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遷《史記》【史記樊酈滕灌列傳第三十五】古文翻譯成白話文

樊酈滕灌列傳第三十五
張連科 譯注
【說明】本傳是樊噲、酈商,夏侯嬰、灌嬰四個人的合傳。這四個人都是劉邦手下能征慣戰的將領,所以司馬遷把他們放在一起來描寫。在描寫的時候,作者既注意到同中之異,也注意到異中之同。例如,他們四個人都為大將,這是相同點;但是他們所帶領的兵種不一樣,這是相異之處。樊噲率領步兵,攻城野戰,多次率先登城。而夏侯嬰則是率領戰車部隊,南征北戰,雖然攻堅步不如兵,然而卻可以橫掃千里,長驅直入,劉邦之所以能迅速入關,攻破咸陽,這裡有夏侯嬰的一份功勞。灌嬰作為當時最為年輕的大將之一,在楚漢相爭的關鍵時刻被任命為騎兵將領。在垓下,灌嬰帶領騎兵追擊倉皇而逃的項羽,並在東城徹底打垮了他,部下五人共同斬下了項羽的頭顱。於是,對劉邦威脅最大的敵人也就被徹底消滅了。又如,樊噲、酈商,夏侯嬰、灌嬰四人都出身下層,這是相同點;但是這四個人原來所從事的職業又不盡相同,這又是相異之處。樊噲原是一個殺狗的屠夫,灌嬰原是一個販賣布匹的小販,而夏侯嬰則是原沛縣官府中的馬車伕,作者不露聲色地寫出了這些生活經歷對其以後事業的重大影響和在未來軍事活動中所起的作用。因為他們都出身卑微,所以他們才忠心耿耿地追隨劉邦南北轉戰,無論環境如何險惡,處境如何艱難,他們都毫不動搖。再如,樊噲等四人都對劉邦一片赤誠,這是相同點;但他們四人和劉邦的關係卻不大一樣,這又是相異之處。相對而言,樊噲和滕公夏侯嬰與劉邦的關係更為密切一些,因為他們是貧賤之交,故舊知己,所以在劉邦犯了錯誤時,他們能夠予以補正。比如,在劉邦戰敗,為了使自己逃命,要扔掉自己兩個孩子的時候,夏侯嬰及時地把他們拉上車子,使他們免於一死;在黥布造反,劉邦又因病委靡不振的時候,樊噲闖宮力諫,使劉邦重振精神,帶病出征,平定了叛亂。由此可見,他們對劉邦事業的成功,所起的作用是巨大的。在《史記》的最後,司馬遷曾有一段對樊噲等人的總評價:「攻城野戰,獲功歸極,噲、商有力焉,非獨鞭策,又與之脫難。作《樊酈列傳》第三十五。」(卷一百三十《太史公自序》)這也許正是作者寫這篇傳記的主旨所在吧!
舞陽侯樊噲是沛縣人,以殺狗賣狗肉為生,曾經和漢高祖一起隱藏在鄉間。
當初跟從高祖在豐縣起兵,攻取了沛縣。高祖做了沛公,就以樊噲為舍人。接著,他跟隨沛公攻打胡陵、方與,回過頭來又鎮守豐縣,在豐縣城下,擊敗了泗水郡郡監所帶領的軍隊。再次平定沛縣,在薛縣西部,擊敗了泗水郡守所帶領的軍隊。在碭(dang,蕩)東,樊噲與章邯的部下司馬(ren,仁),交鋒,擊退敵軍,斬敵首十五級,被賜爵為國大夫。樊噲經常跟隨在沛公的身邊,沛公在濮陽攻打章邯的軍隊,攻城時他率先登城,斬首二十三級,被賜爵為列大夫。他跟從沛公攻打城陽,又是率先登城,同時還攻下了戶牖(yǒu,有),打敗了秦將李由的軍隊,斬敵首十六級,被賜上間爵。在成武,樊噲跟隨沛公圍住了東郡守尉,擊退敵軍,斬敵首十四級,俘虜十一人,被賜爵五大夫。跟從沛公襲擊秦軍,出兵亳(bo,博)南,在槓裡擊破了河間郡守的軍隊。在開封以北又大敗趙賁的軍隊,因為在戰鬥中英勇殺敵,率先登城,殺死一個偵察兵的頭目,斬敵首六十八級,俘虜二十七人,被賜卿爵。在曲遇,隨沛公攻破楊熊的軍隊。攻宛陵時,率先登城,斬首八級,俘虜四十四人,被賜爵,封號賢成君。跟隨沛公攻打長社、(huan,環)轅,斷絕了黃河渡口,向東攻打屍一帶的秦軍。又向南攻打犨邑的秦軍。在陽城打垮了南陽郡郡守呂(yǐ,以)的軍隊。再向東攻打宛城,率先登城。再向西攻酈縣,因為樊噲擊退敵軍,斬首二十四級,俘虜四十人,沛公對他再加封賞。進軍武關,來到霸上,殺秦都尉一人,斬首十級,俘虜一百四十六人,收降卒兩千九百人。
項羽駐軍戲下,準備進攻沛公。沛公帶領一百多騎兵來到項營,通過項伯的關係面見項羽,向項羽謝罪,說明自己並沒有封鎖函谷關,不讓諸侯軍進入關中的事。項羽設宴犒賞軍中將士,正在大家喝得似醉非醉的時候,亞父范增想謀殺沛公,命令項莊拔劍在席前起舞,想乘機擊殺沛公,而項伯卻一再擋在沛公的前面。這時只有沛公和張良在酒席宴中,樊噲在大營之外,聽說事情緊急,就手持鐵盾牌來到大營前。守營衛士阻擋樊噲,樊噲徑直撞了進去,站立在帳下。項羽注視著他,問他是誰。張良說:「他是沛公的參乘樊噲。」項羽稱讚道:「真是個壯士!」說罷,就賞給他一大碗酒和一條豬前腿。樊噲舉杯一飲而盡,然後拔出寶劍切開豬腿,把它全部吃了下去。項羽問他:「還能再喝一碗嗎?」樊噲說道:「我連死都不怕,難道還在乎這一碗酒嗎!況且我們沛公首先進入並平定咸陽,露宿霸上,以此來等待您的到來。大王您今天一到這裡,就聽信了小人的胡言亂語,跟沛公有了隔閡,我擔心天下從此又要四分五裂,百姓們都懷疑是您一手造成的啊!」項羽聽罷,沉默不語。沛公借口要去上廁所,暗示樊噲一同離去。出營之後,沛公把隨從車馬留下,獨自騎一匹馬,讓樊噲等四個人步行跟隨,從一條山間小路跑回霸上的軍營。卻命令張良代替自己向項羽辭謝。項羽也就至此了事,沒有誅殺沛公的念頭了。這一天若不是樊噲闖進大營責備項羽的話,沛公的事業幾乎就完了。第二天,項羽帶領軍隊進入咸陽,大肆屠戮,立沛公為漢王。漢王也就封樊噲為列侯,號臨武君。後又升任郎中,跟隨漢王進入漢中。
