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家黃石公《素書》02.【正道章第二】古文翻譯成現代文

正道章第二

正道章,「正」即證也。證自然之道的作用及功能,故以「正道」為章名。
此章主旨,是闡發自然之道的作用及功能。本章共分三段,第一段是以出乎其類,拔乎其萃——「俊」的德行才質來證明大道的體性。第二段是以堅強剛毅,人中殊甚——「豪」的儀表、清廉來證實大道的作用。第三段是以特出卓越,剛毅堅貞——「傑」 的浩然正氣來證明大道的功能。
德足以懷遠,
德:能體現自然之道整體作用的謂之「德」。德行充實於內心 的人,道的作用及人的精神似電波一樣,流露發射於宇宙之中, 他的神氣力量在無形中吸引著萬物,故使人內懷喜悅之心,近者 歸,遠者服。正如老子所說:「善結,無繩約而不可解。」
《莊子·德充符》中有這樣一個故事:衛國有一個德行純全而面容醜陋的人,名叫哀駘它,男子和他相處,不想離開,女子見了他,寧願給他當偏妾,不肯給別人作正妻。他一無權勢地位,二無錢財,三無超人才能,然而人們都願依附他、親近他。這正是本書中所說的「德足以懷遠」。又如《尚書·大禹謨》中記載說,舜讓位於禹時,有苗國不願順從,舜讓禹以兵力征討,有一個名叫益的大臣勸說:「唯德動天,無遠弗屆,滿招損,謙受益,時乃天道。」於是舜班師回朝,增修其德,七旬之後,苗國自來朝貢。
信足以一異,

*:信:信賴。
*:一:綜合,統一。
*:異:不同。
天地之間,品物萬類,各因所稟,各據特性,巧拙賢愚,強弱剛柔,飛潛動植,胎卵濕化,金木水火,男女雄雌,三教九流,士農工商,異類同載於統一的大化之中。因物物稟賦不同,所以趨去背向有異,愛惡取捨有殊,以致「方以類聚,物以群分」,然則用何方法使這些千般異類達到綜合統一呢?以奸詐虛偽來籠絡,是為苟得,待識破之後,仍會分離。以詭怪奇計來詐騙,是為苟安,物必以此還報於我。既此,用奸詐詭計綜合異類,不可濟事。故必以誠實(信),可使群體統一,互為生息,相安協調。何以知其然也?金木水火四類物體,它們的性質與現象,不但截然不同,而且,各據特性而相剋。唯獨寬廣、忠厚、誠實、穩固的土(大地)能使四類綜合而統一。木非土不長,金無土不生,火離土不燃,水背土氾濫。因此,人應取法土的誠實穩固之德,對事物應以寬宏、忠厚對待之。表裡如一,言行一致,方可取信於民,統一異類。
義足以得眾,
處事接物,應無一事而不順其理,無一物而不得其宜。愈是如此,必愈足以服眾。
才足以鑒古,
*:才:賢能,才幹。
*:鑒古:評定。
稟賦先天正氣之厚者,後天的才質肯定強足,智能敏捷。這種人能通曉事物之間的情理,更可識別往昔之所事,鑒定古人之所為。例如,文王能識辨八卦易象之數,故為卦爻作辭以告吉凶。孔子能理解先聖修齊治平之道,纂六經垂訓後世,蓋因稟賦之厚,才質充足所致。
明足以照下,
*:明:光明。
自然之道的體性是「湛然常寂」,清徹透明。泰山雖大,盡照其表。秋毫雖小,鹹察其裡。人稟道的這種體性,則心境圓明,虛白朗曜,無處不照,無所不燭。常人因七情六慾、私心慮念過甚,障蔽了自性,致使空白的心地一團漆黑,不能自明。因此,人應遣除私慾,驅逐情妄。莊子曰:「虛室生白,吉祥止止。」如此,先天性體,自然充足,猶如日月高懸,萬國九州,盡照無遺,善惡是非,全覽無漏。
君子如能體此性,則心正意誠,能明察下臣之忠奸;臣子如體此性,則心地清廉,可辨萬民之是非。
此人之俊也;
*:俊:才智超群,出類拔萃。
在人群中,德才兼備,信義充足,能出類拔萃的人,稱之為「俊」。因此,欲為人類之俊者,則必須具備德性純全、信義實足、才質超群等條件。
行足以為儀表,
*:行:行為,表現。
*:儀表:容貌、姿態、標準、楷模。
行為端莊、肅穆、威嚴,如此則能給人們在做人上作楷模與典範,在行事上作標準與師表。故《詩》曰:「穆穆文王,於輯熙敬止。」又云:「桃之夭夭,其葉蓁蓁,之子于歸,宜其家人。」《論語》云:「其儀不忒,正是四國,其為父母兄弟足法,而後民法之也。」以上均是描述道盛德善的君子,言行舉止的肅穆莊嚴,使人們慕悅而足可取法的「儀表」。
智足以決嫌疑,
*:嫌疑:疑惑。
心地迷惘,知見窄淺,遇事必然疑惑,心念踟躕,優柔不決。唯有天性敏捷,智見廣足者,逢事才能決然果斷,析疑解惑。
信可以使守約,
*:約:事先商定,共同遵守的盟約。
內懷忠貞,誠實無妄,那麼在彼此交接事物的過程中,在遇到任何艱難困苦的情況下,可以堅守事先商定的盟約。
廉可以使分財,
*:廉:廉潔。
清白廉潔,不沾不污,心地公平,無私無偏,如此則處事必公,分財必均。
此人之豪也;
才高智廣,人中殊甚者稱豪。
「豪」的條件是:莊敬言行,有足以為人們取法的「儀表」,博學智廣,遇事而能明斷是非,誠實無妄,與物交接能堅守盟約,處事公正。
守職而不廢,
*:職:職責,職位。
*:廢:背離,拋棄。
身負關乎國家安危的職責,應當逢艱險而不逃離,臨大難能堅守。如守關將陸登,臨殺身之險而不離職,此之類也。
處義而不回,
內心忠貞,堅守理義,於生死關頭,確然不改初衷。桃園結義,關雲長寧死於土山而不肯投曹,此之類也。
見嫌而不苟免,
*:嫌:疑忌。
被人猜疑不急於為自己辯解避嫌。
見利而不苟得,
君子愛財,取之有道。
不道不德、不仁不義而得者,均為飲鴆止渴、割脯救饑,苟得一時片刻而已。故特出卓越的人,見利必察其可否,不會唯利是圖,見利忘義。
此人之傑也。
*:傑:特出而卓越
堅貞、剛毅、公正、浩然、不苟免、不苟得,以此超出眾人之上者為「傑」。其條件是,艱難確然而不廢其職,迫生死而能恪守其義,不苟且於非理,不苟得於非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