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1前生後世卷_0109.【李強名妻】原文全文翻譯

隴西李強名,妻清河崔氏,甚美,其一子,生七年矣。開元二十二年,強名為南海丞。方署月,妻因暴疾卒。廣州囂熱,死後埋棺於土,其外以墼圍而封之。強名痛其妻夭年,而且遠官,哭之甚慟,日夜不絕聲。數日,妻見夢曰:「吾命未合絕,今帝許我活矣。然吾形已敗,帝命天鼠為吾生肌膚。更十日後,當有大鼠出入墼棺中,即吾當生也。然當封閉門戶,待七七日,當開吾門,出吾身,吾即生矣。」及旦,強名言之,而其家僕妾夢皆協。十餘日,忽有白鼠數頭,出入殯所,其大如狘。強名異之,試發其柩,見妻骨有肉生焉,遍體皆爾。強名復閉之。積四十八日,其妻又見夢曰:「吾明晨當活,盍出吾身。」既曉,強名發之,妻則蘇矣。扶出浴之。妻素美麗人也,及乎再生,則美倍於舊。膚體玉色,倩盼多姿。袨服靚妝,人間殊絕矣。強名喜形於色。時廣州都督唐昭聞之,令其夫人觀焉,於是別駕已下夫人皆從。強名妻盛服見都督夫人,與抗禮,頗受諸夫人拜。薄而觀之,神仙中人也。言語飲食如常人,而少言,眾人訪之,久而一對。若問冥間事,即杜口,雖夫子亦不答。明日,唐都督夫人置饌,請至家。諸官夫人皆同觀之,悅其柔姿艷美,皆曰:「目所未睹。既而別駕長史夫人等次其日列筵,請之至宅,而都督夫人亦往。如是已二十日矣。出入如人,唯沉靜異於疇日。既強名使於桂府,七旬乃還。其妻去後為諸家所迎,往來無恙。強名至數日,妻復言病。病則甚間一日遂亡。計其再生,才百日矣。或曰,有物憑焉。(出《記聞》)
【譯文】
隴西人李強名的妻子是清河人崔氏,長得很漂亮,生了個兒子已經七歲了。開元二十二年,強名當南海丞,正是天熱的時候,妻子崔氏得了急病死了。廣州那地方特別熱,崔氏死後棺材入土,又在棺外用磚坯子封死。崔氏正當盛年暴死,強名又是遠在邊地作官,所以心裡十分悲痛,哭得十分傷心,好幾天哭聲不絕。幾天後,妻子忽然托夢給強名說,」我的陽壽還沒盡,現在上帝答應讓我復活。可是我的肉身已腐爛了,上帝要派天上的老鼠為我生肌肉皮膚。十天以後,會有大老鼠在我的棺材裡出入,那時我就會復活了。不過你得把咱家的門窗關嚴,等七七四十九天,然後再開我的門,抬出我的身子,那時我才真復活了。」第二天早上,強名向家裡人說他昨夜的夢,沒想到他家的僕人和他的小老婆也做了同樣的夢。十多天後,忽見有幾頭白色的老鼠在崔氏的墳墓裡出入,像小豬那麼大,強名很奇怪,就試著把棺材打開,看見妻子的骨頭上果然長出了肉,全身都有了肉,強名就趕快再把棺材封好。過了四十八天,崔氏又托夢說:「我明天早晨就復活了,該把我抬出來了。」天亮後,強名又打開了棺材,見妻子已經活過來了。把妻子扶出來,讓她洗了澡。崔氏本來就很漂亮,復活以後,比過去更加美麗。膚色像美玉一樣,體態婀娜多姿,衣服華美裝束漂亮,簡直是人世上的絕色美人,強名喜不自勝。當時的廣州都督唐昭聽說這事,就讓他的夫人到強名家去看看。唐昭的夫人帶著別駕官以下的夫人們來到強名家,崔氏盛裝見都督夫人,和夫人平等的行禮拜見,並接受了其他夫人們的施禮。大家仔細一看,崔氏簡直美得像天仙一樣。崔氏說話飲食和正常人一樣,只是很少說話。大家問她話,好半天她才應一句。如果問她陰間的情形,就絕口不談,就是對她的丈夫也不說陰間的事。第二天,唐都督的夫人設了酒宴請來崔氏,官場上各位官員的夫人們都來看崔氏。她們都非常讚賞崔氏艷麗端莊,都說從沒見過這樣的美人。接著,別駕夫人、長史夫人等都陸續設宴,請崔氏到家做客,都督夫人每次都參加宴會作陪。這樣過了二十天,崔氏出入舉止都和常人一樣,只是比未死前更沉靜寡言。後來強名到桂林出差,七十天才回來。強名出差在外時,很多人家還是依次接待崔氏,沒有一點病或不適。強名回來後沒幾天,崔氏又說有病,而且很重,一天後就死了。算一算她復活到再次死去,正好是一百天。有的人說,這大概是有什麼依附在她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