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1神仙女仙卷_0172.【薛玄真】古文現代文翻譯

薛玄真者,唐給事中伯高之高祖也。少好道,不嗜名宦。遨遊雲泉,得長生之道。常於五嶺間棲憩,每遇人曰:「九疑五嶺,神仙之墟,山水幽奇,煙霞勝異。如陽朔之峰巒挺拔,博羅之洞府清虛,不可忘也。所以祝融棲神於衡阜,虞舜登仙於蒼梧,赫胥耀跡於潛峰。黃帝飛輪於鼎湖;其餘高真列仙,人臣輔相,騰翥逍遙者,無山無之。其故何哉?山幽而靈,水深而清,松竹交映,雲蘿杳冥,固非凡骨塵心之所愛也;況邃洞之中,別開天地,瓊膏滴乳,靈草秀芝,豈塵目能窺,凡屣可履也?得延年之道,而優遊其地,信為樂哉。」真元末,鄭餘慶謫(「謫」字原缺,據明抄本補。)郴州長史,門吏有自遠省餘慶者,未至郴十餘里,店中駐歇,與玄真相遇,狀貌如二十三四,神彩俊邁,詞多稽古,時語及開元、麟德間事,有如目睹。又言明年二月,餘慶當復歸朝;余言皆神異。問其姓氏,再三不答。懇詰之。云:「某有志林泉,久棄鄉國,不欲骨肉知此行止。姓薛,名玄真。」門吏話於餘慶。令人訪尋,無復蹤跡。明年二月,餘慶徵還,及到長安,語及異事,給事中薛伯高流涕對曰:「某高祖,自左常侍棄官入道,隱終南,不知所終,是矣。」(出《仙傳拾遺》)
【譯文】
薛玄真,是唐朝給事中薛伯高的高祖,青年時期就愛好道術,不喜歡名聲仕宦,遨遊在雲泉之間,獲得了長生的道術,經常山嶺間居住休息。每逢遇到人就說:「九疑和五嶺是神仙的匯聚地,那裡山水幽雅奇特,雲霞優美奇異。像陽朔的峰巒那樣直立而高聳,像博羅的洞府那樣秀麗幽靜,讓人不可以忘懷。所以,祝融在衡阜棲神,虞舜在蒼梧登仙,赫胥在潛峰耀跡,黃帝在鼎湖飛輪。其餘的高真列仙,人臣輔相,飛騰的逍遙者,那個名山沒有他們呢?那原因是什麼呢?山幽而靈氣現,水深而清涼生,松樹竹林交相輝映,雲蘿杳冥,這本來不是凡骨塵心的凡人所喜愛的;何況深洞中,又是另一種天地,瓊膏滴乳,靈草秀芝,怎麼能是凡夫的眼睛可能窺視,凡夫的鞋可以踐踏的呢?獲得延年的道術,並且悠閒自得地遊覽那些地方,實在是個樂趣呀!」德宗真元末年鄭餘慶被貶謫到郴州作長史,他門下的官吏有從遠方來探望鄭餘慶的,還沒有到郴州,在離郴州十多里的店中住下歇息,與薛玄真相遇。薛玄真的身形相貌像二十三四歲的樣子,神采奕奕,才智出眾,詞多考古,經常說到開元、麟德年間的事,有如親眼所見一樣。又說明年二月,鄭餘慶應當官復原職回朝。其餘的話都神奇異常。問他的姓氏,三番五次,都不予回答。後來,懇切地追問他,他才說:「我有志於山林,拋棄家鄉、故國都已經很久了,不想讓子孫知道我在這裡的行止。我姓薛,名玄真。」門吏把所見告訴給鄭餘慶。鄭餘慶派人尋訪,不再有他的蹤跡了。明年二月,鄭餘慶應召還朝。到達長安,說到奇異的事,給事中薛伯高流涕對鄭餘慶說:「薛玄真是我的高祖,自左常侍,棄官入道,隱居終南山,不知道他的終了,看來你說的就是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