當漢王回軍平定三秦的時候,樊噲單獨帶兵在白水以北攻打西城縣丞的軍隊,又在雍縣之南攻打雍王章邯的輕車騎兵,都打敗了他們。跟從漢王攻打雍縣、(tai,台)縣縣城,率先登城。在好畤(zhi至)攻打章平的軍隊,攻城時樊噲又先登城。帶頭衝鋒陷陣,殺死縣令一人,縣丞一人,斬首十一級,俘虜二十人,升先郎中騎將。跟隨漢王在壤東攻打秦軍的車騎部隊,擊退敵人的進攻,升任將軍。在進攻趙賁的軍隊時,在攻取郿(mei,眉),槐裡、柳中、咸陽的戰鬥中,以及引水灌廢丘的敵軍,樊噲的功勞都最大。到了櫟(yue,月)陽,漢王把杜陵的樊鄉賜給樊噲當作食邑。跟從漢王進攻項羽,血洗了煮棗。在外黃,擊敗了王武、程處所帶領的部隊。接著又先後攻打鄒縣,魯城、瑕丘和薛縣。項羽在彭城把漢王打得大敗,全部收復了魯、梁一帶的地盤。樊噲回軍到滎陽,漢王又給他增加了平陰兩千戶作為他的食邑,以將軍之職守衛廣武。一年之後,項羽帶兵東去。樊噲又跟從漢王攻打項羽,攻取了陽夏,俘虜了楚國周將軍的士卒四千人。把項羽圍困在陳縣,把他打得大敗。樊噲血洗了胡陵。
項羽死後,漢王立為皇帝,因樊噲堅守城池和出擊作戰有功,又加封食邑八百戶。跟隨高祖攻打反叛的燕王臧荼,並俘虜了他,平定了燕地。楚王韓信發動叛亂,樊噲隨從高祖到陳縣,逮捕了韓信,平定了楚地。高祖改賜列侯的爵位,與諸侯剖符為信,讓他們世代相傳不絕。高祖把樊噲以前的食邑除去,賜食舞陽,號為舞陽侯。樊噲又歎以將軍之職跟隨高祖前往代地,攻打反叛的韓王信。從霍人一直打到雲中,都是樊噲和絳侯周勃等人共同平定的,於是又增加食邑一千五百戶。後來,樊噲又率領人馬襲擊叛臣陳豨和曼丘臣的軍隊,襄國大戰,在攻取柏人縣時,率先登城,又降服平定了清河,常山兩郡的二十七個縣,搗毀了東垣縣城,以此功升任左丞相。在無終、廣昌,擊破了綦毋卬(ang,昂),尹潘的軍隊,並且活捉了他們二人。在代南,擊破了陳豨手下的胡人將領王黃所帶領的軍隊。接著,又進軍參合,攻打韓王信的軍隊,他所帶領的將士斬殺韓王信。在橫谷,大敗陳豨的胡人騎兵部隊,斬殺了將軍趙既,俘虜了代國丞相漢梁、郡守孫奮,大將軍王黃、太僕解以及將軍等十人 。和諸將領共同平定了代地的鄉邑七十三個。在此之後,燕王盧綰起兵造反,樊噲以相國之職帶兵攻打盧綰,在薊縣之南擊破盧綰丞相所帶領的軍隊,平定了燕地共十八個縣,五十一個鄉邑。於是高祖又給樊噲增加食邑一千三百戶,確定他作為舞陽侯的食邑共五千四百戶。樊噲跟從高祖征戰時,共斬敵人首級一百七十六個,俘虜敵兵一百八十八人。他自己單獨帶兵打仗,打垮過七支敵軍,攻下過五座城池,平定了六個郡,五十二個縣,並俘虜過敵人丞相一人,將軍十二人,二千石以下到三百石的官員十一人。
樊噲因為娶了呂後的妹妹呂須為妻,生下兒子呂伉,因此和其他將領相比,高祖對樊噲更為親近。
以前在黥布反叛的時候,高祖一度病得很厲害,討厭見人,他躺在宮禁之中,詔令守門人不得讓群臣進去看他。群臣中如絳侯周勃、灌嬰等人都不敢進宮。這樣過了十多天,有一次樊噲推開宮門,逕直闖了進去,後面群臣緊緊跟隨。看到高祖一人枕著一個宦官躺在床上。樊噲等人見到皇帝之後,痛哭流涕地說:「想當初陛下和我們一道從豐沛起兵,平定天下,那是什麼樣的壯舉啊!而如今天下已經安定,您又是何等的疲憊不堪啊!況且您病得不輕,大臣們都驚慌失措,您又不肯接見我們這些人來討論國家大事,難道您只想和一個宦官訣別嗎?再說您難道不知道趙高作亂的往事嗎?」高祖聽罷,於是笑著從床上起來。
後來盧綰謀反,高祖命令樊噲以相國的身份去攻打燕國。這時高祖又病得很厲害,有人詆毀樊噲和呂氏結黨,皇帝假如有一天去世的話,那麼樊噲就要帶兵把戚夫人和趙王如意這幫人全部殺死。高祖聽說之後,勃然大怒,立刻命令陳平用車載著絳侯周勃去代替樊噲,並在軍中立刻把樊噲斬首。陳平因懼怕呂後,並沒有執 行高祖的命令,而是把樊噲解赴長安。到達長安時,高祖已經去世,呂後就釋放了樊噲,並恢復了他的爵位和封邑。
漢惠帝六年(前189)時,樊噲去世了,謚號為武侯。他的兒子樊伉代其侯位。而樊伉的母親呂須也被封為臨光侯。在高後時,呂須也掌管政事,十分專斷,大臣們沒有不怕她的。樊伉代侯九年之後,呂後去世了。大臣們誅殺呂氏宗族和呂須的親屬,接著,又殺死了樊伉。舞陽侯這個爵位中斷好幾個月。等到漢文帝即位,這才封樊噲的妾所生的兒子樊市人為舞陽侯,恢復了原來的爵位和食邑。樊市人在位二十九年死去,謚號為荒侯。他的兒子樊他廣繼承侯位。六年之後,舞陽侯家中舍人得罪了樊他廣,非常怨恨他。於是就上書說:「荒侯市人因為有病而喪失生育能力,就讓他的夫人和他的弟弟淫亂而生下他廣。他廣在事實上並不是荒侯的兒子,因此更不應當繼承侯位。」皇帝下命令把此事交給官吏去審理。在漢景帝中元六年(前144)時,註銷了樊他廣的侯位,降他為平民百姓,封國食邑也一併撤除了。
曲周侯酈商是高陽人。在陳勝起兵反秦的時候,他聚集了一夥年輕人四處招兵買馬,得到好幾千人。沛公攻城奪地來到陳留,過了六個多月,酈商就帶領將士四千多人到歧投歸沛公。跟隨沛公攻打長社,率先登城,賜爵封為信成君。跟隨沛公攻打緱(gōu,勾)氏,封鎖了黃河渡口,在洛陽東面大破秦軍。跟著沛公攻取宛、穰兩地,另外又平定了十七個縣。自己單獨率軍攻打旬吳,平定漢中。
項羽滅秦之後,立沛公為漢王。漢王賜給酈商信成君的爵位,並以將軍的職位擔任隴西都尉。酈商自己單獨率軍平定了北地和上郡。在焉氏打敗了雍王章邯部下所率領的軍隊,在栒邑打敗了周類所率領的軍隊,在泥陽打敗了蘇駔所率領的軍隊。於是漢王把武成縣的六千戶賜給酈商,作為他的食邑。他以隴西都尉的職位跟隨沛公攻打項羽的軍隊達五個月之久,出兵巨野,和鍾離昧交戰,因激戰有功,沛公授予他梁國相印,又增封食邑四千戶。以梁國相國的職位跟隨漢王與項羽作戰達兩年又三個月,攻取胡陵。
