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4報應徵應卷_0051.【宋參軍】全篇古文翻譯

唐坊州宋參軍少持金剛經,及之官,權於司士宅住。舊知宅凶,每夕恆誦經。忽見婦人立於戶外,良久,宋問:「汝非鬼耶?」曰:「然。」又問:「幽明理殊,當不宜見,得非有枉屈之事乎?」婦人便悲泣曰:「然。」言身是前司士之婦,司士奉使,其弟見逼,拒而不從,因此被殺,以氈裹屍,投於堂西北角溷廁中,不勝穢積。人來多欲陳訴,俗人怯懦,見形必懼,所以幽憤不達。兇惡驟聞,執事以持念為功,當亦大庇含識,眷言枉穢,豈不憫之。」宋云:「己初官位卑,不能獨救,翌日,必為上白府君。」其鬼乃去。及明具白,掘地及溷,不獲其屍。宋誦經,婦人又至,問何以不獲,答云:「西北只校一尺,明當求之,以終惠也。」依言及獲之,氈內但余骨在,再為洗濯,移於別所。其夕又來拜謝,歡喜詣曰:「垂庇過深,難以上答,雖在冥昧,亦有所通。君有二子,大者難養,小者必能有後,且有榮位。」兼言宋後數改(明抄本改作「政」。)官祿,又云:「大愧使君,不知何以報答。,」宋見府君,具敘所記。府君令問,己更何官。至夕,婦人又至,因傳使君意,云:「一月改官,然不稱意,當遷桂州別駕。」宋具白,其事皆有驗。初,宋問身既為人所殺,何以不報。云:「前人今尚為官,命未合死,所以未復雲也。」(出《廣異記》)
【譯文】
唐代坊州宋參軍年少讀金剛經,等到做了官,暫且住在司士的房子裡。先前就知道房子出凶事。每天晚上總是誦讀金剛經。忽然看見一個婦人站在門外,很久,宋問她:「你不是鬼嗎?」回答到:「是鬼。」又問:「陰間陽間的理是不同的,你不應當來看我,難道你有冤枉的事嗎?」婦人便悲痛地說:「是的。」說她的前身是司士的妻子,司士奉命出差,他的弟弟想姦污她,她拒絕而不從,所以才被殺死,用氈子裹著屍體,投到堂西北角的廁所裡,說不盡的骯髒。我對世人訴說,大家都膽小軟弱。看見我一定害怕,這就是我幽怨憤懣不能上達的原因。突然知道了這兇惡的事,希你為我唸經立功,應當保護弱小。眷屬都說冤枉了,難道我不可憐嗎?」宋說:「我初為官位低不能獨自救你,明天我一定為你上奏府君。」那個鬼才走了。等到宋把事情都上奏於府君後,就挖地到廁所,不見那裡的屍體。宋又誦經,婦人又到了,問她為什麼找不到屍體,婦人答到:「往西北方向只進一尺,就應當找到了,這是你對我的大恩惠。」宋按她的話做。於是找到了她的屍體。氈內只有餘骨,又為她清洗,移葬別的地方。那天晚上婦人又來拜謝,高興地對他說:「你的護愛太深,難以報答,即使是在冥昧處,也有所相通。你有兩個兒子,大的難以養活,小的一定能有後代,並且有地位。」又說到宋以後幾年的執政官祿。又說:「實在對不起使君,不知道用什麼來報答他。」宋見府君,把她所說的都告訴了府君,府君讓問,自己能換什麼官職。到了晚上,婦人又到了。宋又傳達使君的意思。婦人說:「一月改官,然而不如意,應當遷做桂州別駕。」宋都告訴了府君,那些事也都有驗證。當初,宋問他被人所殺之後,為什麼不報仇,她說:「他現在還做官,命還不當死,所以沒有去報復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