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3異人異僧釋證卷_0157.【僵僧】古文翻譯解釋成現代文

唐元和十三年,鄭滑節度使司空薛平、陳許節度使李光顏並准詔各就統所部兵自衛入討東平,抵濮陽南七里,駐軍焉。居人盡散,而村內有窣堵波者,中有僵僧,瞪目而坐,佛衣在身。以物觸之,登時塵散。眾爭集視,填咽累日。有許卒郝義曰:「焉有此事?」因此刀刺其心,如棖上壤。義下塔不三四步,捧心大叫,一聲而絕。李公遂令標蕝其事,瘞於其下。明日,陳卒毛清曰:「豈有此乎?昨者郝義因偶會耳。」即以刀環築去二齒。清下塔不三四步,捧頤大叫,一聲而絕。李公又令標其事,瘞於其下。自是無敢犯者。而軍人祈福乞靈,香火大集,往環三四里,人稠不得入焉。軍人以錢帛衣裝檀施,環一二里而滿焉。司空薛公因令軍卒之戰傷瘡重者,許其落籍居。不旬日,則又從軍東入,而所聚之財,為盜賊挈去,則無怪矣。至今刀瘡齒缺,分明猶在。(出《集異記》)
【譯文】
唐代元和十三年,鄭滑節度使司空薛平、陳許節度使李光顏一齊被皇帝下詔准許,各自統帥所領的軍隊自衛(河南淇縣附近)去討伐東平。抵達濮陽南七里,駐紮在那裡。居民全都走散,而村內有一座佛塔,塔中有一位僵死的和尚,瞪著眼睛坐著,佛衣穿在身上。用東西去觸動他,立刻像塵土一樣散落。大家爭著圍觀,多日來擠得滿滿的。有一個許州士卒郝義說:「哪裡有這等事?」於是用力去刺他的心,就像觸動上面的土壤。郝義走下塔不到三四步,就捧著心大叫一聲而氣絕。李公於是命人為這件事表記,埋在塔的下面。第二天,陳州士卒毛清說:「怎麼能有這樣的事?昨天郝義的死只是因為趕巧罷了。」用刀從僵僧嘴裡敲掉二顆牙齒。毛清走下塔不到三四步遠,也捂著臉面大叫一聲而氣絕。李公又讓人為這件事表記,埋在塔的下面。從此再也沒有敢去冒犯他的了。而駐紮在這裡的人祈求神靈降福保佑,香火不斷,周圍三四里遠的範圍內,進香的人群擁擠不堪。駐紮在這裡的軍人又把錢帛、衣裝等送去,周圍一二里也擠滿了。司空薛公因此讓軍隊戰傷嚴重的士兵,答應他們在那裡居住下來。不到十日,他們就又跟從軍隊東進,而所聚的財物,被盜賊帶走,那也是沒有什麼奇怪的了。至今僵僧的刀傷缺齒,分明還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