項羽死了以後,漢王立為皇帝。這一年的秋天,燕王臧荼謀反,酈商以將軍的身份隨從高帝去攻打臧荼。在龍脫大戰時,酈商衝鋒陷陣,率先登城,在易下擊敗臧荼的軍隊。因殺敵有功,被升任右丞相,賜給他列侯的爵位,和其他諸侯一樣剖符為信,世世代代永不斷絕,以涿邑五千戶作為他的食邑,封號叫涿侯。以右丞相之職單獨帶兵平定上谷,接著又攻打代,高祖授予他趙國的相國之印。以右丞相加趙國相國的身份帶兵和絳侯周勃等人一起平定了代和雁們,活捉了代國丞相程縱,守相郭同,將軍以下到六百石的官員共十九人。凱旋之後,以將軍的身份擔任太上皇的護衛一年零七個月。然後又以右丞相之職攻打陳豨,搗毀東垣城牆。又以右丞相之職跟隨高帝進攻反叛的黥布,酈商領兵向敵人前沿陣地猛攻,奪取了兩個陣地,從而使漢軍能夠打垮黥布的軍隊。高帝把他的封邑改在曲周,增加到五千一百戶,收回以前所封的食邑。總計酈商一共擊垮三支敵軍,降服平定六個郡、七十三個縣,俘獲丞相,守相,大將各一人、小將二人、二千石以下到六百石的官員十九人。
酈商在侍奉孝惠,高後時,因身體不好,不能料理政事。他的兒子酈寄,字況,與呂祿很要好。等到高後去世時,大臣們想誅殺呂氏家族,但是呂祿身為將軍,統領北軍,太尉周勃進不了北軍的大營。於是就派人威脅強迫酈商,讓他的兒子酈況去欺騙呂祿。呂祿相信了酈況的話,就和他一起出去遊玩,使得太尉周勃才能夠進入軍營,控制北軍。這樣,才殺掉了呂氏家族。也就在這一年,酈商去世了,謚號為景侯。他的兒子酈寄繼承了侯位,天下人都說他出賣朋友。
孝景帝前元三年(前154),吳、楚、齊、趙等諸侯國聯合起兵造反,皇帝任命酈寄為將軍,圍攻趙城,但十個月都沒有攻克。等到俞侯欒布平定了齊國前來助戰,這才拿下了趙城,掃平了趙國。趙王劉遂自殺,封國被廢除。景帝中元二年(前148),酈寄打算娶景帝王皇后的母親平原君為妻。景帝大怒,把酈寄交給司法官吏去審理,判定他有罪,剝奪了侯爵爵位。景帝把酈商的另外一個兒子酈堅封為繆侯,以延續酈氏的後代。繆靖侯酈堅去世之後,他的兒子康侯酈遂成繼位。酈遂成死去之後,兒子懷侯酈世宗繼位。酈世宗去世之後,兒子酈終根繼承侯位,任太常,後來因為犯法,封國被撤消。
汝陰侯夏侯嬰是沛縣人。開始在沛縣縣府的馬房裡掌管養馬駕車。每當他駕車送完使者或客人返回的時候,經過沛縣泗上亭,都要找高祖去聊天,而且一聊就是大半天。後來,夏侯嬰擔任了試用的縣吏,與高祖更加親密無間。有一次,高祖因為開玩笑而誤傷了夏侯嬰,被別人告發到官府。當時高祖身為亭長,傷了人要從嚴懲罰,因此高祖申訴本來沒有傷害夏侯嬰,夏侯嬰也證明自己沒有被傷害。後來這個案子又翻了過來,夏侯嬰因受高祖的牽連被關押了一年多,挨了幾百板子,但終歸因此使高祖免於刑罰。
當初高祖帶領他的徒眾準備攻打沛縣的時候,夏侯嬰以縣令屬官的身份與高祖去聯絡。就在高祖降服沛縣的那天,高祖立為沛公,賜給夏侯嬰七大夫的爵位,並任命他為太僕。在跟隨高祖攻打胡陵時,夏侯嬰和蕭何一起招降了泗水郡郡監平,平交出胡陵投降了,高祖賜給夏侯嬰五大夫的爵位。他跟隨高祖在碭縣以東襲擊秦軍,攻打濟陽,拿下戶牖,在雍丘一帶擊敗李由的軍隊,他在戰鬥中駕兵車快速進攻,作戰勇猛,高祖賜給他執帛的爵位。夏侯嬰又曾經以太僕之職指揮兵車跟從高祖在東阿、濮陽一帶襲擊章邯,在戰鬥中駕兵車快速進攻,作戰勇猛,大破秦軍,高祖賜給他執珪的爵位。他又曾指揮兵車跟從高祖在開封襲擊趙賁的軍隊,在曲遇襲擊楊熊的軍隊。在戰鬥中,夏侯嬰俘虜六十八人,收降士兵八百五十人,並繳獲金印一匣。接著又曾經指揮兵車跟從高祖在洛陽以東襲擊秦軍。他駕車衝鋒陷陣,奮力拚殺,高祖賜與他滕公的封爵。接著又指揮兵車跟從高祖攻打南陽,在藍田、芷陽大戰,他駕兵車奮力衝殺,英勇作戰,一直打到了霸上。項羽進關之後,滅掉了秦朝,封沛公為漢王。漢王賜與夏侯嬰列侯的爵位,號為昭平侯。又以太僕之職,跟隨漢王進軍蜀、漢地區。
後來漢王回軍平定了三秦,夏侯嬰隨從漢王攻擊項羽的軍隊。進軍彭城,漢軍被項羽打得大敗。漢王因兵敗不利,乘車馬急速逃去。在半路上夏侯嬰遇到了孝惠帝和魯元公主,就把他們收上車來。馬已跑得十分疲乏,敵人又緊追在後,漢王特別著急,有好幾次用腳把兩個孩子踢下車去,想扔掉他們了事,但每次都是夏侯嬰下車把他們收上來,一直把他們載在車上。夏侯嬰趕著車子,先是慢慢行走,等到兩個嚇壞了的孩子抱緊了自己的脖子之後,才駕車奔馳。漢王為此非常生氣,有十多次想要殺死夏侯嬰,但最終還是逃出了險境,把孝惠帝、魯元公主安然無恙地送到了豐邑。
漢王到了滎陽之後,收集被擊潰的軍隊,軍威又振作起來,漢王把祈陽賜給夏侯嬰作為食邑。在此之後,夏侯嬰又指揮兵車跟從漢王攻打項羽,一直追擊到陳縣,最後終於平定了楚地。行至魯地,漢王又給他增加了茲氏一縣作為食邑。
漢王立為皇帝的這一年秋天,燕王臧荼起兵造反,夏侯嬰以太僕之職跟從高帝攻打臧荼。第二年,又跟從高帝到陳縣,逮捕了楚王韓信。高帝把夏侯嬰的食邑改封在汝陰,剖符為信,使爵位世世代代傳下去。又以太僕之職跟從高帝攻打代地,一直打到武泉、雲中,高帝給他增加食邑一千戶。接著又跟隨漢王到晉陽附近,把隸屬於韓信的匈奴騎兵打得大敗。當追擊敗軍到平城時,被匈奴騎兵團團圍住,困了整整七天不能解脫。後來高帝派人送給匈奴王的王后閼氏好多禮物,匈奴王冒頓這才把包圍圈打開一角。高帝脫圍剛出平城就想驅車快跑,夏侯嬰堅決止住車馬慢慢行走,命令弓箭手都拉滿弓向外,最後終於脫離險境。以此功,高帝把細陽一千戶作為食邑加封給夏侯嬰。又以太僕之職跟隨高帝在勾注山以北地區攻打匈奴騎兵,獲得大勝。以太僕之職在平城南邊攻擊匈奴騎兵,多次攻破敵陣,功勞最多,高帝就把奪來的城邑中的五百戶賜給他作為食邑。又以太僕之職攻打陳豨、黥布的反叛軍隊,衝鋒陷陣,擊退敵軍,又加封食邑一千戶。最後,皇帝把夏侯嬰的食邑定在汝陰,共六千九百戶,撤消以前所封的其它食邑。
