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遷《史記》【史記田單列傳第二十二】古文翻譯註解

田單列傳第二十二
張連科 譯注
【說明】《田單列傳》是田單一個人的傳記,主要記述了戰國時期齊國將領田單率領即墨軍民擊敗燕軍的經過。
在此之前,齊國曾非常強大,齊湣王北敗燕國,南挫強楚,西攻暴秦,並幫助趙國滅掉中山,攻佔宋國,擴充了國土一千多里。而燕昭王為了報殺父之仇,尊重人才,禮賢下士,以樂毅為將,聯合趙、楚、韓、魏四國,統領五國大軍把齊湣王打得大敗,攻克了齊都臨淄,把無數財寶和傳國的禮器都運回燕國。整個齊國都被燕軍佔領,只有莒和即墨兩城未被攻克。
在這緊急的關頭,在即墨守城長官陣亡的情況下,田單受命於危難之際,被推為首領。作者以濃墨重彩寫了田單在戰前與敵人鬥智。田單先利用新上台的燕惠王和樂毅之間的矛盾,巧施反間計,撤掉了名將樂毅,換上了騎劫,再用計讓燕軍割下了齊國降卒的鼻子,挖了齊人的祖墳,這些舉動都使齊人士氣大增。
在這種情況下,田單又和士兵同甘共苦,親自手持工具修築工事,並把自己最喜歡的妻妾都編入軍隊之中,進一步使內部團結一心,共擊燕軍。同時,為了麻痺敵人,田單又讓老弱女子上城守衛,派遣使者約期投降,又讓富豪之家送去重金賄賂燕將。
就這樣,經過多方面的準備,提高了自己的士氣,削弱了敵人的戰鬥力,為最後的勝利奠定了基礎。
即墨之戰是中國歷史上有名的出奇制勝的戰例。田單竟以火牛在前衝鋒陷陣,牛角上都綁有利刃,觸人非死即傷,牛身上又披著大紅色畫著五彩龍文的被服,帶著一種神異的色彩,作者繪聲繪色地描寫了這激動人心的歷史場景:「牛尾炬火光明照耀,燕軍視之皆龍文,所觸盡死傷。五千人因銜枚擊之,而城中鼓噪從之,老弱皆擊銅器為聲,聲動天地。」
這是何等輝煌、何等壯麗的情景!經過太史公如椽巨筆的描繪,使人有如臨其境,如聞其聲之感,更可見其深厚的藝術功力。
從本傳的寫法看,選材佈局有類小說,而不像人物傳記,其場面描寫和人物刻畫也一如小說。本傳通篇寫田單的奇事奇謀,歌頌田單運用奇謀戰勝敵人的軍事天才。誠如清人吳見思所云:「田單是戰國一奇人,火牛是戰國一奇事,遂成太史公一篇奇文,其聲色氣勢,如風車雨陣,拉雜而來,幾令人棄書下席。」(《史記論文》)
田單是齊國田氏王族的遠房本家。在齊湣王時,田單擔任首都臨淄佐理市政的小官,並不被齊王重用。後來,到燕國派遣大將樂毅攻破齊國,齊湣王被迫從都城逃跑,不久又退守莒(jǔ舉)城。在燕國軍隊長驅直入征討齊國之時,田單也離開都城,逃到安平,讓他的同族人把車軸兩端的突出部位全部鋸下,安上鐵箍。不久,燕軍攻打安平,城池被攻破,齊國人爭路逃亡,都因被撞得軸斷車壞,被燕軍俘虜。只有田單和同族人因用鐵箍包住了車軸的緣故,得以逃脫,向東退守即墨。這時,燕國軍隊已經全部降服了齊國大小城市,只有莒和即墨兩城未被攻下。燕軍聽說齊湣王在莒城,就調集軍隊,全力攻打。大臣淖齒就殺死了齊湣王,堅守城池,抗擊燕軍,燕軍幾年都不能攻破該城。迫不得已,燕將帶兵東行,圍攻即墨。即墨的守城官員出城與燕軍交戰,戰敗被殺。即墨城中軍民都推舉田單當首領,說:「安平那一仗,田單和同族人因用鐵箍包住車軸才得以安然脫險,可見他很會用兵。」於是,大家就擁立田單為將軍,堅守即墨,抗擊燕軍。
