八年,論議無所拂(5)。後貢禹代為御史大夫(6),數處駁議(7),定國明習政事,率常丞相議可(8)。然上始即位,關東連年被災害,民流入關,言事者歸咎於大臣(9)。上於是數以朝日引見丞相、御史(10),入受詔,條責以職事(11),曰:「惡吏負賊(12),忘意良民,至亡(無)辜死。或盜賊發,吏不亟追而反系亡家(13),後不敢復告,以故浸廣。民多冤結,州郡不理,連上書者交於闕廷(14)。二千石選舉不實,是以在位多不任職(15)。民田有災害,吏不肯除,收趣(促)其租,以故重困。關東流民饑寒疾疫,已詔吏轉漕(16),虛倉廩開府臧(藏)相振(賑)救,賜寒者衣,至春猶恐不贍(17)。今丞相、御史將欲何施以塞此咎(18)?悉意條狀(19),陳朕過失。」定國上書謝罪。
  (1)甘露:漢宣帝年號之一,共四年(前53—前50)。(2)黃霸:本書卷八十九有其傳。(3)三年:指於定國為相三年,時為黃龍元年(前49)。(4)陳萬年:本書卷六十六有其傳。(5)無所拂:言不相違戾。(6)貢禹:本書卷七十二有其傳。(7)駁議:反駁其議。言議論不同。(8)率常丞相議可:天子皆可於定國所言。(9)言事者:謂上書陳事之人。(10)朝日:天子臨朝聽政之日。有說古時天子五日一臨朝。御史:指御史大夫。(11)條責:逐條責問。(12)負:背也。負賊:意謂不迫捕盜賊。 (13)亟:急也。系:拘囚。亡家:失物之事。(14)連:宋祁曰:「連」字,南本、浙本並作「遠」。王念孫以為「遠」字是。(15)在位:指郡縣的令長丞尉。(16)轉漕:運輸(糧食)。(17)贍:足也。(18)塞:補救。(19)悉意:盡心。條狀:分條陳述。
  永光元年(1),春霜夏寒,日青亡(無)光,上復以詔條責曰:「郎有從東方來者,言民父子相棄(2)。丞相、御史案事之吏匿不言邪」將從東方來者加增之也?何以錯繆至是(3)?欲知其實。方今年歲未可預知也,即有水旱,其憂不細(4)。公卿有可以防其未然,救其已然者不(否)(5)?各以誠對,毋有所諱。」定國惶恐,上書自劾,歸侯印,乞骸骨。上報曰:「君相朕躬,不敢怠息,萬方大事,大錄於君(6)。能毋過者,其唯聖人。方今承周秦之敝,俗化陵夷,民寡禮誼(義),陰陽不調,災咎之發,不為一端而作,自聖人推類以記,不敢專也,況於非聖者乎(7)!日夜惟思所以(8),未能盡明。經曰:『萬方有罪,罪在朕躬(9)。』君雖任職,何必顓(專)焉?其勉察郡國守相群牧,非其人者毋令久賊民。永執綱紀,務悉聰明(10),強食慎疾。」定國遂稱篤,固辭。上乃賜安車駟馬、黃金六十斤,罷就第。數歲,七十餘薨,謚曰安侯。
  (1)永光元年:前43年。(2)相棄:謂不能互相照顧。(3)錯繆至是:意謂官吏與東方人言不相同。(4)細:小也。(5)不:同「否」。(6)大錄:總錄。(7)非聖者:謂常人。(8)所以:所由。言何由致此災。(9)「萬方有罪」二句:疑為《古文尚書·湯誓》,今已佚(沈欽韓說)。(10)悉:盡也。
  子永嗣。少時,耆(嗜)酒多過失,年且三十,乃折節修行,以父任為侍中中郎將、長水校尉(1)。定國死,居喪如禮,孝行聞(2)。由是以列侯為散騎光祿勳(3),至御史大夫。尚館陶公主施(4)。施者,宣帝長女,成帝姑也,賢有行,永以選尚焉。上方欲相之,會永薨。子恬嗣。恬不肖,薄於行。
