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1前生後世卷_0114.【劉氏子妻】古文翻譯解釋成現代文

劉氏子者,少任俠,有膽氣,常客遊楚州淮陰縣,交遊多市井惡少。鄰人王氏有女,求聘之,王氏不許。後數歲,因饑。遂從戎。數年後,役罷,再游楚鄉。與舊友相遇,甚歡,常恣游騁。晝事弋獵,夕會狹邪。因出郭十餘里,見一壞墓,棺柩暴露。歸而合飲酒。時將夏夜,暴雨初至,眾人戲曰:「誰能以物送至壞塚棺上者?」劉秉酒恃氣曰:「我能之。」眾曰:「若審能之,明日,眾置一筵,以賞其事。」乃取一磚,同會人列名於上,令生持去,餘人飲而待之。生獨行,夜半至墓。月初上,如有物蹲踞棺上,諦視之,乃一死婦人也。生捨磚於棺,背負此屍而歸。眾方歡語,忽聞生推門,如負重之聲。門開,直入燈前,置屍於地,卓然而立,面施粉黛,髻發半披。一座絕倒,亦有奔走藏伏者。生曰:「此我妻也。」遂擁屍至床同寢。眾人驚懼。至四更,忽覺口鼻微微有氣。診視之,即已蘇矣。問所以,乃王氏之女,因暴疾亡,不知何由至此。未明,生取水,與之洗面濯手,整釵髻,疾已平復。乃聞鄰里相謂曰:「王氏女將嫁暴卒,未殮,昨夜因雷,遂失其屍。生乃以告王氏,王氏悲喜,乃嫁生焉。眾鹹歎其冥契,亦伏生之不懼也。(出《原化記》)
【譯文】
有個姓劉的人,年輕時很俠義,膽子也很大,曾到楚州淮陰遊歷,結交了不少地面上的青皮後生。劉某的鄰居王氏有個女兒,劉某曾去求婚,王氏沒有同意。過了幾年,因為生活無著落,劉某就從軍當了兵。幾年後兵役期滿,劉某就又回到楚州,和當年結交的那幫哥們兒重逢,都十分高興,常常在一起騎馬出遊,白天打獵,晚上就在花街柳巷聚會。有一次劉某一夥又出城遊玩,看見一個塌壞的墳墓,棺材都露在外面。遊玩回來,大家聚在一起喝酒。這時是夏天的夜晚,忽然來了一場暴雨。大家就開玩笑說:「誰敢把一件東西送到那座壞墓的棺材上?」劉某仗著酒力膽氣更壯,就說:「我能!」大家說:「如果你真能作到,我們大家共同出錢明天辦一桌酒席來犒賞你。」於是就拿來一塊土坯,把大家的名字都寫在坯上,讓劉某拿到墓地去,大家一邊喝酒一面等著。劉某獨自一個人上了路,半夜時分來到壞墓前。這時月亮剛剛出來,影影綽綽看見有個東西蹲在棺材上,仔細一看,是個死了的女人。劉某就把那塊土坯放在棺材上,背起那具女屍往回走。朋友們正在屋裡談笑,忽然聽得劉某推門,好像背著一件很重的東西。門開後,劉某一直走到燈前,把女屍放在地上,那女屍竟直挺挺地站著,臉上還擦著胭粉,頭髮半披著。朋友們都驚呆了,有的嚇得逃掉,有的嚇得趴在地上。劉某對大家說:「這是我的妻子。」然後就摟著女屍上床一同睡下了,大家更加害怕。睡到四更時分,劉某忽然覺得女子的鼻子和嘴微微有氣,仔細察看,這女子竟活過來了。問她是怎麼回事,回答說她是王氏之女,得急病死了,不知怎麼會到了這裡。這時天還沒亮,劉某打來水,讓女子洗臉洗手,整理梳妝,這女子的病已經完全好了。後來鄉鄰們就紛紛傳告,說王氏女將出嫁時突然死亡,還沒入殮,昨天夜裡下雨打雷時,屍體忽然不見了。劉某就到王氏家講了這件事,王氏悲喜交加,就把女兒嫁給他了。人們都驚歎陰陽兩界竟能成就了婚事,也佩服劉某的膽量真是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