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8交際表現卷_0092.【楊收】古文現代文翻譯

鹹通中,崔安潛以清德峻望。為鎮時風,宰相楊收師重焉。欲設食相召,無由可入。先請崔公之門人,方便為言,至於再三,終未許,楊意轉堅。稍稍亦有流言,或勸崔曰:"時相不可堅拒。"不得已而許之。楊甚喜,遽令排比,然後請日祗候。先是崔公親情間人,亦與楊通舊。欲求事,請公言之,終難啟口。將止楊之召,謂親情曰:"修行今召我食。明日,爾但與側近祗候,此際必言之。倘或要見,爾便須即來。"及崔到楊捨,見廳館鋪陳華煥,左右執事皆雙鬟珠翠,崔公不樂。飲饌及水陸之珍。台盤前置一香爐,煙出成樓閣之狀。崔別聞一香氣,似非煙爐及珠翠所有者。心異之,時時四顧,終不諭香氣。移時,楊曰:"相公意似別有所矚?"崔公曰:"某覺一香氣異常酷烈。"楊顧左右,令於廳東間閣子內縷金案上,取一白角碟子,盛一漆球子。呈崔公曰:"此是罽賓國香。"崔大奇之。宴罷返歸,竟不說得親情求事。據《太宗實錄雲》,罽賓國進拘物頭花,香聞數里,疑此近是。又見楊門人說,相公每下朝,常弄一玉婆羅門子。高數寸,瑩徹精巧可愛,雲是于闐王內庫中物。(出《盧氏雜說》)
【譯文】
唐懿宗鹹通年間,崔安因為高尚的品德在社會上享有很高的聲望。為了安定時風抬高自己的威望,宰相楊收想從師禮敬重崔安。要宴請他,卻苦於沒有理由與借口。最初,楊收請崔安的弟子門客給從中勾通斡旋,再三邀請,崔安都沒有答應,但楊收非要請崔安赴宴不可。這層意思傳出來,有人勸說崔安說:"楊收現在是一朝宰相,不可以一門絕拒他的邀請啊!"於是,崔安才勉強應允了。楊收得知這一消息後,非常高興。馬上命令家人安排準備,然後定好宴請的日期在府上恭候。起先,崔安有位熟人跟楊收也是舊交,有事欲求楊收,曾請崔安給說說,始終難於啟口。現在崔安已答應到楊家赴宴,於是對他的這位熟人說:"現在楊收邀請我去他家赴宴。待到明天我去他家時,你也陪同一塊兒去,在我的旁邊恭候。這次我一定跟楊收提及你的這件事,倘若他提出要見你,你就馬上過來。"崔安到了楊府後,但見廳堂樓館佈置得豪華璀璨,左右的招待人員,一律是頭梳雙鬟,戴珠疊翠的年輕使女,他很不高興。開宴後,上的菜餚都是山珍海味,極為名貴。桌案前邊放著一隻香爐,裡面有屢屢香煙燃出,煙形呈樓閣的樣子。崔安還聞到另外一種香味,似乎不是這只香爐和珠翠等飾物發出的香氣,心裡暗暗詫異。不時地四處搜尋,始終沒有找到這股異香是從哪裡來的。過了一會兒,楊收問:"崔老是不是在查找什麼?"崔安說:"我聞到一股香氣特別濃烈,不知這香氣是從哪來的?"楊收招呼使女僕婦,讓她們從廳堂東間屋裡的縷金桌案上,拿過來一隻白角碟子,碟子上裝著一隻漆球子,端過來給崔安看,說:"這是罽賓國進獻來的香料。"崔安非常驚奇,宴會結束後就回家中來了,竟然忘了跟楊收談他的這位熟人求他的那件事情。據《太宗實錄》上說:"罽賓國進獻拘物頭花,它散發出來的香氣在幾里地之內都可以聞到。"懷疑宴席上楊收讓家人端給崔安看的漆球子,大概就是這種香料。又聽楊收的弟子們說:"宰相每天下朝後,時常玩賞一隻玉製的婆羅門子,有幾寸高,身體晶瑩剔透精巧可愛。說是于闐國王宮內庫收藏的寶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