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1前生後世卷_0073.【周頌】古文現代文翻譯

周頌者,天寶中,進士登科。永泰中,授慈溪令。在官,夜暴卒,為地下有司所追。至一城,其人將頌見(原本「見」下有「外」字,據明抄本刪)王。門外忽逢吉州刺史梁乘,問頌何以至此地獄耶?」初頌雖死,意猶未悟。聞道地獄,心甚淒然。因哽咽悲涕,向乘云:「母老子幼,漂寄異城,奈何而死。求見修理。」乘言當相為白。君第留此。入門,聞呵叱雲,判官見王,久之乃出。謂頌曰:「已論遣,君宜暫見王,無苦也。」有頃,使者引頌入見王,王形貌甚偉。頭有兩角。問頌曰:「公作官,不橫取人財否?」頌云:「身是平時進士出身,官至慈溪縣令,皆是累歷,未常非理受財。」王令檢簿,檢訖,云:「甚善甚善,既無勾當,即宜還家。衣裳得無隳壞耶。」頌意謂衣裳是形骸。便答云:「適爾辭家,衣裳故當未損。」再拜辭出。乘甚喜云:「王已相釋,理可早去。」頌云:「道路茫昧,何爾歸去?」乘令追人送頌。行數里,其人大罵云:「何物等流,使我來去迎送如是。獨不解一言相識,孤恩若是。如得五千貫,當送汝還。」頌云:「紙錢五千貫,理易辦。」因便許之。使者乃行十餘里,至一石井,坐其側,復求去。人言入井即活,更何所之。遂推頌落井而活。(出《廣異記》明抄本作出《異聞錄》)
【譯文】
周頌,唐天寶年間,考取進士。永泰年間,被授予慈溪縣令。在任期間,一天夜裡暴死。因為地府有司追捕,到一座城,這個差役將周頌帶去見閻王。在門外忽然遇到了吉州刺史梁乘。梁乘問周頌為什麼來到地獄,當初周頌雖死,但還沒悟到自己已死。聽說這是地獄,心很淒楚悲傷。因此,流著淚對梁乘說:「母親歲數大了,孩子還小,又漂泊在他鄉,為什麼讓我死呢?請你求見閻王述說其理。」梁乘說應當為你說情,你先留在門外。梁乘進門聽到呵叱聲。判官見了閻王,很久才出來。對周頌說:「已決定讓你回去,你先見見閻王,沒有什麼痛苦。」過了一會,使者帶頌進去見閻王。閻王形貌魁偉,頭上有兩角。問周頌說:「你作官時,不強取百姓的錢財嗎?」頌說:「我是進士出身,官至慈溪縣令,都是正常陞遷,從來也沒有收過不義之財。」王令查看簿子,查看之後說:「很好,很好,既然沒有做壞事,就馬上放他回家吧。衣裳沒有損壞吧?」周頌以為衣裳就是形骸,便回答說:「剛剛離開家,衣裳沒有損壞。」再拜告辭。梁乘很高興地說:「閻王已放你,應該早些回去。」周頌說:「道路遙遠迷茫,怎麼回去呢?」梁乘就派追捕他的人送他回去。」走了幾里路,差役大罵說:「你是什麼東西,讓我來去送迎這麼辛苦。素不相識又沒什麼恩情,如果你給我五千貫,我就送你回去。」周頌說:「紙錢五千貫,得容易辦到。」於是就答應了這個要求。使者又帶他走了十多里路,來到一口石井邊,坐在井旁,周頌還想再走,那人說入井就活了,你還要去哪裡,便把周頌推入井中,他便復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