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3異人異僧釋證卷_0127.【佛陀薩】古文翻譯成現代文

有佛陀薩者,其籍編於岐陽法門寺。自言姓佛氏,陀薩其名也。常獨行岐隴間,衣黃持錫。年雖老,然其貌類童騃。好揚言於衢中,或詬辱群僧。僧皆怒焉。其資膳裘紵,俱乞於裡人。裡人憐其愚,厚與衣食,以故資用獨饒於群僧。陀薩亦轉均於裡中窮餓者焉,裡人益憐其心。開成五年夏六月,陀薩召裡中民告曰:「我今夕死矣,汝為吾塔瘞其屍。」果端坐而卒。於是裡中之人,建塔於岐陽之西岡上,漆其屍而瘞焉。後月餘,或視其首,發僅寸餘,弟子即剃去。已而又生,裡人大異,遂扃其戶,竟不開焉。(出《宣室志》)
【譯文】
有個叫佛陀薩的僧人,他的名籍編在岐陽法門寺。他自己說是姓佛,陀薩是他的名字。他常常一個人在岐陽的鄉村行乞,穿的是道教徒常穿的黃衣服,手裡拿著佛僧離不了的錫杖。年紀雖然老了,然而相貌就像不懂事的孩子一樣。他喜歡在大庭廣眾之中大聲說話,或者辱罵其他僧人。僧人對他又氣又恨。他的吃喝穿戴都是跟鄉里人乞討來的。鄉里人可憐他愚呆,格外多給他衣食,所以他的費用比其他僧人都富裕。佛陀薩也把自己寬裕的東西勻給鄉里的窮苦人,鄉里人於是更喜愛他的善良心腸。開成五年夏季六月,陀薩召集起鄉里人,告訴他們說:「我今晚上就要死了,你們要為我建一座塔,把我的屍體葬在裡面。」到了晚上,他果然端坐著死去了。鄉里人於是在岐陽的西山崗建起佛塔,把他的遺體安葬在裡面。一個多月之後,有人看到他的頭髮長出一寸多長,弟子們便去剃掉了。剃完之後又長了出來,鄉里人大為驚異,便把塔門鎖住了,再也打不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