夏侯嬰自從跟隨高帝在沛縣起兵,長期擔任太僕一職,一直到高帝去世。之後又作為太僕侍奉孝惠帝。孝惠帝和呂後非常感激夏侯嬰在下邑的路上救了孝惠帝和魯元公主,就把緊靠在皇宮北面的一等宅第賜給他,名為「近我」,意思是說「這樣可以離我最近」,以此表示對夏侯嬰的格外尊寵。孝惠帝死去之後,他又以太僕之職侍奉高後。等到高後去世,代王來到京城的時候,夏侯嬰又以太僕的身份和東牟侯劉興居一起入皇宮清理宮室,廢去了少帝,用天子的法駕到代王府第裡去迎接代王,和大臣們一起立代王為孝文皇帝,夏侯嬰仍然擔任太僕。八年之後去世,謚號為文侯。他的兒子夷侯夏侯灶繼承侯位,七年之後去世。兒子共侯夏侯賜繼承侯位,三十一年之後去世。他的兒子夏侯頗娶的是平陽公主,在他繼承侯位十九年時,也就是元鼎二年(前115)這一年,因為和他父親的御婢通姦,畏罪自殺,封國也被撤消。
穎陰侯灌嬰原是睢陽的一個販賣絲繒的小商人。高祖在剛剛起兵反秦,自立為沛公的時候,功城略地來到雍丘城下,章邯擊敗了項梁並殺死了他。而沛公也撤退到碭縣一帶,灌嬰以內侍中涓官的身份跟隨沛公,在成武打敗了東郡郡尉的軍隊,在槓裡打敗了駐守的秦軍,因為殺敵英勇,被賜與七大夫的爵位。後又跟隨沛公在亳縣以南及開封、曲遇一帶與秦軍交戰,因奮力拚殺,被賜與執帛的爵位,號為宣陵君。又跟隨沛公在陽武以西至洛陽一帶與秦軍交戰,在屍鄉以北地區擊敗秦軍,再向北切斷了黃河渡口,然後又領兵南下,在南陽以東打垮了南陽郡郡守呂的軍隊,這樣就平定了南陽郡。再往西進入武關,在藍田與秦軍交戰,因為英勇奮戰,一直打到霸上,被賜與執珪的爵位,號為昌文君。
沛公被封為漢王之後,漢王拜灌嬰為郎中之職。他跟從漢王進軍漢中,十月間,又被任命為中謁者。跟從漢王還師平定了三秦,攻取了櫟陽,降服了塞王司馬欣。回軍又把章邯圍在了廢丘,但未能攻克。後又跟隨漢王東出臨晉關,降服了殷王董翳(yi,億),平定了他所統轄的地區。在定陶以南地區與項羽的部下龍且、魏國丞相項他的軍隊交戰,經過激烈的拚搏,最後擊敗敵軍。因功被賜與列侯的爵位,號為昌文侯,杜縣的平鄉被封作他的食邑。
以後又以中謁者的身份跟隨漢王拿下碭縣,進軍彭城。項羽帶領軍隊出擊,把漢王打得大敗。漢王向西逃跑,灌嬰隨漢王撤退,在雍丘駐紮。王武、魏公申徒謀反,灌嬰隨從漢王出擊,並打垮了他們。攻克了外黃,再向西招募士卒,在滎陽駐紮。項羽的軍隊又來進攻,其中騎兵很多,漢王就在軍中挑選能夠擔任騎兵將領的人,大家都推舉原來的秦朝騎士重泉人李必、駱甲,他倆對騎兵很在行,同時現在又都擔任校尉之職,因此可以擔任騎兵將領。漢王準備任命他們,但他們二人說:「我們原為秦民,恐怕軍中士卒覺得我們靠不住,所以請您委派一名常在您身邊而又善於騎射的人做我們的首領。」當時灌嬰年齡雖然不大,但在多次戰鬥中都能勇猛拚殺,所以就任命他為中大夫,讓李必、駱甲擔任左右校尉,帶領郎中騎兵在滎陽以東和楚國騎兵交戰,把楚軍打得大敗。又奉漢王命令自己單獨率領軍隊襲擊楚軍的後方,斷絕了楚軍從陽武到襄邑的糧食供應線。在魯國一帶,打敗了項羽將領項冠的軍隊,部下將士們斬殺楚軍的右司馬,騎將各一人。擊敗柘公王武,軍隊駐紮在燕國西部一帶,部下將士們斬殺樓煩將領五人,連尹一人。在白馬附近,大破王武的別將桓嬰,所統帥的士兵斬都尉一人。又帶領騎兵南渡黃河,護送漢王到達洛陽,然後漢王又派遣灌嬰到邯鄲去迎接相國韓信的部隊。回來到敖倉時,他被升任為御史大夫。
在漢王三年(前204)時,灌嬰以列侯的爵位得到了杜縣的食邑平鄉。其後,他以御史大夫的身份率領郎中騎兵,隸屬於相國韓信,在歷下擊敗了齊國的軍隊,他所率領的士卒俘虜了車騎將軍華毋傷及將吏四十六人。迫使敵兵投降,拿下了臨菑,活捉齊國守相田光。又追擊齊國相國田橫到嬴、博,擊敗齊國騎兵,所率領的士卒斬殺齊國騎將一人,活捉騎將四人。攻克嬴、博,在千乘把齊國將軍田吸打得大敗,所率士卒將田吸斬首。然後跟隨韓信引兵向東,在高密攻打龍且和留公旋的軍隊,所率領的士卒將龍且斬首,活捉右司馬,連尹各一人、樓煩將領十人,自己親手活捉亞將周蘭。
齊地平定之後,韓信自立為齊王,派遣灌嬰單獨率軍去魯北攻打楚將公杲的軍隊,獲得全勝。灌嬰揮師南下,打敗了薛郡郡守所率領的軍隊,親自俘虜騎將一人。接著又進攻傅陽,進軍到達下相東南的僮城,取慮和徐城一帶。渡過淮河,全部降服了淮南的城邑,然後到達廣陵。其後項羽派項聲、薛公和郯公又重新收復淮北。因此灌嬰渡過淮河北上,在下邳擊敗了項聲,郯公,並將薛公斬首,拿下下邳。在平陽擊敗了楚軍騎兵,接著就降服了彭城,俘獲了楚國的柱國項佗,降服了留、薛、沛、酇、蕭、相等縣。攻打苦縣,譙縣,再次俘獲亞將周蘭。然後在頤鄉和漢王會師。跟隨漢王在陳縣一帶擊敗項羽的軍隊,所率領的士卒斬樓煩騎將二人,俘獲騎將八人。漢王給灌嬰增加食邑二千五百戶。
項羽在垓下大敗,然後突圍逃跑,這時,灌嬰以御史大夫之職受漢王命令帶領車騎部隊追擊項羽,在東城徹底擊垮了他。所率領的將士五人共同斬殺了項羽,他們都被封為列侯。又降服了左右司馬各一人,士兵一萬二千人,全部俘獲了項羽軍中的將領和官吏。接著,又攻克了東城、歷陽,渡過長江,在吳縣一帶打敗了吳郡郡守所率領的軍隊,俘獲了吳郡郡守。這樣,也就平定了吳、豫章、會稽三郡。然後回軍,又平定了淮北地區,一共五十二個縣。
漢王立為皇帝之後,又給灌嬰加封食邑三千戶。這一年的秋天,他以車騎將軍之職跟從高帝擊敗燕王臧荼的軍隊。第二年,跟從高帝到達陳縣,逮捕了楚王韓信。回朝之後,高帝剖符為信,使其世世代代不絕,把穎陰的兩千五百戶封給灌嬰作為食邑,號為穎陰侯。
