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五經之《尚書》【尚書 康誥(用德政去征服人心)】原文全文翻譯成白話文

康誥(用德政去征服人心) 

用德政去征服人心 【原文】  王曰:「嗚呼!封,汝念哉!今民將在祇遹乃文考(2),紹聞衣德言(3)。往敷求於殷先哲王用保民。汝丕遠惟商耇成人,宅心知訓(4)。別求聞由古先哲王用康保民(5),弘於天(6),若德裕乃身(7),不廢在王命(8)。」  王曰:「嗚呼!小子封,恫瘝乃身(9),敬哉(10)!天畏棐忱(11),民情大可見,小人難保。往盡乃心,無康好逸豫(12),乃其民。我聞曰:『怨不在大,亦不在小。惠不惠(13),懋不懋(14)。』已!汝惟小子,乃服惟弘王應保殷民(15),亦惟助王宅天命,作新民(16)。」【註釋】   (1)這篇論文是周公德弟弟康叔到封地殷上任之前,周公對他德訓誡辭。當時,周公剛剛平定了三監和武庚發動德叛亂。他要求康叔吸取歷史教訓,「明德慎罰」,治理好殷民,鞏固已經取得德政權。這篇誥辭反映了周公德統治思想和司法制度,是一篇重要文獻。這裡節選了其中一部分。(2)在:觀察。祗:敬。遹(yu):遵循。乃:你,指康叔。文:指文王。考:父。(3)紹:繼。聞:舊聞。(4)丕:大。惟:思。商:指殷商。耇(gou):老。耇成人:指殷商遺民。宅:度,揣測。訓:順,順眼。(5)別:另外。康:安。(6)弘:大。(7)德裕:德政,恩德。(8)廢:停止。在:完成。王命:指周的統治。(9)恫:痛。瘝(guan):病。(10)敬:謹慎。(11)棐(fei):輔助。忱:誠。(12)豫:安樂。(13)惠:順服。(14)懋(mao):勉力。(15)服:責任。應:受。(16)宅:定。作:振作。新:革新。【譯文】
  王說:「是啊,封!你要好好考慮!現在臣民都在看著你是否恭敬地遵循你父親文王的傳統,依據他的遺訓來治理國家。你到殷後,要廣泛尋求殷商遺民的心態,懂得怎樣使他們順服。另外,你還要訪求古時聖明帝王的治國之道,使臣民得到安寧。要比天還寬宏,使臣民體驗到你的恩德,不停地完成王命!」  王說:「啊,年輕的封!治理國家要經受痛苦的磨難,可要小心謹慎啊!威嚴的上天輔助誠心的人;這可以從民心表現出來,小人卻難以治理。你去那裡要盡心盡力,不要貪圖安逸享樂,才能治理好臣民。我聽說:『民怨不在於大,也不在於小;要使不順從的人順從,使不努力的人努力。』啊!你這年輕人,你的職責重大,我們君王受上天之命來保護殷民,你要協助君王實現上天之命,革新改造殷民。」【讀解】   這一段訓誡體現了《康誥》的兩個基本思想之一——明德尚德。明德尚德是為了實行德政,以便使前殷王朝德臣民人心歸順。  歸順人心,用現今的話來說,就是改造思想,使舊人脫胎換骨成為新人。楊絳先生曾用「洗澡」來比喻這個過程,老外則叫做「洗腦」。  歸順人心談何容易!打江山易,改造江山也容易,只有歸順人心難。對殷朝遺民來說,紂王固然殘暴,但這並不代表他們族類的全體。他們也有過自己聖明的先王成湯,有自己的血緣親情習慣風俗文化傳統,這是不可征服、不可同化的。用公畢竟是賢明君主,深知不可能憑武力÷暴政來迫使殷民「洗澡」,所以諄諄告誡康叔研究學習先王聖哲德治德經驗,用來歸順殷民的人心。  對被「洗澡」的人來說,脫胎換骨是極其痛苦的。「在靈魂深處爆發革命」,需要巨大的心理承受能力,需要有六親不認的鐵石心腸來割斷「毛」和「皮」的關係,割斷濃於水的血緣。但總有些人做不到,人還在,心不死,伺機舉事,比如武庚的叛亂。  不知道康叔去了殷地後是否辦過學習班,是否要求過背誦周公語錄,反正他的任務夠艱巨的,也夠棘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