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3異人異僧釋證卷_0150.【李思元】古文現代文翻譯

唐天寶五載夏五月中,左清道率府府史李思元暴卒。卒後心暖,家不敢殯。積二十一日,夜中而才蘇。即言曰:「有人相送來,且作三十人供。」又曰:「要萬貫錢與送來人。」思元父為署令,其家頗富,因命具饌,且鑿紙為錢。饌熟,令堂前布三十僧供。思元白曰:「蒙恩相送,薄饌單蔬,不足以辱大德。」須臾若食畢,因令焚五千張紙錢於庭中。又令具二人食,置酒肉,思元向席曰:「蒙恩釋放,但懷厚惠。」又令焚五千張紙錢畢,然後偃臥。至天曉,漸平和。乃言曰:「被捕至一處,官不在,有兩吏存焉,一曰馮江靜,一曰李海朝。與思元同召者三人,兩吏曰:「能遺我錢五百萬,當捨汝。」二人不對,思元獨許之,吏喜。俄官至,謂三人曰:「要使典二人,三人內辦之。」官因領思元等至王所。城門數重,防衛甚備,見王居有高樓十間,當王所居三間高大,盡垂簾。思元至,未進,見有一人,金章紫授,形狀甚貴,令投刺謁王。王召見,思元隨而進至樓下,王命卻簾,召貴人登樓。貴人自階陛方登,王見起,延至簾下。貴人拜,王答拜,謂貴人曰:「今既來此,即須置對,不審在生有何善事?」貴人曰:「無。」王曰:「在生數十年,既無善事,又不忠孝,今當奈何?」因嚬蹙曰:「可取所司處分。」貴人辭下,未數級,忽有大黑風到簾前,直吹貴人將去。遙見貴人在黑風中,吹其身忽長數丈,而狀隳壞,或大或小,漸漸遠去,便失所在。王見佇立,謂階下人曰:「此是業風,吹此人入地獄矣。」官因白思元等,王曰:「可捻籌定之。」因簾下投三疋絹下,令三人開之。二人開絹,皆有當使字,唯思元絹開無有。王曰:「留二人,捨思元。」思元出殿門,門西牆有門東向,門外眾僧數百,持幡花迎思元,云:「菩薩要見。」思元入院,院內地皆於清池,院內堂閣皆七寶,堂內有僧,衣金縷袈裟,坐寶床。思元之禮謁也,左右曰:「此地藏菩薩也。」思元乃跪。諸僧皆為讚歎聲,思元聞之泣下。菩薩告眾曰:「汝見此人下淚乎?此人去亦不久,聞昔之梵音,故流涕耳。」謂曰:「汝見此間事,到人間一一話之,當令世人聞之,改心修善。汝此生無雜行,常正念,可復來此。」因令諸僧送歸。思元初蘇,具三十人食,別具二人肉食,皆有贈益,由此也。思元活七日,又設大齋畢,思元又死。至曉蘇云:「向又為菩薩所召,怒思元曰:『吾令汝具宣報應事,何不言之?』將杖之,思元哀請乃放。」思元素不食酒肉,及得再生,遂乃潔淨長齋,而其家盡不過中食。而思元每人集處,必具言冥中事,人皆化之焉。(出《紀聞》)
【譯文】
唐玄宗天寶五年夏季五月間。左清道率府府史李思元突然病故。死後胸口仍然熱乎,家裡人沒敢殯葬。停放了二十一天,半夜裡甦醒了。剛剛甦醒就對別人說:「有人把我送回來的,快準備三十個人的供品。」又說:「還要一萬貫錢,送給送我回來的人。」思元的父親當署令,家裡很富裕,便令人準備飯菜,而且把紙裁成錢。飯菜做好後,令人在房前擺上供給三十個僧人享用的飯菜,思元口中念道:「承蒙各位相送,謹備簡單的飯菜,不足以供奉各位高僧大德。」不一會兒,就像吃完飯了一樣,於是令人在院裡燒了五千張紙錢。然後又準備了兩個人的飯,擺上了酒肉,思元對著酒桌說:「承蒙釋放之恩,永記大恩大德。」說完又讓人燒了五千張紙錢。之後,思元便躺下休息。