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1神仙女仙卷_0086.【僕僕先生】原文全文翻譯

僕僕先生,不知何許人也,自雲姓僕名僕,莫知其所由來。家於光州樂安縣黃土山,凡三十餘年,精思餌杏丹,衣服飲食如常人,賣藥為業。開元三年,前無棣縣令王滔寓居黃土山下,先生過之。滔命男弁為主,善待之。先生因授以杏丹術。時弁舅吳明珪為光州別駕,弁在珪捨。頃之,先生乘雲而度,人吏數萬皆睹之。弁乃仰告曰:「先生教弁丹術未成,奈何捨我而去。」時先生乘雲而度,已十五過矣,人莫測;及弁與言,觀者皆愕。或以告刺史李休光。休光召明珪而詰之曰:「子之甥乃與妖者友,子當執。」其舅因令弁往召之,弁至捨而先生至,具以狀白。先生曰:「余道者,不欲與官人相遇。」弁曰:「彼致禮,便當化之;如妄動失節,當威之,使心伏於道。不亦可乎!」先生曰:「善」。乃詣休光府。休光踞見,且詬曰:「若仙當遂往矣;今去而復來,妖也。」先生曰:「麻姑、蔡經、王方平、孔申、二茅之屬,問道於余,余說之未畢,故止,非他也。」休光愈怒,叱左右執之。龍虎見於側,先生乘之而去,去地丈餘,玄雲四合,斯須雷電大至,碎庭槐十餘株,府捨皆震壞。觀者無不奔潰,休光懼而走,失頭巾。直吏收頭巾。引妻子跣出府,因徙宅焉。休光以狀聞。玄宗乃詔改樂安縣為仙居縣,就先生所居捨置仙堂觀,以黃土村為仙堂府,縣尉嚴正誨護營築焉,度王弁為觀主,兼諫議大夫,號通真先生。弁因餌杏丹卻老,至大歷十四年,凡六十六歲,而狀可四十餘,筋力稱是。其後果州女子謝自然,白日上升。當自然學道時,神仙頻降,有姓崔者,亦云名崔,有姓杜者,亦云名杜,其諸姓亦爾,則與僕僕先生姓名相類矣。無乃神仙降於人間,不欲以姓名行於時俗乎。後有人於義陽郊行者,日暮不達前村,忽見道旁草舍,因往投宿。室中唯一老人,問客所以。答曰:「天陰日短,至此昏黑,欲求一宿。」老人云:「宿即不妨,但無食耳。」久之,客苦饑甚。老人與藥數丸,食之便飽。既明辭去,及其還也,忽見老人乘五色雲,去地數十丈。客便遽禮,望之漸遠。客至安陸,多為人說之,縣官以為惑眾,系而詰之。客云:「實見神仙。」然無以自免,乃向空祝曰:「仙公何事見,今受不測之罪。」言訖,有五色雲自北方來,老人在雲中坐,客方見釋,縣官再拜。問其姓氏。老人曰:「僕僕野人也,有何姓名。」州司畫圖奏聞。敕令於草屋之所,立僕僕先生廟,今見在。(出《異聞集》及《廣異記》)
【譯文】
不知道僕僕先生是什麼地方人。他自己說姓僕名僕,沒有人知道他從哪裡來。他的家在光州樂安縣黃土山。他共用去三十多年的時間,精心研製出一種叫做「杏丹」的藥,自己食用。他穿衣吃飯與平常人一樣,以賣藥為業。開元三年,以前的無棣縣縣令王滔住在黃土山下。僕僕先生從王家門前經過,王滔讓兒子王弁以主人的身份很好地款待了僕僕先生,僕僕先生就把杏丹術傳授給王弁。那時王弁的舅舅吳明珪是光州別駕,王弁住在吳明珪家裡。一會兒,僕僕先生乘著雲朵而過,官吏百姓上萬人都看到了。王弁仰臉對僕僕先生說:「先生教我杏丹術還沒有教成,為什麼棄我而去呢?」那時僕僕先生乘著雲朵已經走過十五次了,人們沒有知道是怎麼回事的。等到王弁與他說話,見到的人都很驚愕,有人把這事報告給刺史李休光。李休光把吳明珪叫來問他說:「你的外甥居然和妖怪交朋友,你應該把他抓起來。」王弁的舅勇於是就讓王弁把僕僕先生找來。王弁去到僕僕先生家中時,僕僕先生也回到家中。王弁詳細地說明了事情的經過。僕僕先生說:「我是道人,不想和當官的接觸。」王弁說:「他們對你有禮貌,你就應該感化他們,他們如果失禮妄動,就應該給他們一點顏色看看,使他們對道家心服口服,不也很好嗎?」僕僕先生說:「也好。」於是就來到李休光府中。李休光沒有站起來接見他,而且還罵他說:「你如果是神仙應當立即就離去了,現在去而復返,一定是妖怪!」僕僕先生說:「麻姑、蔡經、王方平、孔申、二茅等人,都向我請教道術,我沒有講完,就住下了,不是因為別的。」李休光更生氣,喝令左右把他拿下。這時候有龍虎出現在僕僕先生身邊,他騎上去就離地而去。離地一丈多高的時候,黑雲四起,頃刻間雷電大作,擊碎院子裡的十幾棵槐樹,房舍全都震壞,圍觀的人沒有不奔逃的。李休光嚇得逃跑,頭巾都跑丟了。他讓一個小官為他收起頭巾,自己領著妻子兒女光著腳跑出府門。因此他搬家到別處去住了。李休光把這事兒寫成奏章報給皇上,唐玄宗就下令改稱樂安縣為仙居縣,在僕僕先生住的地方建了仙堂觀,把黃土村改為仙堂村,讓縣尉嚴正誨看護營地施工建築,讓王弁做仙堂觀觀主兼諫議大夫,名號叫通真先生。王弁因為服用杏丹,推遲了衰老,到大歷十四年,他已經六十六歲,而形貌還像四十多歲,力氣也和四十多歲的人相當。這以後有一位叫謝自然的果州女子,白日裡升天成仙。當年謝自然學習道術的時候,眾神仙頻頻下降。有一個姓崔的,也說名字叫崔;有一個姓杜的也說名字叫杜。其他各種姓氏的人也這樣,這就和僕僕先生的姓名類似了。莫非神仙來到人間,不想把姓名留傳在世俗間。後來有一個在義陽郊外走路的人,天晚了還沒走到前村,忽然見道旁有一所草房,就前去投宿。屋裡只有一位老人。老人問他來幹什麼,他說:「天陰,白天的時間又短,走到這兒天就黑了,想借住一宿。」老人說:「宿是可以的,只是沒有吃的東西。」過了挺長時間,這個投宿的客人餓得難受,老人就送給他幾丸藥,吃了就飽了,天亮後離去。等到他回來,忽然看到老人駕著五色的雲朵,離地幾十丈,他便急忙下拜行禮,望著老人漸漸飄遠。他來到安陸,多次向人們說起這事,縣官以為他是謠言惑眾,把他捉去盤問。他說他確實是看過神仙。但是他沒有辦法解脫,他就向空中禱告說:「老神仙因為什麼事讓我看見了,如今讓我受這意外的罪!」說完,有五色的雲朵從北方飄來,老人就坐在那雲中,他這才被釋放。縣官又向老人下拜,問老人的姓名。老人說:「我是僕僕野人,有什麼姓名!」州中有關部門畫圖把這事報到皇帝那裡,皇帝下令在那草屋的附近,建起了一座僕僕先生廟。這廟至今還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