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8交際表現卷_0175.【段崇簡】原文及譯文

唐深州刺史段崇簡性貪暴。到任追里正,令括客。云:"不得稱無。上戶("上戶"下原有"上戶"二字,據明抄本刪。)每家("家"字原缺。據明抄本補。)取兩人,下戶取一人,以刑脅之。"人懼,皆妄通。通訖,簡云:"不用喚客來,但須見主人。"主人到,處分每客索絹一疋。約一月之內,得絹三十車。罷任發,至鹿城縣。有一車裝絹未滿載,欠六百疋。即喚里正,令滿之。裡正計無所出,遂於縣令丞尉家,一倍舉送。至都,拜邠州刺史。(出《朝野僉載》)
【譯文】
唐朝時,深州刺史段崇簡為人貪婪殘暴成性。段崇簡上任後,立即追逼鄉的里正,命令裡正讓各戶徵召佃戶。說:"不得說沒有佃戶。上等戶,每家召取二人。下等戶,每家召取一人。不來的,可動用刑法。"鄉人們都懼怕,都說召取了。之後,段崇簡發佈命令說:"不用招喚佃戶來,但必須見到佃戶的主人。"佃主來到後,段崇簡處罰每個佃戶白絹一疋。約在一個月內。共收得白絹三十車。於是段崇簡辭官返京。途經鹿縣時,有一車沒有裝滿白絹,還少六百疋白絹,好裝滿這輛車。裡正們一時無法可想,於是到縣令、縣丞縣尉家籌取。籌到一千二百疋白絹,呈交段崇簡,比他要的六百疋還多籌了一倍。就是這樣一位貪婪無比的髒官,回到京城長安後,又被授予分州刺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