過了不久,燕昭王去世,燕惠王登位,他和樂毅有些不和。田單聽到這個消息之後,就派人到燕國去行使反間計,揚言說:「齊湣王已被殺死,沒被攻克的齊國城池只不過兩座而已。樂毅是害怕被殺掉而不敢回國,他以討伐齊國為名,實際上是想和齊國兵力聯合起來,在齊國稱王。齊國人心還未歸附,因此暫且拖延時間,慢慢攻打即墨,以便等待時機成熟再稱王。齊國人擔心的是,唯恐其他將領來帶兵,即墨城就必破無疑了。」燕惠王認為這些話是對的,就派大將騎劫去代替樂毅。
樂毅被免職之後就逃到趙國去了,燕軍官兵都為此忿忿不平。田單又命城中軍民在吃飯之前要祭祀祖先,使得眾多的飛鳥因爭食祭祀的食物,在城上盤旋飛舞。城外的燕軍看了,都感到很奇怪。田單又揚言說:「這是神仙要下界指導我們克敵致勝。」又對城裡人說:「一定會有神人來做我的老師。」有一個士兵說:「我可以當您的老師嗎?」接著就揚長而去。田單連忙站起來,把他拉過來,請他坐在面向東的上座,用侍奉老師的禮節來侍奉他。那個士兵說:「我欺騙了您,我真是一點本事也沒有。」田單說:「請您不要再說了。」接著就奉他為師。每次發號施令,一定要稱是神師的主意。他又揚言說:「我最怕的是燕軍把俘虜的齊國士兵割去鼻子,放在隊伍的前列,再和我們交戰,那即墨就必然被攻克。」燕軍聽到這話,就照此施行。城裡的人看到齊國眾多的降兵都被割去了鼻子,人人義憤填膺,全力堅守城池,只怕被敵人捉住。田單又派人施反間計說:「我很害怕燕國人挖了我們城外的祖墳,侮辱了我們的祖先,這可真是讓人寒心的事。」燕軍聽說之後,又把齊國人的墳墓全部挖出,並把死屍焚燒殆盡。即墨人從城上看到此情此景,人人痛哭流涕,都請求出城拚殺,憤怒的情緒增漲十倍。
田單知道現在是出戰的最好時機,於是就親自拿著夾板鏟掀,和士兵們一起修築工事,並把自己的妻子姬妾都編在隊伍之中,還把全部的食物拿出來犒勞士卒。命令裝備整齊的精銳部隊都埋伏起來,讓老弱婦女上城防守,又派使者去和燕軍約定投降事宜,燕軍官兵都高呼萬歲。田單又把民間的黃金收集起來,共得一千鎰,讓即墨城裡有錢有勢的人送給燕軍,請求說:「即墨就要投降了,希望你們進城之後,不要擄掠我們的妻子姬妾,讓我們能平安地生活。」燕軍將領非常高興,滿口答應。燕軍因此更加鬆懈。
田單于是從城裡收集了一千多頭牛,給它們披上大紅綢絹製成的被服,在上面畫著五顏六色的蛟龍圖案,在它們的角上綁好鋒利的刀子,把漬滿油脂的蘆葦綁在牛尾上,點燃其末端。又把城牆鑿開幾十個洞穴,趁夜間把牛從洞穴中趕出,派精壯士兵五千人跟在火牛的後面。因尾巴被燒得發熱,火牛都狂怒地直奔燕軍,這一切都在夜間突然發生,使燕軍驚慌失措。牛尾上的火把將夜間照得通明如晝,燕軍看到它們都是龍紋,所觸及到的人非死即傷。五千壯士又隨後悄然無聲地殺來,而城裡的人乘機擂鼓吶喊,緊緊跟隨在後面,甚至連老弱婦孺都手持銅器,敲得震天價響,和城外的吶喊聲匯合成驚天動地的聲浪。燕軍非常害怕,大敗而逃。齊國人在亂軍之中殺死了燕國的主將騎劫。燕軍紛亂,潰散逃命,齊軍緊緊追擊潰逃的敵軍,所經過的城鎮都背叛燕軍,歸順田單。田單的兵力也日益增多,乘著戰勝的軍威,一路追擊。燕進倉皇而逃,戰鬥力一天天減弱,一直退到了黃河邊上,原來齊國的七十多座城池又都被收復。於是田單到莒城迎接齊襄王,襄王也就回到都城臨淄來處理政務。
齊襄王封賞田單,賜爵號為安平君。
太史公說:用兵作戰要一面和敵人正面交鋒,一面用奇兵突襲制勝。善於用兵的人,總是能夠奇兵疊出而變化無窮的。正面的交鋒和背側的奇襲都要發生作用,這兩種戰術的相互轉化,就如同圓環沒有起止一般使人捉摸不定。用兵之初要像處女那樣沉靜、柔弱,誘使敵人敞開門戶,毫不戒備;然後在時機到來之時,就像逃脫的兔子一般快速、敏捷,使敵人來不及防禦。田單用兵,正是如此吧!

