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3異人異僧釋證卷_0075.【法度】原文及譯文

釋法度,黃龍人也。南齊初,游於金陵。高士齊郡名僧紹,隱居琅琊之攝山,挹度清真,待以師友。及亡,捨所居山為棲霞寺。先是有道士欲以寺地為觀,住者輒死。後為寺,猶多恐懼。自度居之,群妖皆息。經歲余,忽聞人馬鼓角之聲,俄見一人投刺於度曰:「靳尚。」度命前之。尚形甚閑雅,羽衛亦眾。致敬畢,乃言:「弟子主有此山,七百餘年矣。神道有法,物不得干。前後棲托,或非真實。故死病繼之,亦其命也。法師道德所歸,謹捨以奉給,並願受五戒,永結來緣。」度曰:「人神道殊,無容相屈,且檀越血食世祀,此最五戒所禁。」尚曰:「若備門庭,輒先去殺。」於是辭去。明旦,一人送錢一萬,並香燭等,疏云:「弟子靳尚奉供。」至其月十五日,度為設會,尚又來,同眾禮拜行道,受戒而去。既而攝山廟巫夢神告曰:「吾已受戒於度法師矣,今後祠祭者勿得殺戮。」由是廟中薦獻菜飯而已。(出《歙州圖經》)
【譯文】
佛教僧侶法度,黃龍人。南齊初年,雲遊於金陵。高士齊。郡名僧紹,隱居於琅琊的攝山,敬慕法度清明真純,以師友相待。他死的時候,將自己居住的攝山上的宅院。施捨出來作為棲霞寺院。在這之前,有個道士想把寺院的地方作為道觀,結果是誰住在這裡誰就死。後來這個地方作為佛寺,仍有許多令人恐懼的現象發生。自從法度住在這裡之後,各種妖怪都平息了。過了一年多,忽然聽到人馬鼓角之聲,頓見一人跑過來投名片請謁見在法度面前,自稱:「靳尚」。法度叫他靠近些。靳尚的相貌非常閑雅,隨從的人也很多。他向法度致敬之後,便說道:「我們佔有此山七百多年了,神仙道士有法術,他物不能侵犯。至於前一輩與後一輩互相轉換托生的事,恐怕不是真實的,所以死於疾病的人相繼出現,這也是他們的命運該當如此,法師您乃是道德所歸,現僅以此山奉送給您。並且,我本人願意接受佛教五戒。與佛教永結未來之緣。」法度說:「人與神仙所信奉的道理不一樣,不能委屈哪一方服從對方,況且施主您是講究以血肉食品當作祭禮的,這是佛門五戒之中最為禁忌的。」靳尚說:「如有祭品設在門前,我就首先去掉殺牲之物。」於是告辭而去。第二天,有個人送來一萬個錢,還有香燭之類,上面註明:「弟子靳尚奉供。」到了這個月的十五日那天,法度為他舉辦法會,靳尚來到後,與眾僧一起禮拜行道,受完齋戒就走了。後來攝山廟裡的巫師夢見神仙告訴他說:「我已經在法度法師門下受戒了,今後祭祀時不要殺戮生靈了。」從此,攝山廟裡的祭品只有菜蔬飯食之類,再無腥葷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