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5定數感應卷_0072.【崔造】文言文翻譯解釋

崔丞相造,布衣時,江左士人號為白衣夔。時有四人,一是盧東美,其餘亡姓字。崔左遷在洪州,州帥曹王將闢為頧。時德宗在興元,以曹王有功且親,奏無不允。時有趙山人言事多中。崔問之曰:「地主奏某為副使,且得過無?」對曰:「不過。」崔詰曰:「以時以事,必合得時。」山人曰:「卻得一刺史,不久敕到,更遠於此。」崔不信,再問:「必定耳,州名某亦知之,不可先言。」且曰:「今月某日敕到,必先吊而後賀。」崔心懼久之,蓋言其日,既崔之忌日也。即便呼趙生謂曰:「山人言中,奉百千;不中則輕撻五下,可乎?」山人哂曰:「且某不合得崔員外百千,只合得崔員外起一間竹屋。」其語益奇。崔乃問之:「且我有宰相分否?」曰:「有。」即遠近,曰:「只隔一雨政官,不致三矣。」又某日私忌,同僚諸公皆知其說。其日夕矣,悉至江亭,將慰崔忌。眾皆北望人信。至酉時,見一人從北岸入舟,袒而招舟甚急。使人遙問之,乃曰:「州之腳力。」將及岸,問曰:「有何除政?且有崔員外奏副使過否?」曰:「不過。」卻得虔州刺史敕牒在茲。諸公驚笑。其暮果先慰而後賀焉。崔明日說於曹王,曹王與趙山人鏹百千,不受。崔與起竹屋一間,欣然徙居之。又謂崔曰:「到虔州後,須經大段驚懼,即必得入京也。」既而崔舅源休與朱泚為宰相,憂悶,堂帖追入,甚憂惕。時故人竇參作相,拜兵部郎中,俄遷給事中平章事,與齊映相公同制。(出《嘉話錄》)
【譯文】
丞相崔造,還是平民的時候,江左一帶的人都稱他為「白衣夔」。當時有四個人,一個叫盧東美,其餘兩個記不清姓名了。後來崔造做官被降職調到洪州。洪州的主帥曹王想要聘任他為副使。當時德宗在興元府,因為曹王有功勞並且是皇親,所以所請示的事情沒有不批准的。當時有個算命的人姓趙,所預測的事情很準。崔造問他:「曹王上報我為副使,能不能批准?」回答說:「不能。」崔造又問:「那麼這件事,會得個什麼樣的結果?」回答說:「能得到一個刺史,不久公文就會到,地方比這裡還要遠。」崔造不信,又問了一次。回答說:「必定如此,你要去的州名我也知道,但不能說。」又告訴崔造這個月的哪一天公文能到,並且要他先弔唁,然後再慶賀。崔造心中害怕,因為算命的人所說的日子,正是他親人死亡的忌日。於是他對算命的人說:「您如果言中了,我給您一百千錢,說的不對,則要用鞭子輕輕打五下,可以嗎?」算命的人微笑著說:「我不應該要崔員外的一百千錢,只想要崔員外您給我造一間竹屋。」話說的越來越奇怪。崔造又問:「你看我有沒有當宰相的命?」回答說:「有。」又問:「需要多長時間?」回答說:「只隔您做官一任或兩任的時間,不會超過三任的時間。」到了崔造家裡忌日這一天,因為同僚們都知道這件事,等到太陽偏西的時候,便一同來到江邊的亭子裡。先祭奠崔造的親人,然後一齊注視江北,等待消息。等到酉時,只見一人從北岸上船,袒胸催促渡船迅速向南岸駛來。崔造等人叫人遠遠地向那人發問,那人回答說是州里來送信的。船快靠岸了,他們又問:「有什麼人事任免之事?可有崔員外做副使的批文嗎?」回答說:「沒有,卻有任命虔州刺史的公文在此。」大家驚奇地笑了。整個過程真是和算命的人說的一樣,先祭奠悲傷而後欣喜慶賀。第二天,崔造將這件事告訴了曹王,曹王給算命的人一百千成串的錢。算命的人不要。崔造為他建造了一間竹屋,他很高興地搬進去住了。並且又對崔造說:「到虔州以後,你必須經過很大的驚懼之事,然後才可以進京城做官。」後來由於崔造的舅舅源休給叛逆朱泚做宰相,怕受牽連,心情憂悶,宰相府的公文到了,他更加驚憂。這時崔造的老朋友竇參做宰相,崔造官拜兵部郎中,不久又升任事中平章。也就是宰相,與齊映相公時的體制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