  (1)任:保舉。漢時,父兄因功得保任子弟為官。侍中:漢代加官。中郎將:官名。隸屬光祿勳。長水校尉:漢代八校尉之一,是掌握特種軍隊的將領。(2)宋祁曰:「南本「孝」字上有「以」字。是。(3)散騎:漢代加官。光祿勳:官名。掌守衛宮殿門戶。(4)尚:漢時臣民與公主結婚稱「尚」。
  始定國父於公,其閭門壞,父老方共治之。於公謂曰:「少高大閭門,令容駟馬高蓋車。我治獄多陰德,未嘗有所冤,子孫必有興者。」至定國為丞相,永為御史大夫,封侯傳世雲。
  (1)閭門:裡門。(2)治:修建。
  薛廣德字長卿,沛郡相人也(1)。以《魯詩》教授楚國,龔勝、捨師事焉(2)。蕭望之為御史大夫(3),除廣德為屬,數與論議,器之(4),薦廣德經行宜充本朝(5)。為博士,論石渠(6),遷諫大夫,代貢禹為長信少府、御史大夫(7)。
  (1)沛郡:郡治相(在今安徽淮北市西北)。相:縣名。沛郡治所在此。(2)龔勝、捨:龔勝、龔捨,所謂楚「二龔」。(3)蕭望之:本書有其傳。(4)器:器重。(5)經行:謂經明行修。(6)石渠:閣名。漢官中藏書之處。宣帝甘露三年與諸儒講論於此,薛廣德也參與了議論。(7)貢禹:本書卷七十二有其傳。長信少府:官名。掌管長信官事務。
  廣德為人溫雅有醞藉(1)。及為三公,直言諫爭。始拜旬日間(2),上幸甘泉(3),郊泰畤,禮畢,因留射獵(4)。廣德上書曰:「竊見關東困極,人民流離。陛下日撞亡秦之鐘,聽鄭衛之樂(5),臣誠悼之(6)。今士卒暴露,從官勞倦,原陛下亟反(返)宮(7),思與百姓同憂樂,天下幸甚。」上即日還。其秋,上耐祭宗廟(8),出便門(9),欲御樓船,廣德當乘輿車(10),免冠頓首曰:「宜從橋。」詔曰:「大夫冠。」廣德曰:「陛下不聽臣,臣自刎,以血汗(污)車輪,陛下不得入廟矣(11)!」上不說(悅)。先驅光祿大夫張猛進曰(12):「臣聞主聖臣直。乘船危,就橋安,聖主不乘危。御史大夫言可聽。」上曰:「曉人不當如是邪(13)!」乃從橋。
  (1)醞藉:同「蘊藉」。寬容含蓄。(2)旬日:十天。(3)上:指漢元帝。甘泉:宮名。在今陝西淳化西北。(4)(上)因留射獵:事在永光元年(前43)。(5)鄭衛之樂:舊指淫聲。(6)悼:優慮之意。(7)返宮:指返回長安皇宮。(8)酎祭:漢代以醇酒祭祀宗廟,稱酎祭。(9)便門:長安城南面西頭第一門。(10)當:遮闌;阻擋。乘輿車:皇帝所乘之車。(11)以血污車輪二句:意謂因有死傷,犯於齊潔,天子不得入宗廟祭祀。(12)先驅:指乘輿車之前導。(13)曉人不當如是邪:意謂勸諫當如此得體。
  後月餘,以歲惡民流(1),與丞相定國、大司馬車騎將軍史高俱乞骸骨,皆賜安車駟馬、黃金六十斤,罷。廣德為御史大夫,凡十月免。東歸沛,太守迎之界上。沛以為榮,懸其安車傳子孫。
  (1)歲惡:謂年成不好。流:流亡。
  平當字子思,祖父以訾(貲)百萬(1),自下邑徙平陵(2)。當少為大行治禮丞(3),功次補大鴻臚文學(4),察廉為順陽長(5),栒邑令(6),以明經為博士,公卿薦當論議通明,給事中(7)。每有災異,當輒傅(附)經術(8),言得失。文雅雖不能及蕭望之、匡衡(9),然指(旨)意略同。
  (1)祖父:指西漢漢中太守平戩(陳直說)。貲:(錢財)。(2)下邑:縣名。今安徽碭山縣。平陵:縣名。在今陝西咸陽市西。(3)大行治禮丞:官名。屬大行令(大鴻臚)。(4)功次:漢代以功勞累遷者曰「功次」。大鴻臚文學:官名。屬大鴻臚。(5)順陽:縣名。在今河南內鄉縣西南。(6)栒邑:縣名。在今陝西旬邑東北。(7)給事中:侍從皇帝左右。(8)附:附會。(9)匡衡:本書卷八十一有其傳。