此後,灌嬰又作為車騎將軍隨從高帝到代,去討伐謀反的韓王信,到馬邑的時候,奉皇帝命令率軍降服了樓煩以北的六個縣,斬了代國的左丞相,在武泉以北擊敗了匈奴騎兵。又跟隨高帝在晉陽一帶襲擊隸屬於韓王信的匈奴騎兵,所統帥的士卒斬殺匈奴白題將一人。秦皇帝命令一併率領燕趙、齊、梁、楚等國的車騎部隊,在硰石打敗了匈奴的騎兵。到平城的時候,被匈奴大軍團團圍住,跟隨高帝回軍到東垣。
在跟隨高帝攻打陳豨的時候,灌嬰受皇帝的命令單獨在曲逆一帶攻擊陳豨丞相侯敞的軍隊,大敗敵軍,所率領的士卒殺死了侯敞和特將五人。降服了曲逆、盧奴、上曲陽,安國、安平等地,攻克了東垣。
黥布造反的時候,灌嬰以車騎將軍之職率軍先行出征,在相縣,大敗黥布別將的軍隊,斬殺亞將、樓煩將共三人。又進軍攻打黥布上柱國的軍隊和大司馬的軍隊。又進軍擊破黥布別將肥誅的軍隊,灌嬰親手活捉左司馬一人,所率士卒斬其小將十人,追擊敵人的敗將殘兵一直到淮河沿岸。因此,皇帝又給他增加食邑二千五百戶。討平黥布之後,高祖還朝,確定灌嬰在穎陰的食邑共五千戶,撤銷以前所封的食邑。在歷次大戰中,灌嬰總計隨高帝俘獲二千石的官吏二人,另外自己率部擊破敵軍十六支,降服城池四十六座,平定了一個諸侯國、兩個郡、五十二個縣,俘獲將軍二人,柱國、相國各一人,二千石的官吏十人。
灌嬰在打敗了黥布回到京城時,高帝去世了。灌嬰就以列侯之職侍奉孝惠帝和呂太后。太后去世以後,呂祿等人以趙王的身份自置為將軍,駐軍長安,妄圖發動叛亂。齊哀王劉襄得知此事以後,發兵西進向京城而來,說要殺死不應該為王的人。上將軍呂祿等人聽說之後,就派遣灌嬰為大將,帶領軍隊前去阻擊。灌嬰來到滎陽,就和絳侯周勃等人商議,決定大軍暫時在滎陽駐紮,向齊哀王暗中示意準備誅殺呂氏的事,齊兵因此也就屯兵不前。絳侯周勃等人殺死諸呂之後,齊王收兵回到封地。灌嬰也收兵從滎陽回到京城,和周勃,陳平共同立代王為孝文皇帝。孝文皇帝於是就給灌嬰加封食邑三千戶,賜給黃金一千斤,同時任命他為太尉。
三年以後,絳侯周勃免除丞相職務回到自己封地上去了,灌嬰擔任丞相,撤銷了太尉之職。這一年,匈奴大舉入侵北地、上郡,皇帝命丞相灌嬰帶領騎兵八萬五千人,前去迎擊匈奴。匈奴逃跑之後,濟北王劉興居造反,皇帝下命令灌嬰收兵回京。又過了一年多,灌嬰死在丞相任上,謚號為懿侯。兒子平侯灌阿繼承了侯位。二十八年以後死去,兒子灌強繼承侯位。十三年之後,因為灌強有罪,侯位中斷了兩年。元光三年(前132),天子封灌嬰的孫子灌賢為臨汝侯,讓他作為灌嬰的繼承人。八年之後,灌賢因犯行賄罪,封國被撤消。
太史公說:我曾經到過豐沛,訪問當地的遺老,觀看原來蕭何、曹參、樊噲、滕公居住的地方,打聽他們當年的有關故事,所聽到的真是令人驚異呀!當他們操刀殺狗或販賣絲繒的時候,難道他們就能知道日後能附驥尾,垂名漢室,德惠傳及子孫嗎?我和樊噲的孫子樊他廣有過交往,他和我談的高祖的功臣們開始起家時的事跡,就是以上我所記述的這些。

舞陽侯樊噲者,沛人也。以屠狗為事1,與高祖俱隱。
初從高祖起豐,功下沛,高祖為沛公,以噲為舍人。從攻胡陵2,方與,還守豐,擊泗水監豐下,破之。復東定沛,破泅水守薛西,與司馬戰碭東,卻敵3,斬首十五級,賜爵國大夫。常從,沛公擊章邯軍濮陽,功城先登4,斬首二十三級,賜爵列大夫。復常從,從攻城陽,先登。下戶牖5,破李由軍,斬首十六級,賜上間爵。從攻圍東郡守尉於成武,卻敵,斬首十四級,捕虜十一人,賜爵五大夫。從擊秦軍,出亳南。河間守軍於槓裡6,破之。擊破趙賁軍開封北,以卻敵先登,斬侯一人7,首六十八級,捕虜二十七人,賜爵卿。從攻破楊熊軍於曲遇。攻宛陵,先登,斬首八級,捕虜四十四人,賜爵封號賢成君。從攻長社、轅,絕河津8,東攻秦軍於屍,南攻秦軍於犨。破南陽守於陽城。東攻宛城,先登。西至酈,以卻敵,斬首二十四級,捕虜四十人,賜重封9。攻武關,至霸上,斬都尉一人,首十級,捕虜百四十六人,降卒二千九百人。
1為事:為生,為掙飯吃的職業。2從:本文中一般指跟隨劉邦。3卻敵:殺退敵軍。4先登:率先登城。5下:攻克,攻佔。6軍:率軍駐紮,拒守。7候:軍候:軍隊中負責偵察敵情的軍官。8絕河津:指封鎖了黃河的重要渡口平陰津。9賜重封:增加封賞。
項羽在戲下,欲攻沛公。沛公從百餘騎因項伯面見項羽1,謝無有閉關事2。項羽既饗軍士3,中酒4,亞父謀欲殺沛公5,令項莊拔劍舞坐中6,欲擊沛公,項伯常(肩)〔屏〕蔽之。時獨沛公與張良得入坐,樊噲在營外,聞事急,乃持鐵盾入到營。營衛止噲,噲直撞入,立帳下。項羽目之,問為誰。張良曰:「沛公參乘樊噲7。」項羽曰:「壯士!」賜之卮酒彘肩8。噲既飲酒,拔劍切肉食,盡之。項羽曰:「能復飲乎?」噲曰:「臣死且不辭,豈特卮酒乎!且沛公先入定咸陽,暴師霸上9,以待大王。大王今日至,聽小人之言,與沛公有隙十,臣恐天下解,心疑大王也。」項羽默然。沛公如廁,麾樊噲去(13)。既出,沛公留車騎,獨騎一馬,與樊噲等四人步從,從間道山下歸走霸上軍,而使張良謝項羽。項羽亦因遂己,無誅沛公之心矣。是日微樊噲奔入營譙讓項羽(14),沛公事幾殆(15)。
明日(16),項羽入屠咸陽,立沛公為漢王。漢王賜噲爵為列侯,號臨武侯。遷為郎中(17),從入漢中。
1因:通過。2閉關事:指劉邦進入咸陽之後,想在關中為王,派兵把守函谷關,不許其它諸侯進入(參見卷八《高祖本紀》以下情事參見卷七《項羽本紀》)。3饗:用酒肉款待。4中酒:酒興正濃之際。5亞父:是項羽對范增的尊稱。6坐中:此指酒宴之上。坐,同「座」。7參乘:即「驂乘」,乘車時居於車右,也叫陪乘,如同後來的近待警衛人員。8卮酒彘(zhi,至)肩:一大杯酒一條前豬腿。卮,盛酒的器皿。彘,豬。 9暴(pu,瀑)師:指軍隊露宿。十隙:縫隙。這裡指感情上的不和。解:解體,即四分五裂。如:往……,到……。(13)麾:通「揮」。揮手,招呼。(14)微:非,沒有。譙(jiao,叫)讓:譴責,責備。(15)殆:危險。(16)明日:第二天。卷七《項羽本紀》作「居數日」。(17)遷:升任。
