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 北門 篇》(小公務員的不幸與有幸)文言文全篇翻譯

北門 (小公務員的不幸與有幸)

北門
——小公務員的不幸與有幸

【原文】

出自北門,
憂心殷殷1,
終窶且貧2,
莫知我艱。
已焉哉3!
天實為之,
謂之何哉!

王事適我4,
政事一埤益我5。
我入自外,
室人交遍謪我6。
已焉哉!
天實為之,
謂之何哉!

王事敦我7,
政事一埤遺我8。
我入自外,
室人交遍摧我9。
已焉哉!
天實為之,
謂之何哉!

【註釋】   

  
1殷殷:憂傷的樣子。2簍(ju):貧寒、3已焉哉:算了吧. 4王事:王室的差事。適:擲,扔。5一:完全。埤(pi)益益:增加。6遍:同「遍」,謪(zhe):同「謫」,指責。7敦:催促,逼 迫。3遺:加。9摧:諷刺,嘲諷。

【譯文】

緩步走出城北門,
憂心重重壓心頭。
生活困窘又貧寒,
沒人知道我艱難。
算了算了算了吧!

這是上天的安排,
對此我能說什麼!
王室差事交給我,
官府雜事全給我。
我從外面回家來,
家人全都責難我。
算了算了算了吧!

這是上天的安排,
對此我能說什麼!
王室差事催逼我,
官府雜事全給我。
我從外面回家來,
家人全都譏諷我。
算了算了算了吧!
這是上天的安排,
對此我能說什麼!

【讀解】

  
命運的安排經常是難以抗拒的,正如詩中的小公務員的感歎一樣,每個人在自己的人生旅途中多多少少都會碰上這類身不由己的事情。
這是沒有多少道理可說的。可說的是,雖然命運的安排難以抗拒,雖然個人很難有機會駕馭自己的命運 ,但是,是否甘願在命運面前就範,是否會被命運消磨得沒有了衝動、激情、不滿、反抗精神,則可以當作一個人是實際上作為人活著還是作為物存在的重要標誌。
《北門》中的小公務員,儘管背負沉重的壓力,身不由己,但顯然還具有強烈的自我意識和反抗精神,顯然對命運的安排不甘就範。他抱怨的聲音也許是微弱的,無力的,而敢於抱怨卻體現了他的尊嚴。僅僅是這一點,就足以說他是偉大的。
抱怨和反抗是小人物表明自己存在的重要方式。從某種意義上說,反抗的效果並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是否具有這樣的意識。在另外一方面,也許可以說,意識是靈魂痛苦的根源。完全沒有自我意識,完全像個物件一樣任支配、肢解、宰割,對於支配和被支配、肢解和被肢解、宰割和被宰割的雙方來說,都會是一種滿足。完全麻木的人可能是幸福的,因為他沒有意識帶來的痛苦;而他也是不幸的,國為他無法體驗意識帶來的自豪與歡樂,他只不過形同行屍走向。
人就是這樣生活在無法擺脫的矛盾之中。他不願被奴役,被支配,被當作物件,卻又不得不被奴役,被支配,被當作物件。當他覺得幸犯的時候,可能是最不幸的;當他在感歎不幸的時候,也許是幸福的的。
小公務的境遇就是這樣。他就是我們每個人的鏡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