  自元帝時,韋玄成為丞相(1),奏罷太上皇寢廟園,當上書言:「臣聞孔子曰:『如有王者,必世而後仁(2)。』三十年之間,道德和洽,制禮興樂,災害不生,禍亂不作。今聖漢受命而王,繼體承業二百餘年,孜孜不怠,政令清矣。然風俗未和,陰陽未調,災害數見,意者大本有不立與(歟)?何德化休微不應之久也!禍福不虛,必有因而至者焉。宜深跡其道而務修其本(3)。昔者帝堯南面而治,先『克明俊德,以親九族(4)』,而化及萬國。《孝經》曰:『天地之性人為貴,人之行莫大於孝,孝莫大於嚴父(5),嚴父莫大於配天,則周公其人也。』夫孝子善述人之志,周公既成文武之業而製作禮樂(6),修嚴父配天之事,知文王不欲以子臨父,故推而序之,上極於後稷而以配天(7)。此聖人之德,亡(無)以加於孝也。高皇帝聖德受命,有天下,尊太上皇,猶周文武之追王太王、王季也。此漢之始祖,後嗣所宜尊奉以廣盛德,孝之至也。《書》雲(8):『正稽古建功立事,可以永年,傳於亡(無)窮。』」上納其言,下詔復太上皇寢廟園。
  (1)韋玄成;韋賢之子。見本書《韋賢傳》。(2)「如有王者」二句:見《論語·子路篇》。言王者治天下,三十年後乃成仁政。(3)深跡:探求之意。(4)「克明俊德」二句:見《尚書·堯典》。(5)嚴:謂尊嚴。(6)文武:周文王、周武王。(7)後稷、周的始祖。(8)《書》:《尚書》。(9)「正稽古建功立事」三句:此乃西漢所行偽《泰誓》之辭(齊召南說)。
  頃之,使行流民幽州(1),舉奏刺史二千石勞來有意者(2),言勃海鹽池可且勿禁,以救民急(3)。所過見稱,奉使者十一人為最,遷丞相司直(4)。坐法,左遷朔方刺史(5),復徵入為太中大夫給事中(6),累遷長信少府、大鴻臚、光祿勳(7)。
  (1)幽州:地當今遼寧、河北中北部、內蒙古一部分等地區。(2)勞來:勸勉、慰勞。(3)勃海鹽池可且勿禁二句:意渭任民煮鹽,官不專賣。(4)丞相司直:官名。屬丞相。(5)朔方刺史:監察朔方郡之刺史,不在十三刺史之列。(6)太中大夫:官名。掌議論。屬郎中訟(光祿勳)。(7)大鴻臚:官名。掌民族事務。後漸變為贊襄禮儀之官。
  先是太后姊子衛尉淳於長白言昌陵不可成(1),下有司議。當以為作治連年,可遂就(2)。上既罷昌陵,以長首建忠策,復下公卿議封長。當又以為長雖有善言,不應封爵之科。坐前議不正(3),左遷巨鹿太守(4)。後上遂封長。當以經明《禹貢》(5),使行河(6),為騎都尉,領河堤。
  (1)淳於長:本書卷九十三有其傳。昌陵:漢成旁初建之陵。(2)就:成也。(3)坐前議不正:指昌陵可遂成之議。(4)巨鹿:郡名。治巨鹿(在今河北平鄉西南)。(5)《禹貢》:《尚書》的篇名。(6)行河:視察黃河。
  哀帝即位,征當為光祿大夫諸吏散騎(1),復為光祿勳,御史大夫,至丞相。以冬月,賜爵關內候(2)。明年春,上使使者召,欲封當。
  當病篤,不應召。室家或謂當:「不可強起受侯印為子孫邪?」當曰:「吾居大位,已負素餐之責矣,起受侯印,還臥而死,死有餘罪。今不起者,所以為子孫也。」遂上書乞骸骨。上報曰:「朕選於眾,以君為相,視事日寡,輔政未久,陰陽不調,冬無大雪,旱氣為災,朕之下德,何必君罪?君何疑而上書乞骸骨,歸關內侯爵邑,使尚書令譚賜君養牛一(3),上尊酒十石(4)。君其勉致醫藥以自持。」後月餘,卒。子晏以明經歷位大司徒,封防鄉侯。漢興,唯韋、平父子至宰相(5)。
