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6人品各卷_0106.【張鷟(自號浮休子)】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唐婁師德,滎陽人也,為納言。客問浮休子曰:"婁納言何如?"答曰:"納言直而溫,寬而栗,外愚而內敏,表晦而裡明,萬頃之波,渾而不濁,百練之質,磨而不磷,可謂淑人君子,近代之名公者焉。"客曰:"狄仁傑為納言,何如?"浮休子曰:"粗覽經史,薄閒文筆,箴規切諫,有古人之風。剪伐淫祠,有烈士之操。心神耿直。涅而不淄。膽氣堅剛。明而能斷。晚途錢癖,和嶠之徒與?"客曰:"鳳閣侍郎李昭德,可謂名相乎?"答曰:"李昭德志大而器小,氣高而智薄,假權制物,扼險凌人,剛愎有餘,而恭寬不足。非謀身之道也。"俄伏法焉。又問洛陽令來俊臣,雍容美貌,忠赤之士乎?答曰:"俊臣面柔心狠。行險德薄。巧辯似智。巧諛似忠,傾覆邦家,誣陷良善,其汪充之徒歟?蜂蠆害人,終為人所害。"無何,為太僕卿,戮於西市。又問武三思可謂名王哉?答曰:"三思憑藉國親,位超袞職,貌象恭敬,心極殘忍,外示公直,內結陰謀,弄王法以復仇,假朝權而害物,晚封為德靜王,乃鼎賊也,不可以壽終。"竟為節愍太子所殺。又問中書令魏元忠,耿耿正直,近代之名臣也。答曰:"元忠文武雙闕,名實兩空,外示貞剛,內懷趨附,面折張食其之黨,勇若熊羆;諂事武士開之儔,怯如駑犬。首鼠之士,進退兩端。虺蜥之夫,曾無一志。亂朝敗政。莫匪斯人。附三思之徒,斥五王之族。以吾熟察,終不得其死然。"果坐事長流思州,憂恚而卒。又問中書令李嶠何如,答曰:"李公有三戾,性好榮遷,憎人升進;性好文章,憎文才筆;性好貪濁,憎人受賂。亦如古者有女君,性嗜肥鮮,禁人食肉,**綺羅,斷人衣錦;性好淫縱,憎人畜聲色。此亦李公之徒也。"又問司刑卿徐有功何如?"答曰:"有功耿直之士也。明而有膽,剛而能斷。處陵夷之運,不偷媚以取容;居版蕩之朝,不遜辭以苟免,來俊臣羅織者,有功出之;袁智弘鍛煉者,有功寬之,躡虎尾而不驚,觸龍鱗而不懼。鳳跱鴟梟之內,直以全身;豹變豺狼之間,忠以遠害。若值清平之代,則張釋之、於定國豈同年而語哉?"又問司農卿趙履溫何如?答曰:"履溫心不涉學,眼不識文,貌恭而性狠,智小而謀大,趑趄狗盜,突忽豬貪,晨羊誘外,不覺其死,夜蛾覆燭,不覺其斃,頭寄於頸,其能久乎?"後從事韋氏為逆,夷其三族。又問鄭愔為選部侍郎,何如?答曰:"愔猖獗小子,狡猾庸人,淺學浮詞,輕才薄德,狐蹲貴介,雉伏權門,前托俊臣,後附張易,折支德靜之室,舐痔安樂之庭,鸋鳷棲於葦苕,魦鱨游於沸鼎;既無雅量,終是凡材。以此求榮。得死為幸。"後果謀反伏誅。(出《朝野僉載》)
【譯文】