還定三秦,別擊西丞白水北1,雍輕車騎於雍南2,破之。從攻雍、城,先登。擊章平軍好畤,攻城,先登陷陣,斬縣令丞各一人,首十一級,虜二十人,遷郎中騎將。從擊秦車騎壤東,卻敵,遷為將軍。攻趙賁,下郿3,槐裡,柳中,咸陽;灌廢丘,最4。至櫟陽,賜食邑杜之樊鄉5。從攻項籍,屠煮棗。擊破王武,程處軍於外黃。攻鄒、魯、瑕丘、薛。項羽敗漢王於彭城,盡復取魯,梁地。噲還至滎陽,益食平陰二千戶6,以將軍守廣武。一歲,項羽引而東。從高祖擊項籍,下陽夏,虜楚周將軍卒四千人7。圍項籍於陳,大破之。屠胡陵。
1西丞:西縣縣丞。2雍:前一個「雍」指被項羽封為雍王的秦降將章邯,後一個「雍」是地名,指雍縣。3下:攻克,攻佔。4最:功勞最大。5食邑:卿大夫的封地,即采邑。收其稅賦而食,故名食邑。杜之樊鄉:杜縣的樊鄉。6益食:增加食邑。7周將軍:指周殷,因其叛楚降漢,故稱其周將軍。
項籍既死,漢王為帝,以噲堅守戰有功,益食八百戶。從高帝功反燕王臧荼,虜荼,定燕地。楚王韓信反,噲從至陳,取信,定楚。更賜爵列侯,與諸侯剖符1,世世勿絕,食舞陽,號為舞陽侯,除前所食。以將軍從高祖攻反韓王信於代2。自霍人以往至雲中,與絳侯等共定之3,益食千五百戶。因擊陳豨與曼丘臣軍,戰襄國,破柏人,先登,降定清河、常山凡二十七縣,殘東垣,遷為左丞相。破得綦毋卬、尹潘軍於無終、廣昌。破豨別將胡人王黃軍於代南,因擊韓信軍於參合。軍所將卒斬韓信,破豨胡騎橫谷,斬將軍趙既,虜代丞相馮梁,守孫奮,大將王黃、將軍、(太卜)太僕解福等十人。與諸將共定代鄉邑七十三。其後燕王盧綰反,噲以相國擊盧綰,破其丞相抵薊南,定燕地,凡縣十八,鄉邑五十一。益食邑千三百戶,定食舞陽五千四百戶。從,斬首百七十六級,虜二百八十八人。別4,破軍七,下城五,定郡六,縣五十二,得丞相一人,將軍十二人,二千石已下至三百石十一人。
1剖符:古時帝王授與諸侯和功臣的憑證,剖分為二,帝王和諸侯各執其一。2韓王信:是戰國韓襄王的後代,不同於淮陰侯韓信。3絳侯:指周勃。4別:指自己作為主將單獨率軍,不同於上之「從」,跟隨劉邦。
噲以呂後女弟呂須為婦1,生子伉,故其比諸將最親。
先黥布反時,高祖嘗病甚,惡見人,臥禁中2,詔戶者無得入群臣3。群臣絳,灌等莫敢入4。十餘日,噲乃排闥直入5,大臣隨之。上獨枕一宦者臥。噲等見上流涕曰:「始陛下與臣等起豐沛,定天下,何其壯也!今天下已定,又何憊也!且陛下病甚,大臣震恐,不見臣等計事,顧獨與一宦者絕乎6?且陛下獨不見趙高之事乎?」高帝笑而起。
1女弟:妹妹。2楚中:宮中。3戶者:看守宮門的人。4絳:指絳侯周勃。灌:指灌嬰。5排闥:推闖開門。闥,門。6顧:難道。絕:臨終訣別。
其後盧綰反,高帝使噲以相國擊燕。是時高帝病甚,人有惡噲黨於盧氏1,即上一日宮車晏駕2,則噲欲以兵盡誅滅戚氏,趙王如意之屬3。高帝聞之大怒,乃使陳平載絳侯代將,而即軍中斬噲。陳平畏呂後,執噲詣長安4。至則高祖已崩5,呂後釋噲,使復爵邑。
1惡:說人的壞話。黨:結黨。2此句是說,假使皇帝在某天去世,宮車晏駕,是對皇帝死亡的一種避諱的說法。3戚氏:指劉邦的寵妃戚夫人。4詣:到……。
孝惠六年,樊噲卒,謚為武侯1。子伉代侯。而伉母呂須亦為臨光侯,高後時用事專權,大臣盡畏之。伉代侯九歲,高後崩。大臣誅諸呂、呂須婘屬2,因誅伉。舞陽侯中絕數月。孝文帝即位,乃復封噲他庶子市人為舞陽侯3,復故爵邑。市人立二十九歲卒,謚為荒侯。子他廣代侯。六歲,侯家舍人得罪他廣,怨之,乃上書曰:「荒侯市人病不能為人4,今其夫人與其弟亂而生他廣!他廣實非荒侯子,不當代後。」詔下吏5。孝景中六年,他廣奪侯為庶人6,國除。
1謚:古時帝王,貴族,大臣,士大夫死後,依其生前的事跡給予的稱號。武:是給能征慣戰者的謚號,《謚法》云:「克定禍亂曰武。」2婘屬:通「眷屬」。3庶子:古稱非正妻所生的兒子為庶子。4為人:此指行人道,即生育下一代的能力。5下吏:交給有關官吏去審理。6庶人:平民百姓。
曲周侯酈商者,高陽人。陳勝起時,商聚少年東西略人1,得數千。沛公略地至陳留,六月餘,商以將卒四千人屬沛公於歧。從攻長社,先登,賜爵封信成君。從沛公攻緱氏,絕河津,破秦軍洛陽東。從攻下宛、穰,定十七縣。別將攻旬關,定漢中。
項羽滅秦,立沛公為漢王。漢王賜商爵信成君,以將軍為隴西都尉。別將定北地、上郡。破雍將軍焉氏2,周類軍栒邑,蘇駔軍於泥陽。賜食邑武成六千戶。以隴西都尉從擊項籍軍五月,出巨野,與鍾離昧戰,疾斗3,受梁相國印,益食邑四千戶。以梁相國將從擊項羽二歲三月,攻胡陵。
1略人:強制拉人入伙。2雍將軍:指雍正章邯部下的將軍。3疾斗:指奮力拚殺。
項羽既已死,漢王為帝。其秋1,燕王臧荼反,商以將軍從擊荼,戰龍脫,先登陷陣,破荼軍易下,卻敵,遷為右丞相,賜爵列侯,與諸侯剖符,世世勿絕,食邑涿五千戶,號曰涿侯。以右丞相別定上谷,因攻代,受趙國相印。以右丞相趙相國別與絳侯等定代、雁門,得代丞相程縱,守相郭同,將軍已下至六百石十九人。還,以將軍為太上皇衛一歲七月2。以右丞相擊陳豨,殘東垣。又以右丞相從高帝擊黥布,攻其前拒3,陷兩陳4,得以破布軍,更食曲週五千一百戶,除前所食。凡別破軍三,降定郡六,縣七十三,得丞相、守相、大將各一人,小將二人,二千石已下至六百石十九人。
1其秋:指高帝五年,即公元前202年的秋天,這年的七月臧荼反。2太上皇:指劉邦的父親太公。3前拒:前沿陣地。4陳:同「陣」。
