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6人品各卷_0107.【李嶠】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御史裴周使幽州日。見參謀姓胡,雲是易州人,不記名。項有刀痕。問之。對曰:"某昔為番官,曾事特進李嶠。嶠獎某聰明,每有詩什,皆令收掌。常熟視謂之曰:"汝甚聰明,然命薄。少官祿,年至六十已上,方有兩政。三十有重厄,不知得過否。爾後轗軻,不得覓身名。胡至三十,忽遇孫("孫"原作"張",據本書卷一六三孫轗條改)佺北征,便隨入軍。軍敗,賊刃頸不斷。於積屍中臥,經一宿,乃得活。自此已後,每憶李公之言,更不敢覓官。於寺中灑掃,展轉至六十。因至鹽州,於刺史郭某家為客。有日者見之,謂刺史曰:"此人有官祿,今合舉薦,前十月當得官。刺史曰:"此邊遠下州,某無公望,豈敢輒薦舉人?"俄屬有恩赦,今天下刺史各舉一人。某年五月,郭舉此人有兵謀。至十月,策問及第,得東宮衛佐官,仍參謀范陽軍事。(出《定命錄》)
【譯文】
御史裴周因公事來到幽州,會見了一個參謀姓胡,他自己說是易州人,記不住名字了。胡參謀的脖子上有刀疤,裴周問他是怎麼回事。胡參謀說:"我當年是西南少數民族地區的官員,曾經在特進李嶠的手下做事。李嶠誇獎我聰明,每當有詩作都叫我整理保存。他經常看著我說,你很聰明,然而命薄,缺少官祿。一直到六十歲以後,才能當兩任官。三十歲的時候,有一場很大的災難,不知道能不能躲過去。以後坎坷不得志,不要勉強去謀求功名。"胡參謀到了三十歲那年,孫佺北征,他參軍一同北征。北征軍戰敗,他被賊兵一刀砍在脖子上,但脖頸沒斷。他躺在屍體當中,過了一夜,活了過來。從此以後,他牢記李嶠的話,再也不敢謀求官職,在廟裡灑水掃地。歲月流逝一直到了六十歲,他來到鹽州,在郭刺史家作門客。有個算命的見了他,對刺史說:"此人有官運,今年應該推薦他,十月份以前能當官。"刺史說:"這裡是邊遠不被重視的州,我也沒有陞官的希望,還敢推薦舉人?"不久皇帝發下公文,叫全國的刺史每人薦舉一人。郭刺史五月份推薦他,說他有行軍打仗的謀略。到十月份,他參加政事和經文的考試被錄取,初任命為東宮衛佐官,仍然參與參謀范陽的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