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7文才技藝卷_0076.【李約】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兵部員外郎李約,汧公之子也。以近屬宰相子,而雅愛玄機。蕭蕭沖遠,德行既優。又有山林之致,琴道酒德詞調,皆高絕一時。一生不近女色,性喜接引人物,而不好俗談。晨起草裹頭,對客蹙融,便過一日。多蓄古器,在潤州嘗得古鐵一片,擊之精越。又養一猿名生公,常以之隨。逐月夜泛江,登金山,擊鐵鼓琴,猿必嘯和。傾壺達夕,不俟外賓,醉而後已。約曾佐李庶人錡浙西幕。約初至金陵,於府主庶人錡坐,屢贊招隱寺標緻。一日,庶人宴於寺中。明日,謂約曰:"十郎嘗誇招隱寺,昨游宴細看,何殊州中?"李笑曰:"某所賞者疏野耳,若遠山將翠幕遮,古松用彩物裹,腥膻涴鹿掊泉,音樂亂山鳥聲,此則實不如在叔父大廳也。"庶人大笑。約性又嗜茶。能自煎。謂人曰:"茶須緩火灸,活火煎。活火謂炭火焰火也。"客至,不限甌數,竟日執持茶器不倦。曾奉使行硤石縣東,愛渠水清流,旬日忘發。(出《因話錄》)
【譯文】
兵部員外郎李約,汧國公的兒子,接近於宰相兒子的地位。李約有個雅好,他非常喜愛深奧微妙的義理。李約聲名遠傳,品德操行都很優秀。他酷愛山林,琴藝、酒量、詞道,都高絕一時,終生不接近女色。李約生性喜歡結交名人,而不愛談論日常生活瑣事。他早晨起來隨便收拾一下頭臉,跟客人下下五道便是一天。李約收藏許多古器。他在潤州曾得到一片古鐵,敲擊它發出的響聲精越不凡,非同一般。他又豢養一猿名叫生公,經常讓它陪伴在身邊。有時趁著月色好的時候登舟游江,棄舟登金山,敲擊古鐵,彈撥琴弦,身邊的愛猿長嘯和鳴,一壺接一壺地飲酒達通宵,不等候賓客,直到喝醉了方休。李約曾佐助李錡為浙西幕僚,他初到金陵,與李錡閒談,多次說到招隱寺建築宏大,風光不凡。一天,李錡於招隱寺內宴請李約。第二天,對約說:"十郎你曾經誇讚招隱寺不凡,昨天宴游我仔細地觀看了,也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李約笑著說:"我所讚賞的是自然界粗獷的美。如果將遠山用翠幕遮起,將古松用綵帶裹住,在清泉中剖洗腥膻的鹿肉,用人工發出的樂聲擾亂山鳥的婉轉鳴唱。倘若這樣,還不如老老實實地呆在叔父你的大廳裡呢。"李錡大笑。李約愛好飲茶品茗,能夠自己制茶。常對人說:"茶必須用溫火炙,活火煎。所謂活火就是炭火燃出的焰火啊。"來了客人,品起茶來不限杯數,隨你飲。李約終日操持茶具為客人斟茶,不知疲倦。李約曾奉命去硤石縣東,因喜愛硤石縣東的清沏溪流,流連其間十多天忘了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