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7文才技藝卷_0117.【師曠】全篇古文翻譯

師曠者,或雲出於晉靈之世。以主樂官,妙辯音律,撰兵書萬篇,時人莫知其原裔,出沒難詳也。晉平公時,以陰陽之學,顯於當世。乃薰目為瞽,以絕塞眾慮。專心於星算音律,考鐘呂以定四時,無毫釐之異。春秋不記師曠出於何帝之時。曠知命欲終,乃述《寶符》百卷。至戰國分爭,其書滅絕矣。晉平公使師曠奏清徵,師曠曰:"清徵不如清角也。"公曰:"清角可得聞乎?"師曠曰:"君德薄,不足聽之,聽之將恐敗。"公曰:"寡人老矣,所好者音,願遂聽之。"師曠不得已而鼓。一奏之,有雲從西北方起;再奏之,大風至,大雨隨之。掣帷幕,破俎豆,墮廊瓦。坐者散走;平公恐懼,伏於廊室。晉國大旱,赤地三年,平公之身遂病。(出《王子年拾遺記》)
【譯文】
師曠這個人,有人說出生在晉靈公時代,任掌管樂的官員。他辨識音律的能力很高,還撰寫過兵書一萬篇。當時的人都不知道他祖居在那兒,他的家世出身也很難查詢。到了晉平公時,師曠因為精通陰陽學而聞名於世人。為了杜絕世人的疑慮,他將自己眼睛薰瞎。師曠專心研究星相、計算和音律,考證黃鐘大呂來定四時,沒有一點差錯。史書上沒有記述師曠出生在哪朝哪代。師曠知道自己壽命將要終結了,於是著述了《寶符》一書,共一百卷。這部書傳到戰國時,在戰亂中湮滅了。晉平公讓師曠演奏清徵給他聽。師曠說:"清徵不如清角好聽啊。"平公問:"清角很好聽麼?"師曠答:"國君你的德行薄,不能夠聽它啊。非要聽,恐怕會給你帶來敗運的。"平公說:"我已經老朽了。平生我最喜愛的就是音律,就讓我聽一回清角吧。"師曠不得已就鼓奏了清角給平公聽。剛開始演奏,有彤雲從西北方向的天空中湧出。繼續演奏下去,狂風刮來了,隨著下起了大雨。刮壞了帳幔,刮得案上放置的盛肉器具摔碎一地。同時,將廊上的房瓦都掀落在地上。圍坐聽樂的王公大臣都驚恐地逃散了,晉平公嚇得匍匐在廊室。於是,晉國大旱三年,赤地千里,晉平公也從此一病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