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3異人異僧釋證卷_0002.【幸靈】原文全文翻譯

晉幸靈者,豫章建昌人也,立性少言。與人群居,被人侵辱,而無慍色,邑里皆號為癡,父兄亦以為癡。常使守稻,有牛食稻,靈見而不驅,待牛去,乃整理其殘亂者。父見而怒之,靈曰:「夫萬物生天地之間,各得其意,牛方食禾,奈何驅之?」父愈怒曰:「即如汝言,復用理壞者何為?」靈曰:「此稻又得終其性矣。」時順陽樊長賓為建昌令,發百姓作官船,令人作楫一雙。靈作訖而未輸,俄而被人竊。竊者心痛欲死,靈曰:「爾無竊吾楫子乎?」竊者不應,須臾甚痛。靈曰:「爾不以情告我者死。」竊者急,乃首應。靈於是以水飲之,病乃愈。船成,以數十人引一艘,不動。靈助之,船乃行。從此人皆畏之,或稱其神。有龔仲儒女,病積年,氣息才屬,靈以水噀之,應時大愈。又呂猗母黃氏,痿庳一十餘年,靈去黃氏數尺而坐,瞑目寂然,有頃,謂猗曰:「扶夫人起。」猗曰:「得疾累年,不可卒起。」靈曰:「試扶起。」於是兩人扶以立,又令去扶人,即能自行,乃留水一器而飲之。高悝家內有鬼怪言語,器物自行,大以巫祝厭之,而不能絕。靈至門,見符甚多,曰:「以邪救邪,豈得已乎?」並使焚之,其鬼怪遂絕。從爾已後,百姓奔赴如雲。靈救愈者,多不敢(明抄本敢作受)報謝。立性至柔,見人即先拜,輒自稱名。凡草木之夭傷於山林者必起埋(明抄本起埋作理起)之,器物傾覆於途路者必舉正之。(出《豫章記》)
【譯文】
晉代有個叫幸靈的,是豫章建昌縣人,生性寡言少語。與大家在一起時,被別人侮辱了也不生氣,同村人都稱他傻子,父親和哥哥也認為他癡呆。家裡人常常讓他看守稻田,有牛吃稻子,他看見了也不驅趕,等牛走了之後,就去整理被踐踏亂了的稻子。父親見了很生氣,幸靈卻說:「萬物生長於天地之間,各得其意,牛剛才吃莊稼,憑什麼去趕它?」父親憤怒地說:「即使像你說的那樣,還用去整理被踏壞的稻子幹啥?」幸靈說:「這踏壞的稻子也應該終其性命呀,怎麼能見它們受傷而不管呢?」當時,順陽人樊長賓是建昌縣令,他征發百姓製作官船,命令每人做一雙船槳。靈做完了後還沒送交上去,很快就被人偷走了。偷的人心痛得要死,靈說:「你沒偷我的槳嗎?」偷的人沒回答,頓時痛得更厲害了。靈說:「你不把實情告訴我,就會死的。」偷的人著急了,便點頭承認。靈於是拿水來給他喝,他的病便好了。船造成後,用十個人拉一艘,船不動;靈伸手相助,船這才往前走。從此,別人都對他表示敬畏,有人稱他是神仙。龔仲儒的女兒病了多年了,奄奄一息;靈拿水來噴她,結果立時大愈。呂猗的母親黃氏,癱瘓了十多年了,靈在離黃氏幾尺遠處坐著,閉上兩眼寂然無聲,過了一會兒,對呂猗說:「把夫人扶起來。」呂猗說:「得病多年了,不能馬上起來。」靈說:「試著扶起來看看。」於是兩人扶她站起來了,靈又讓扶她的人離開,於是便能自己走路,靈又給他們留下一杯水讓病人喝。高悝家裡有鬼怪說話,屋裡的器物自己走路,他用巫術大加鎮壓也不見效。幸靈來到他門前看見有許多符,說:「以邪救邪,哪能根絕呢。」叫他把符統統燒了,家裡的鬼怪便絕跡了。從那以後,百姓們便如雲湧一般跑到幸靈家裡求他,經他救愈的人多數都不敢報答致謝。幸靈生性特別柔順和氣,見到人就首先行禮,動輒自報姓名。凡有草木夭損受傷於山林的,他見了一定扶起或掩埋好;凡有器物翻倒於路途上的他見了一定去扶正它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