商事孝惠、高後時,商病,不治1。其子寄,字況,與呂祿善。及高後崩,大臣欲誅諸呂,呂祿為將軍,軍於北軍2,太尉勃不得入北軍,於是乃使人劫酈商3,令其子況紿呂祿4,呂祿信之,故與出遊,而太尉勃乃得入據北軍,遂誅諸呂。是歲商卒,謚為景侯。子寄代侯。天下稱酈況賣交也5。
孝景前三年6,吳、楚、齊、趙反,上以寄為將軍,圍趙城,十月不能下。得俞侯欒布自平齊來,乃下趙城,滅趙,王自殺7,除國。孝景中二年8,寄欲取平原君為夫人9,景帝怒,下寄吏十,有罪,奪侯。景帝乃以商他子堅封為繆侯,續酈氏後。繆靖侯卒,子康侯遂成立,遂成卒,子懷侯世宗立。世宗卒,子侯終根立,為太常,坐法,國除。
1不治:不能料理事物。2北軍:漢朝駐守京師的部隊,因駐紮在長安城北,故名。3劫:強制,強迫。4紿:欺騙。5賣交:出賣朋友。6孝景前三年:即景帝前元三年,公元前154年。7王:指趙王劉遂,劉邦的孫子。8孝景中二年:即景帝中元二年,公元前148年。下句「吳、楚、齊、趙反」事參見卷一百六《吳王濞列傳》等篇。9取:同「娶」。平原君:景帝王皇后的母親臧兒的封號。十下寄吏:把酈寄交給法吏去審理。坐法:因犯法而被判罪。
汝陰侯夏侯嬰,沛人也。為沛廄司御1。每送使客還,過沛泗上亭,與高祖語,未嘗不移日也2。嬰已而試補縣吏3,與高祖相愛。高祖戲而傷嬰,人有告高祖。高祖時為亭長,重坐傷人4,告故不傷嬰,嬰證之。後獄覆5,嬰坐高祖系歲余,掠笞數百6,終以是脫高祖7。
1廄:馬房。司御:掌管養馬駕車的人。2移日:日影移動,形容時間較長。3已而:不久。試補:試用充任。4重坐傷人:官吏傷人,知法犯法,故加重治罪。5獄覆:獄辭翻覆。劉邦說沒傷害夏侯嬰,夏侯嬰也這樣證明,但法吏認為夏侯嬰是原告,因此被判為「誣告反坐」。6掠笞:用鞭、杖、竹板拷打犯人,以問供詞。7脫:開脫,免於刑罰。
高祖之初與徒屬欲攻沛也1,嬰時以縣令史為高祖使。上降沛一日2,高祖為沛公,賜嬰爵七大夫,以為太僕。從攻胡陵,嬰與蕭何降泗水監平,平以胡陵降,賜嬰爵五大夫。從擊秦軍碭東,攻濟陽,下戶牖,破李由軍雍丘下,以兵車趣攻戰疾3,賜爵執帛4。常以太僕奉車從擊章邯軍東阿、濮陽下,以兵車趣攻戰疾,破之,賜爵執珪。復常奉車從擊趙賁軍開封,楊熊軍曲遇。嬰從捕虜六十八人,降卒八百五十人,得印一匱5。因復常奉車從擊秦軍雒陽東,以兵車趣攻戰疾,賜爵封轉為滕公。因復奉車從攻南陽,戰於藍田、芷陽,以兵車趣攻戰疾,至霸上。項羽至,滅秦,立沛公為漢王。漢王賜嬰爵列侯,號昭平侯,復為太僕,從入蜀、漢。
1徒屬:徒眾,屬眾。2上:指高祖。3趣攻:急速進攻。趣通「促」。急、快。4執帛:此與下「執珪」:都是爵位名。5匱:匣子。
還定三秦,從擊項籍。至彭城,項羽大破漢軍。漢王敗,不利,馳去。見孝惠、魯元1,載之。漢王急,馬罷2,虜在後3,常蹶兩兒欲棄之4,嬰常收,竟載之,徐行面雍樹乃馳5。漢王怒,行欲斬嬰者十餘,卒得脫,而致孝惠、魯元於豐。
1魯元:劉邦的女兒(魯元公主)。2罷:通「疲」。3虜:指項羽的軍隊。4蹶:踏,用腳推。5面:面對面。雍樹:當時方言,指抱小孩子。意思是小孩子抱著大人的脖子,像吊在樹上似的。雍:通「擁」。
漢王既至滎陽,收散兵,復振,賜嬰食祈陽。復常奉車從擊項籍,追至陳,卒定楚1,至魯,益食茲氏。
漢王立為帝。其秋,燕王臧荼反,嬰以太僕從擊荼。明年,從至陳,取楚王信。更食汝陰,剖符世世勿絕。以太僕從擊代,至武泉、雲中,益食千戶。因從擊韓信軍胡騎晉陽旁,大破之。追北至平城2,為胡所圍,七日不得通。高帝使使厚遺閼氏3,冒頓開圍一角。高帝出欲馳,嬰固徐行,弩皆持滿外向,卒得脫。益食嬰細陽千戶。復以太僕從擊胡騎句注北,大破之。以太僕擊胡騎平城南,三陷陳,功為多,賜所奪邑五百戶。以太僕擊陳豨、黥布軍,陷陳卻敵,益食千戶,定食汝陰六千九百戶,除前所食。
1卒定楚:最後終於平定了楚地。2追北:追擊逃跑的敗軍。3厚遺閼氏(yān zhī,煙支):送給閼氏(即匈奴王后好多禮物)。
嬰自上初起沛,常為太僕,竟高祖崩。以太僕事孝惠。孝惠帝及高後德嬰之脫孝惠1、魯元於下邑之間也,乃賜嬰縣北第第一2,曰「近我」,以尊異之。孝惠帝崩,以太僕事高後。高後崩,代王之來3,嬰以太僕與東牟侯入清宮4,廢少帝5,以天子法駕迎代王代邸6,與大臣共立為孝文皇帝,復立太僕。八歲卒,謚為文侯。子夷侯灶立,七年卒。子共侯賜立,三十一年卒。子侯頗尚平陽公主7。立十九歲,元鼎二年8,坐與父御婢奸罪,自殺,國除。
1德:感恩戴德。2縣北第:指京師宮庭北面的住宅。縣,古指京城及周圍千里之地。3代王:指劉邦的兒子劉恆,即後來的漢文帝。4東侔侯:指齊悼惠王劉肥的兒子劉興居。事見卷九《呂太后本紀》、卷十《孝文本紀》。清宮:清理宮。這裡指清除宮廷中的呂氏殘餘勢力。5少帝:呂後把呂氏子假稱惠帝嬪妃所生,此人名劉弘,封為常山王,後立為帝,史稱為少帝。6法駕:天子的車駕。代邸:代王的住宅。7尚:指臣子娶君主的女兒,有高攀之意。8元鼎二年:公元前115年。元鼎,漢武帝第五個年號。
穎陰侯灌嬰者,睢陽販繒者也1。高祖之為沛公,略地至雍丘下,章邯敗殺項梁,而沛公還軍於碭,嬰初以中涓從擊破東郡尉於成武及秦軍於槓裡2,疾鬥,賜爵七大夫。從攻秦軍亳南、開封、曲遇,戰疾力3,賜爵執帛,號宣陵君。從攻陽武以西至雒陽,破秦軍屍北,北絕河津,南破南陽守陽城東,遂定南陽郡。西入武關,戰於藍田,疾力,至霸上,賜爵執珪,號昌文君。
沛公立為漢王,拜嬰為郎中,從入漢中,十月,拜為中謁者。從還定三秦,下櫟陽,降塞王4。還圍章邯於廢丘,未拔。從東出臨晉關,擊降殷王5,定其地。擊項羽將龍且,魏相項他軍定陶南,疾戰,破之。賜嬰爵列侯,號昌文侯,食杜平鄉6。