當初,在淖齒殺死齊湣王的時候,莒城人訪求齊湣王的兒子法章,在太史嬓(jiǎo皎)的家裡找到了他,他正在替人家種地澆田。太史嬓的女兒喜歡他並對他很好。後來法章就把自己的情況告訴了她,她就和法章私通了。等到莒城人共同擁立法章為齊王,以莒城抗擊燕軍,太史嬓的女兒就被立為王后,這就是人們所說的「君王后」。
燕軍在開始攻入齊國的時候,聽說畫邑人王蠋有才有德,就命令軍隊說:「在畫邑周圍三十里之內不許進入。」這是因為王蠋是畫邑人的緣故。不久,燕國又派人對王蠋說:「齊國有許多人都稱頌您的高尚品德,我們要任用您為將軍,還封賞給您一萬戶的食邑。」王蠋堅決推辭,不肯接受。燕國人說:「您若不肯接受的話,我們就要帶領大軍,屠平畫邑!」王蠋說:「盡忠的臣子不能侍奉兩個君主,貞烈的女子不能再嫁第二個丈夫。齊王不聽從我的勸諫,所以我才隱居在鄉間種田。齊國已經破亡,我不能使它復存,現在你們又用武力劫持我當你們的將領,我若是答應了,就是幫助壞人幹壞事。與其活著幹這不義之事,還不如受烹刑死了更好!」然後他就把自己的脖子吊在樹枝上,奮力掙扎,扭斷脖子死去。齊國那些四散奔逃的官員們聽到這件事,說:「王蠋只是一個平民百姓,尚且能堅守節操,不向燕人屈服稱臣,更何況我們這些享受國家俸祿的在職官員了!」於是他們就聚集在一起,趕赴莒城,尋求齊湣王的兒子,擁立他為齊襄王。

田單者,齊諸田疏屬也1。湣王時,單為臨淄市掾,不見知2。及燕使樂毅伐破齊,齊湣王出奔,已而保莒城。燕師長驅平齊,而田單走安平,令其宗人盡斷其車軸末而傅鐵籠3。已而燕軍攻安平,城壞,齊人走,爭塗4,以折車敗5,為燕所虜,唯田單宗人以鐵籠故得脫,東保即墨。燕既盡降齊城,唯獨莒、即墨不下。燕軍聞齊王在莒,並兵攻之。淖齒即殺湣王於莒,因堅守,距燕軍6,數年不下。燕引兵東圍即墨,即墨大夫出與戰,敗死。城中相與推田單,曰:「安平之戰,田單宗人以鐵籠得全,習兵。」立以為將軍,以即墨距燕。
1諸田:指齊王田氏宗族的各個分支。疏屬:血緣比較遠的宗族。2見知:被人瞭解,受重用。3傅鐵籠:用鐵箍緊緊套住。4爭塗:爭路而逃。塗,通「途」。5(wei喂):車軸末端。6距:通「拒」。抗拒。
頃之,燕昭王卒,惠王立,與樂毅有隙1。田單聞之,乃縱反間於燕2,宣言曰:「齊王已死,城之不拔者二耳。樂毅畏誅而不敢歸,以伐齊為名,實欲連兵南面而王齊3。齊人未附,故且緩攻即墨以待其事。齊人所懼,唯恐他將之來,即墨殘矣。」燕王以為然,使騎劫代樂毅。
樂毅因歸趙,燕人士卒忿。而田單乃令城中人食必祭其先祖於庭,飛鳥悉翔舞城中下食。燕人怪之。田單因宣言曰:「神來下教我。」乃令城中人曰:「當有神人為我師。」有一卒曰:「臣可以為師乎?」因反走4。田單乃起,引還,東鄉坐5,師事之。卒曰:「臣欺君,誠無能也。」田單曰:「子勿言也!」因師之。每出約束6,必稱神師。乃宣言曰:「吾唯懼燕軍之劓所得齊卒7,置之前行,與我戰,即墨敗矣。」燕人聞之,如其言。城中人見齊諸降者盡劓,皆怒,堅守,唯恐見得。單又縱反間曰:「吾懼燕人掘吾城外塚墓,僇先人8,可為寒心。」燕軍盡掘壟墓9,燒死人。即墨人從城上望見,皆涕泣,俱欲出戰,怒自十倍。
