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1神仙女仙卷_0120.【章全素】古文現代文翻譯

吳郡蔣生,好神仙。弱歲棄家,隱四明山下,嘗從道士學煉丹。遂葺爐鼎,爨薪鼓鞴,積十年;而煉丹卒不成。其後寓游荊門,見有行乞於市者,膚甚頝,裸然而病,且寒噤不能語。生憐其窮困,解裘衣之,因命執侍左右。徵其家。對曰:「楚人章氏子,全素其名,家於南昌,有沃田數百畝。屬年饑,流徙荊江間,且十年矣。田歸於官,身病不能自振,幸君子憐而容焉。於是與蔣生同歸四明山下。而全素甚惰,常旦寐自逸。蔣生惡罵而捶者不可計。生有石硯在几上,忽一日,全素白蔣生曰:「先生好神仙者,學煉丹且久矣。夫仙丹食之,則骨化為金,如是安有不長生耶?今先生神丹,能化石硯為金乎?若然者,吾為先生有道術士。」生自度不果,心甚慚;而以他詞拒之曰:「汝傭者,豈能知神仙事乎!若妄言,自速笞罵之辱。」全素笑而去。後月餘,全素於衣中出一瓢甚小,顧謂蔣生曰:「此瓢中有仙丹,能化石為金。願得先生石硯,以一刀圭傅其上。可乎?」蔣生性輕果,且以為誕妄,詬罵曰:「吾學煉丹十年矣,尚未能窮其妙;傭者何敢與吾喋喋議語耶!」全素佯懼不對。明日,蔣生獨行山水間,命全素守舍,於是鍵其門而去。至晚歸,則見全素已卒矣。生乃以簀蔽其屍,將命棺而瘞於野。及徹其簀,而全素屍已亡去,徒有冠帶衣履存焉。生大異,且以為神仙得道者,即於幾上視石硯,亦亡矣。生益異之。後一日,蔣生見藥鼎下有光。生曰:「豈非吾仙丹乎?」即於燼中探之,得石硯,其上寸餘,化為紫金,光甚瑩徹。蓋全素仙丹之所化也。生始悟全素果仙人,獨恨不能識,益自慚恚。其後蔣生學煉丹卒不成,竟死於四明山。(出《宣室志》)
【譯文】
吳郡的蔣生,喜歡神仙。二十歲的時候離開家,隱居在四明山下。他曾經跟道士學習煉丹術。於是他就修爐灶,置鐵鍋,拉風箱,燒柴薪,一幹就是十年。但是他沒有煉出丹來。後來他遷居到荊門,在市上看到一個要飯的。要飯的人膚色很憔悴,裸著身子,還有病,而且打著寒噤不能說話。蔣生可憐他窮困,脫下自己的衣服給他穿。於是蔣生讓他跟隨自己。他打聽這個人的家。要飯的回答說:「我是楚人,姓章,名全素,家住南昌,有幾百畝肥沃的田地,因為連年鬧饑荒,流落在荊江之間,將近十年了。田產歸了官,身體有病不能自己救助,多虧您可憐我收留我。」於是章全素和蔣生一起回到四明山下。章全素很懶,常常早晨睡懶覺,貪圖安逸。為這事,蔣生厭惡他,打罵他不知多少次。蔣生有一塊石硯放在几案上。忽然有一天,章全素對蔣生說:「先生是好神仙的人,學習煉丹已經很長時間了。吃了仙丹,就可以化骨為金,這樣哪有不長生的呢?現在先生的神丹,能把這塊石硯變成金子嗎?如果能這樣,我才認為先生是一位有道的術士。」蔣生自己估計辦不到,心裡很慚愧,卻用別的話拒絕他說:「你是一個僕人,哪能知道神仙的事呢?你要是胡說八道,可是自己來討打罵!」章全素笑著離開了。一個多月以後,章全素從衣服裡取出一個很小的瓢來,看著對蔣生說:「這個瓢裡有仙丹,能把石頭變成金子。我願意得到先生的石硯,把一刀圭的仙丹放在那上面,可以嗎?」將生生性輕率作判斷,以為這是胡扯,就罵道:「我學煉丹十年了,還不能徹底弄清它的奧妙,你是一個僕人怎敢和我喋喋不休地大講特講呢?」章全素假裝害怕不回答。第二天,蔣生要到山水間獨自行走,讓章全素看家,於是就鎖上門走了。到了晚上回來,卻看到章全素已經死了。蔣生就用竹蓆蓋上他的屍體,要做棺材把他葬到野外。等到撤掉蓆子,發現章全素的屍體已經沒有了,只有帽子、衣服和鞋留在那裡。蔣生非常奇怪,以為他是得道的神仙,立即回頭看几案上的石硯,也沒有了。蔣生更奇怪。一天之後,蔣生發現藥鍋的下邊有光亮,便說:「難道是我的仙丹嗎?」他立即就到灰燼裡尋找,找到了石硯,石硯上一寸多的地方,變成了紫金,光亮非常瑩澈。大概是章全素的仙丹化的。蔣生這才明白,章全素果然是位仙人,只恨當初不認識他。蔣生更加慚愧,悔恨。這以後蔣生學煉丹到底沒成功,終於死在四明山。

卷第三十二 神仙三十二
王賈 顏真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