1繒:絲織品的總稱。古稱帛,漢稱繒。2中涓:皇帝的親近侍從官。3疾力:英勇作戰,奮力拚殺。4塞王:指秦降將司馬欣,他被項羽封為塞王。5殷王:指趙將司馬卯,亦為項羽所封。6杜平鄉:杜縣的平鄉。
夏以中謁者從降下碭,以至彭城。項羽擊,大破漢王。漢王遁而西1,嬰從還,軍於雍丘。王武、魏公申徒反,從擊破之。攻下黃2,西收兵,軍於滎陽。楚騎來眾,漢王乃擇軍中可為(車)騎將者,皆推故秦騎士重泉人李必,駱甲習騎兵,今為校尉,可為騎將。漢王欲拜之,必,甲曰:「臣故秦民,恐軍不信臣,臣願得大王左右善騎者傅之3。」灌嬰雖少,然數力戰,乃拜灌嬰為中大夫,令李必、駱甲為左右校尉,將郎中騎兵擊楚騎於滎陽東,大破之。受詔別擊楚軍後,絕其餉道4,起陽武至襄邑。擊項羽之將項冠於魯下,破之,所將卒斬右司馬、騎將各一人。擊破柘公王武,軍於燕西,所將卒斬樓煩將五人5,連尹一人。擊王武別將桓嬰白馬下,破之,所將卒斬都尉一人。以騎渡河南,送漢王到雒陽,使北迎相國韓信軍於邯鄲。還至敖倉,嬰遷為御史大夫。
1遁:逃跑。2下黃:奪取了黃、黃,指外黃縣。3傅:輔佐。4餉道:運送軍糧的通道。5樓煩將:指騎射精熟、武藝高超的騎兵將領。樓煩,是古西北少數民族,特善騎射,因此當時軍中稱善騎射者為「樓煩將」。
三年1,以列侯食邑杜平鄉2。以御史大夫受詔將郎中騎兵東屬相國韓信,擊破齊軍於歷下,所將卒虜車騎將軍華毋傷及將吏四十六人。降下臨菑,得其守相田光。追齊相田橫至嬴、博,破其騎,所將卒斬騎將一人,生得齊將四人。攻下嬴、博,破齊將田吸於千乘,所將卒斬吸。東從韓信攻龍且、留公旋於高密,卒斬龍且,生得右司馬、連尹各一人,樓煩將十人,身生得亞將周蘭3。
1三年:即漢王三年,公元前204年。2前已云「食杜平鄉」,此處又雲,所以王先謙認為前為衍文(見《漢書補注》)。3亞將:副將。
齊地已定,韓信自立為齊王,使嬰別將擊楚將公杲於魯北,破之。轉南,破薛郡長,身虜騎將一人。攻(博)〔博〕陽,前至下相以東南僮、取慮、徐。度淮,盡降其城邑,至廣陵。項羽使項聲、薛公、郯公復定淮北。嬰度淮北1,擊破項聲、郯公下邳,斬薛公,下下邳,擊破楚騎於平陽,遂降彭城,虜柱國項佗,降留、薛、沛、酇、蕭、相。攻苦、譙,復得亞將周蘭。與漢王會頤鄉。從擊項籍軍於陳下,破之,所將卒斬樓煩將二人,虜騎將八人。賜益食邑二千五百戶2。
項籍敗垓下去也,嬰以御史大夫受詔將車騎別追項籍至東城,破之。所將卒五人共斬項籍,皆賜爵列侯。降左右司馬各一人,卒萬二千人,盡得其軍將吏。下東城、歷陽。渡江,破吳郡長吳下3,得吳守,遂定吳、豫章、會稽郡。還定淮北,凡五十二縣。
1度:同「渡」。2益:增加。3吳:指吳縣。下有「遂定吳」之吳,指吳郡。吳郡郡治在吳縣。
漢王立為皇帝,賜益嬰三千戶。其秋1,以車騎將軍從擊破燕王臧荼。明年,從至陳,取楚王信。還,剖符,世世勿絕,食穎陰二千五百戶,號曰穎陰侯。
以車騎將軍從擊反韓王信於代,至馬邑,受詔別降樓煩以北六縣,斬代左相,破胡騎於武泉北。復從擊韓信胡騎晉陽下,所將卒斬胡白題將一人。受詔並將燕、趙、齊、梁、楚車騎,擊破胡騎於硰石。至平城,為胡所圍,從還軍東垣。
1其秋:指高祖五年,即公元前202年的秋天。
從擊陳豨,受詔別攻豨丞相侯敞軍曲逆下,破之,卒斬敞及特將五人1。降曲逆,盧奴、上曲陽、安國、安平。攻下東垣。
黥布反,以車騎將軍先出,攻布別將於相,破之,斬亞將、樓煩將三人。又進擊破布上柱國軍及大司馬軍。又進破布別將肥誅。嬰身生得左司馬一人,所將卒斬其小將十人,追北至淮上。益食二千五百戶。布已破,高帝歸,定令嬰食穎陰五千戶,除前所食邑。凡從得二千石二人2,別破軍十六,降城四十六,定國一,郡二,縣五十二,得將軍二人,柱國、相國各一人,二千石十人。
1特將:才能傑出,能夠單獨率軍作戰的將領。2凡:總共,共計。
嬰自破布歸,高帝崩,嬰以列侯事孝惠帝及呂太后。太后崩,呂祿等以趙王自置為將軍,軍長安,為亂。齊哀王聞之1,舉兵西,且入誅不當為王者2。上將軍呂祿等聞之,乃遣嬰為大將,將軍往擊之。嬰行至滎陽,乃與絳侯等謀,因屯兵滎陽,風齊王以誅呂氏事3,齊兵止不前。絳侯等既誅諸呂,齊王罷兵歸,嬰亦罷兵自滎陽歸,與絳侯,陳平共立代王為孝文皇帝。孝文皇帝於是益封嬰三千戶,賜黃金千斤,拜為太尉。
三歲,絳侯勃免相就國,嬰為丞相,罷太尉官。是歲4,匈奴大入北地、上郡,令丞相嬰將騎八萬五千往擊匈奴。匈奴去,濟北王反5,詔乃罷嬰之兵。後歲余,嬰以丞相卒,謚曰懿侯。子平侯阿代侯。二十八年卒,子強代侯。十三年,強有罪,絕二歲。元光三年6,天子封灌嬰孫賢為臨汝侯,續灌氏後。八歲,坐行賕有罪7,國除。
1齊哀王:劉襄。齊悼惠王劉肥的兒子。2不當為王者:指呂祿兄弟。劉邦曾有遺言,「非劉者勿王」,因此曰「不當」。3風:通「諷」,示意,暗示。4是歲:這一年,指漢文帝前元三年,即公元前177年。5濟北王:指齊悼王劉肥之子劉興居。6元光三年:公元前132年。元光,漢武帝第二個年號。7賕:賄賂。
太史公曰:吾適豐沛1,問其遺老,觀故蕭、曹、樊噲、滕公之家,及其素2,異哉所聞!方其鼓刀屠狗賣繒之時3,豈自知附驥之尾4,垂名漢廷,德流子孫哉5?余與他廣通6,為言高祖功臣之興時若此雲。
1適:到,往。2素:平素,這裡指平素的為人。3鼓刀:屠宰敲擊其刀有聲,故稱操刀為鼓刀。4附驥之尾:指跟隨劉邦打天下。5德流子孫:此指他們封侯之後,子孫後代都得到恩澤。6通:指有交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