1有隙:在感情上有不和。2縱:發,放,行使。反間:利用間諜離間敵方內部,使其落入我方圈套而取勝。3南面:古以坐朝南為尊位,故天子諸侯見群臣,或卿大夫見僚屬,皆南面而坐。故後又泛指帝王或大臣的統治為南面。王齊:在齊國稱王。王,用如動詞。4反:同「返」。返回。5鄉:通「向」。6約束:規約,行使指揮權。7劓:割去鼻子,古代五刑之一。8僇:羞辱。9壟墓:墳墓。
田單知士卒之可用,乃身操版插1,與士卒分功,妻妾編於行伍之間,盡散飲食饗士2。令甲卒皆伏,使老弱女子乘城,遣使約降於燕,燕軍皆呼萬歲。田單又收民金,得千溢3,令即墨富豪遺燕將,曰:「即墨即降,願無虜掠吾族家妻妾,令安堵4。」燕將大喜,許之。燕軍由此益懈。
1版插:築土牆的工具和挖土的工具。2行伍:軍隊的代稱。因古時軍隊中五人為伍,二十五人為行。2饗:用酒食招待人。3溢:同「鎰」,古代重量單位,二十兩為鎰。4安堵:相安,安居。
田單乃收城中得千餘牛,為絳繒衣1,畫以五彩龍文,束兵刃於其角,而灌脂束葦於尾,燒其端。鑿城數十穴,夜縱牛,壯士五千人隨其後。牛尾熱,怒而奔燕軍,燕軍夜大驚。牛尾炬火光明炫耀2,燕軍視之皆龍文,所觸盡死傷。五千人因銜枚擊之3,而城中鼓噪從之,老弱皆擊銅器為聲,聲動天地。燕軍大駭,敗走。齊人遂夷殺其將騎劫。燕軍擾亂奔走,齊人追亡逐北4,所過城邑皆畔燕而歸田單,兵日益多,乘勝,燕日敗亡,卒至河上,而齊七十餘城皆復為齊。乃迎襄王於莒,入臨淄而聽政。
襄王封田單,號曰安平君。
1絳繒衣:大紅色絲帛製成的被服。2炬火:火把。3銜枚:枚的形狀如筷子,橫銜口中,以禁止喧嘩,古時軍中常用。4追亡逐北:追擊敗逃的敵人。亡:逃跑。北:敗逃。
太史公曰:兵以正合,以奇勝。善之者,出奇無窮。奇正還相生,如環之無端。夫始如處女,適人開戶1;後如脫兔,適不及距:其田單之謂邪!
1適:通「敵」。敵人。
初,淖齒之殺湣王也,莒人求湣王子法章,得之太史嬓之家,為人灌園。嬓女憐而善遇之。後法章私以情告女,女遂與通1。及莒人共立法章為齊王,以莒距燕,而太史氏女遂為後,所謂「君王后」也。
燕之初入齊,聞畫邑人王蠋賢,令軍中曰「環畫邑三十里無入」,以王蠋之故。已而使人謂蠋曰:「齊人多高子之義,吾以子為將,封子萬家。」蠋固謝。燕人曰:「子不聽,吾引三軍而屠畫邑。」王蠋曰:「忠臣不事二君,貞女不更二夫。齊王不聽吾諫,故退而耕於野。國既破亡,吾不能存;今又劫之以兵為君將,是助桀為暴也。與其生而無義,固不如烹2!」遂經其頸於樹枝3,自奮絕脰而死4。齊亡大夫聞之,曰:「王蠋,布衣也5,義不北面於燕6,況在位食祿者乎7!」乃相聚如莒8,求諸子,立為襄王。
1通:私通。2烹:用鼎鍋把人煮死,古代的一種酷刑。3經:上吊,自縊。4脰:脖頸。5布衣:平民百姓。6北面:古時君見臣、尊長見卑幼,南面而坐,因此以北面指向人稱臣。7食祿者:指拿國家俸祿的人,即當官的人。8如:往……;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