  (1)光祿大夫:官名。屬光祿勳。(2)賜爵關內侯:漢代有封丞相為侯之俗。因冬月非封侯之時,故先賜爵關內侯。(3)尚書令:官名。掌章奏文書。(4)上尊酒:以稻米所釀的好酒。(5)韋:指韋賢。
  彭宣字子佩,淮陽陽夏人也(1)。治《易》,事張禹(2),舉為博士,遷東平太傅(3)。禹以帝師見尊信,薦宣經明有威重,可任政事,繇(由)是入為右扶風(4),遷廷尉,以玉國人出為太原太守(5)。數年,復入為大司農、光祿勳、右將軍(6)。哀帝即位,徙為左將軍。歲余,上欲令丁、傅處爪牙官(7),乃策宣曰:「有司數奏言諸侯國人不得宿衛,將軍不宜典兵馬,處大位。朕唯將軍任漢將之重,而子又前取淮陽王女,婚姻不絕,非國之制。使光祿大夫曼賜將軍黃金五十斤,安車駟馬,其上左將軍印綬,以關內侯歸家。」
  (1)淮陽:郡國名。治陳縣(今河南淮陽)。陽夏:縣名。今河南太康。(2)張禹:本書卷八十一有其傳。(3)東平:東平王。(4)右扶風:官名。職掌相當於郡守。治所在長安(今西安市西北)。(5)王國人:初漢制,諸侯王國人不得任於京師。太原:郡名。治晉陽(在今山西太原西南)。(6)大司農,官名。掌租稅錢谷鹽秩和國家的財政收支。(7)丁、傅:指西漢的外戚。
  宣罷數歲,諫大夫鮑宣數薦宣(1)。會元壽元年正月朔日蝕(2),鮑宣復言,上乃召宣為光祿大夫,遷御史大夫,轉為大司空(3),封長平侯。
  (1)鮑宣:本書卷七十二有其傳。(2)元壽元年:前2年。(3)大司空:官名。西漢後期將御史大夫改為大司空。
  會哀帝崩,新都侯王莽為大司馬(1),秉政專權。宣上書言:「三公鼎足承君(2),一足不任,則覆亂美實(3)。臣資性淺薄,年齒老眊(耄)(4),數伏疾病,昏亂遺忘,願上大司空、長平侯印綬,乞骸骨歸鄉里,俟寘(填)溝壑。」莽白太后(5),策宣曰:「惟君視事日寡,功德未效,迫於老眊(耄)昏亂,非所以輔國家,綏海內也。使光祿勳豐冊詔君(6),其上大司空印緩,便就國。」莽恨宣求退,故不賜黃金安車駟馬。宣居國數年,薨,謚曰頃侯。傳子至孫,王莽敗,乃絕。
  (1)大司馬:官名。漢武帝時罷太尉置大司馬。(2)三公:西漢大司徒、大司馬、大司空稱三公。(3)美實:謂鼎中之美食。《易·鼎卦》九四爻辭曰:「鼎折足,覆公。」,食物。彭宣據此為言。(4)耄(mao):八九十歲的老人稱耄。(5)太后:元後王氏。(6)豐:甄豐。
  贊曰:雋不疑學以從政,臨事不惑,遂立名跡,終始可述。疏廣行止足之計,免辱殆之累,亦其次也。於定國父子哀鰥哲獄(1),為任職臣。薛廣德保縣(懸)車之榮,平當逡遁有恥(2),彭宣見險而止,異乎「苟患失之」者矣(3)。
  (1)哀鰥:當作「哀矜」(劉奉世說)。哲獄:知獄情。(2)逡遁:同「逡巡」。(3)「苟患失之」:引自《論語·陽貨篇》。原文曰:「子曰:『鄙夫可與事君也與哉?其未得之也,患得之。既得之,患失之。苟患失之,無所不至矣。』」此謂患得患失之人將無所不用其極,班氏以為恭廣德、平當、彭宣等有異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