到天亮時,身體已經逐漸平復,於是講迷了死後在陰間的經歷。剛開始,他被抓到一個地方,這裡的官兒沒在,只有兩個吏卒守在那裡,一個人叫馮江靜,一個叫李海朝。與思元一起抓來的還有兩個人。兩個吏卒對他們三人說:「誰能贈給我們五百文錢,我們就放了誰。」那兩人沒有回答,只有思元自己答應給他們五百文錢,吏卒非常高興。不一會兒,當官兒的來了。對他們三人說:「要用兩個典吏,從你們三人裡面挑。」當官兒的便領著思元等三人來到閻羅王住的地方。只見這裡有好幾道城門,防衛十分嚴密,閻羅王住在一座十間的高樓上,其中他本人所住三間最為高大,門窗都掛著簾子。思元等人來到這裡後,還沒有進去,便見一人佩戴著金章綬帶,樣子極高貴,也被傳令去謁去閻羅王。閻羅王要召見他們了,思元跟在貴人後面進來到了樓下,閻羅王命人捲起門簾,召喚貴人上樓,貴人剛登上樓梯,閻羅王看見後就站了起來,把他請到簾子下面,貴人施禮參拜,閻羅王回禮致謝,然後對貴人說:「現在既然來到這裡,就須接受審問。不知你生前有什麼功德之事?」貴人答道:「沒有。」閻羅王說:「有生數十年,既無功德之事,又不忠簾孝,如今應當怎麼辦呢?」於是緊鎖著眉頭道:「送給主管人員去處分!」貴人告辭退下,沒等走下幾級階梯,突然一陣黑風刮來,一下子就把貴人捲走了,遠遠望去,見貴人在黑風的吹拂中身體忽然長大到幾丈長,好像被撕碎了,被撕成大小不同的幾部分,漸漸刮遠了,什麼也看不到了。閻羅王一直站在樓上觀看,對樓下的人說:「這是妖風,把這個人刮進地獄去了。」當官兒的告訴他,思元等人已在此等候多時,閻羅王說:「可以抓鬮決定。」於是從簾子下面扔下三塊絹布包,叫他們三人各撿一塊打開。那兩人打開自己撿到的布包一看,上面都有「當使」二字,唯獨思元的布包上沒有字。閻羅王說:「留下這兩個人。」沒有要思元。思元走出殿門,在殿門西面的牆上有個向東開的門,門外有幾百個僧人,手裡拿著旗旛迎接思元,說:「菩薩邀請你進去相見。」思元走到院內,只見院內的地面全在清清的池水上面,院內的樓閣房舍全是金銀珍珠瑪瑙等七寶鑲嵌而成,殿堂裡面有個僧人,穿的是金羅袈裟,坐在寶床上。思元上前施禮拜見,身邊的人說:「這是地藏菩薩。」思元於是跪拜。各位僧人齊聲頌讚,思元聽了感動得流下淚來。菩薩告訴眾僧道:「你們看見此人流淚了吧?這個人離開人間時間不長,所以聽到原先熟悉的佛教頌讚之聲,就流下了眼淚。」菩薩對思元說:「你看到這裡的事,回到人間後要一一向人們講述,要讓世人知道之後,改邪歸正,好好行善。你這一生沒有淫亂殺生的行為,以後要經常端正自己的信念,你還可以來到這裡的。」說完便令僧人們把他送回了人間。思元當初甦醒過來時,準備了三十人的素食,又單獨準備了兩個人的肉食,對三十個僧人與兩個吏卒都給了五千紙錢,就是因為有這段經歷。思元復活後的第七大,又準備了大型的祭典,祭典結束後他又死了。天亮時復甦過來說,他又被地藏菩薩召了去,生氣地對他說:「我讓你回去宣傳報應的事,為什麼不宣講?」菩薩要打棍以示懲罰,經他苦苦哀求才又放他回來了。思元一向不吃酒肉,這次死而復生之後,乾脆不沾腥葷,永遠吃素,他全家人也都中午後忌食。而思元每當有人聚集在一起的時候,就必定向人講述陰間如何報應的事,人們都被他感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