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4報應徵應卷_0057.【豐州烽子】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唐永泰初,豐州烽子暮出,為黨項縛入西蕃養馬。蕃王令穴肩骨,貫以皮索,以馬數萬蹄配之。經半歲,馬息一倍,蕃王賞以羊革數百。因轉近牙帳,贊普子愛其了事,遂令執纛左右,有剩肉余酪與之。又居半年,因與酪肉,悲泣不食。贊普問之,雲有老母,頻夜夢見。贊普頗仁,聞之悵然,夜召帳中語云:「蕃法嚴,無放還例。我與爾馬有力者兩匹,於某道縱爾歸,無言我也。」烽子得馬極騁,俱乏死,遂晝潛夜走。數日後,為刺傷足,倒磧中,忽風吹物窸窣過其前,因攬之裹足。有頃,不復痛,試起,步走如故,經宿方及豐州界。歸家,其母尚存,悲喜曰:「自失爾,我唯念剛經,寢食不廢,以祈見爾,今果其誓。」因取經,縫斷,亡數幅,不知其由。子因道磧中傷足事,母令解足視之,裹瘡乃數幅經也,其瘡亦愈。(出《酉陽雜俎》)
【譯文】
唐永泰初年,豐州烽子晚上出去,被黨項人抓到西蕃養馬。蕃王叫人在他的肩骨裡穿上皮繩,並把幾百匹馬歸他餵養,結果半年後,馬繁殖了一倍,蕃王就賞給他幾百羊皮。於是他又轉到近邊的牙帳來,贊普的兒子看他做事勤快,就命他在左右執旗,有剩肉余酪就給他吃。又過了半年,又給他剩肉和余酪,他悲傷不吃。贊普問他,他說家有老母,幾夜夢見她。贊普很仁義,聽他說了之後也很惆悵。夜裡把他叫到帳中說:「蕃王的法嚴,沒有放回去的先例,我給你兩匹有力的馬,你從某某道走放你回去。不要說是我給的。」烽子得了馬就急速奔馳逃走。馬都疲乏累死。於是晝夜潛逃。幾天後,被刺傷了腳,倒在沙漠中。忽然風吹一個東西窸窣的響著掠過他的面前,他抓到後裹上了腳。過了一會。他不再感到疼痛,試著起來,走路又像先前一樣。經過了一宿才到豐州界,回到家裡。他的母親還在,悲喜地說:「自從失掉你後,我只念金剛經。白天黑夜的都不停來祈求見到你,現在果然應驗了。」於是就拿出經書,書線斷了,少了數幅經,不知道什麼原因。他的兒子把在沙漠中傷了腳的事說一遍後,母親讓他解開腳看,原來包著腳的是數頁經。他的傷也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