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5定數感應卷_0024.【高智周】古文翻譯註解

高智周,義興人也。少與安陸郝處俊、廣陵來濟、富陽孫處約同寓於石仲覽。仲覽宣城人,而家於廣陵,破產以待此四人,其相遇甚厚。嘗夜臥,因各言其志。處俊先曰:「願秉衡軸一日足矣。」智周、來濟願亦當然。處約於被中遽起曰:「丈夫樞軸或不可冀,願且為通事舍人,殿庭周旋吐納足矣。」仲覽素重四人,嘗引相工視之,皆言貴及人臣,顧視仲覽曰:「公因四人而達。」後各從官州郡。來濟已領吏部,處約以瀛州書佐。因選引時,隨銓而注。濟見約,遽命筆曰:「如志如志。」乃注通事舍人,注畢下階,敘平生之言,亦一時之美也。智周嘗出家為沙門,鄉里惜其才字,勉以進士充賦,擢第,授越王府參軍,累遷費縣令,與佐官均分俸錢,遷秘書郎,累遷中書侍郎,知政事,拜銀青光祿大夫。智周聰慧,舉朝無比,日誦數萬言,能背碑覆局。淡泊於冠冕,每辭職輒遷,贈越州都督,謚曰定。(出《御史台記》)
【譯文】
高智周是義興人,青少年時同安陸的郝處俊、廣陵的來濟。富陽的孫處約同住在石仲覽家裡。石仲覽是宣城人。而在廣陵安了家。為招待他們四個人幾乎使家庭破產,所以他們幾個人交情很深。曾有時晚上躺在床上,趁還沒有睡著,各自談論起自己的志向。處俊先說:「我哪怕只掌權一天就滿足了。」智周、來濟們的願望也是如此。處約在被中突然起來說:「大丈夫作一個重要大臣或許是難,我只想作一個通事舍人,在皇宮內跑腿學舌,發號施令就滿足了。」仲覽平常就很看重這四個人,曾經到相面先生那裡去,相面先生都說這四個人都是貴人可當大官,又看了看仲覽說:「你會因為他們而發達。後來都各自到州郡裡當官了。來濟做了吏部長官,處約任瀛州書佐。有一次選拔推薦官員時,隨著選官批注,來濟見了處約的名字,立刻拿起筆來說:「可以滿足他的志向。」就批注為通事舍人。批注後走下台階,與處約同敘當年的志向,也是一時的美談。智周曾經出家作了道士,同鄉的人都愛惜他的才學,勉勵他考進士,考中了,被授予越王府參軍,多次陞遷作費縣縣令,與佐官平均分俸祿,又升為秘書郎,又升為中書侍郎。掌管政事,拜為銀青光祿大夫。智周聰慧過人,滿朝大臣無人可比,可以一天背誦幾萬字,能背誦碑文翻轉棋局。但他對官職的事看得很談泊,經常要求辭職回鄉。死後贈給他越州都督的官爵,謚號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