唐朝的婁師德是滎陽人,官職為納言。門客問浮休子:"婁納言這個人怎麼樣?"浮休子說:"婁納言性格直爽又溫和,寬厚又嚴肅,外表愚笨而內心聰慧,表面糊塗而心裡明白,就像萬頃波濤,深不見底但不污濁,有如百練生絲,不易磨損,可稱得上是正人君子了。"門客又說:"如果狄仁傑當納言怎麼樣?"浮休子說:"粗略地懂得經典歷史,簡單地會寫一點文章,敢於直接給皇帝提出規勸和意見,有古人的風格。主張拆除濫設的祠廟,有堅強的品德,心裡光明正大,近墨不黑。有膽略有氣魄,處理事物英明果斷。晚年喜愛錢財成癖,成為同晉朝的和嶠一樣有才能、有作為,而又貪婪吝嗇的人。"門客問:"鳳閣侍郎李昭德,可以稱得上名相嗎?"浮休子回答說:"李德昭志向大而才能小,氣派大而智慧淺,憑借權力控制形勢,扼制關鍵來壓人。剛愎自用有餘,謙虛寬厚不足,不是處事的正路,將來必然受到國家法律的制裁。"又問:"洛陽令來俊臣,相貌俊美,氣派雍容,是個赤膽忠心的忠臣嗎?"回答說:"來俊臣表面善良,喜歡冒險而缺少道德,巧言辯解似乎是有智慧,巧言奉承似乎是有忠心,破壞顛覆國家,誣蔑陷害忠良,是一個像汪充一樣狠毒的人,他像蜜蜂和蠍子一樣毒害人,最後必被人所害。"後來來俊臣當了太僕卿,被殺死在西市。又問:"武三思可以稱為名王嗎?"回答說:"武三思憑借他是皇親國戚,職位竟超過了三公,表面謙和恭敬,內心極為殘忍,外表公正耿直,內心隱藏陰謀,利用法律報私仇,憑借王權而害人,後來被封為德靖王,是個想篡奪皇位的奸賊,不會得好死。"後來果然被節愍太子所殺死。又問:"中書令魏元忠,耿耿忠心,處事正直,稱得上是當代的名臣了吧?"回答說:"魏元忠文武才能都缺乏,聲名和實際都沒有。外表忠貞剛強,內心趨炎附勢,當面折辱張食其的奸黨,勇敢得像熊羆,諂媚奉迎武士開之流,膽小得像一條狗,又像老鼠一樣遲疑不定,像毒蛇和蜥蜴一樣肆毒害人,擾亂朝廷,敗壞政治的就是這個人。他追隨武三思,排斥李姓五王家族。以我的推測,他最終不會有好結果。"果然他獲罪被長期流放到思州,憂,憎恨別人陞官,他喜歡寫文章,憎恨別人文章寫得好;他貪財,憎恨別人得到財物。就像古時候有個女王,喜歡美食,禁止別人吃肉;喜歡打扮,不要別人穿好衣服;喜歡放縱淫慾,憎恨別人欣賞音樂美色。這女王和李嶠是一類人物。"又問:"司刑卿徐有功怎麼樣?"回答說:"是個正直的有功之臣,明智而有膽略,剛強並且能決斷。即使是處在衰落和不順利的時候,也不偷機取巧,奉承上司以求得好處,處在政局變動,社會動亂的時期,也不會喪失立場以求得保全自己。來俊臣羅織罪名,因為他有功而沒有攻擊他,袁智弘陷害忠良,因為他功高而沒有敢涉及他。他踩著老虎尾巴而不驚懼,碰到龍的鱗片也不害怕,如同鳳凰峙立在烏鴉群中,因為正大光明而免受其害,犬如豹子混雜的豺狼之中,因為忠誠而使敵人躲避。如果是趕上太平年代,那麼張釋之和於定國能夠相提並論嗎?"又問:"司農卿趙履溫怎麼樣?"回答說:"趙履溫沒有才能,眼睛不識文字,外貌謙恭而本性狠毒,智慧少而陰謀大,邊走邊停像豬狗一樣膽小而又貪婪。就像早晨的羊被誘騙出欄,不知道將要被宰殺,又像夜蛾撲向燈燭,不知道將要被燒死,腦袋寄存在脖子上,時間會長嗎?"後來趙履溫追隨韋後叛亂,被誅殺三族。又問:"鄭愔作選部侍郎怎樣?"回答說:"鄭愔是個猖狂狡猾的小人,缺少才能和道德,像狐狸一樣蹲在貴族身旁,像野雞一樣拜伏在當權者的門下,前面奉承來俊臣,背後投靠張易,卑躬屈膝在武三思的身下,諂媚屈伏在安樂公主家中。就像鸋鳷,棲息在蘆葦叢中,又像魦鱨游在開水鍋裡。沒有不凡的氣度,終究是個平常的小人,靠這點本錢和本事鑽營,只能求得一死。"後來果然因為謀反而被誅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