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1神仙女仙卷_0071.【文廣通】古文翻譯註解

文廣通者,辰溪縣滕村人也。縣屬辰州。溯州一百里,北岸次有滕村,廣通居焉。本漢辰陵縣。《武陵記》云:廣通以宋元嘉二十六年,見有野豬食其稼,因舉弩射中之。流血而走,尋血跡,越十餘里,入一穴中。行三百許步,豁然明曉,忽見數百家居止,莫測其由來,視所射豬,已歸村人圈中。俄有一叟出門曰:「汝非射吾豬者乎?」文曰:「豬來犯僕,非僕犯豬。」翁曰:「牽牛蹊人之田,信有罪矣。而奪之牛者,罪又重矣。」文因稽首謝過。翁云:「過而知改,是無過矣。此豬前緣,應有其報,君無謝焉。」翁呼文通至廳上,見十數書生,皆冠章甫之冠,服縫掖之衣,有博士,獨一榻面南談《老子》。又見西齋有十人相對,彈一絃琴,而五聲自韻。有童子酌酒,呼令設客。文飲半酣,四體怡然,因爾辭退。觀其墟陌人事,不異外間,覺其清虛獨遠,自是勝地,徘徊欲住。翁乃遣小兒送之,令堅關門,勿復令外人來也。文與小兒行,問其始末,答曰:「彼諸賢避夏桀難來此,因學道得仙。獨榻座談《老子》者,昔河上公也。僕漢時山陽王輔嗣,至此請問,《老子》滯義。僕自掃門已來,於茲十紀,始蒙召進,得預門人,猶未深受要訣,只令守門。」至洞口,分別慇勤,自言相見未期。文通自所入處,見所用弩皆已朽斷。初謂少頃。已十二年矣。文通家已成喪訖,聞其歸,乃舉村驚疑。明日,與村人尋其穴口,唯見巨石塞之,燒鑿不可為攻焉。(出《神仙感遇傳》)
【譯文】
文廣通是辰溪滕村人。這個縣歸辰州管。從辰州乘船逆流而上去一百里,北岸有個滕村,文廣通家就住在那裡。辰溪縣在漢朝叫辰陵縣、《武陵記》中說,南朝宋文帝元嘉二十六年,文廣通看見有個野豬吃他家的莊稼,就用箭射中了野豬。野豬流著血逃走,文廣通順著血跡追出去十幾里,進入一個洞中,在洞裡走了三百來步,忽然周圍大亮,眼前出現了幾百家房舍,不知道是個什麼地方,再看他射的野豬,已經跑進村裡人的豬圈中了。不一會兒有個老翁走出門來問:「你就是射我豬的人吧?」文廣通說:「豬吃我的莊稼,並不是我無故射它。」老翁說:「牽著牛踩了人的莊稼是不對,但因為這就把人家的牛搶走,就更不對了。」文廣通走向老翁賠禮叩頭。老翁說:「有了過錯知道改,就不算錯誤了。這個豬命中該得這樣的報應,你就不必賠罪了。」老翁把文廣通請到屋裡,見屋裡有十幾個書生,都戴著章甫冠,穿著寬袖單衣,有位博士獨自面朝南坐在一個臥榻上講授《老子》。又見西屋有十個人對坐著彈琴,音律很好聽。這時有位童子上來擺了酒菜,老翁拉過文廣通飲酒。文廣通喝得半醉,身體十分舒坦,就辭謝不再喝了。他觀察外邊路上的行人,和外界沒什麼不同,只是覺得這裡環境幽美清靜,真是個難在人間找到的好地方,就打算留在這裡不走了。老翁不答應就派了個小孩給他領路送他出去,並囑咐關好大門不要讓外人進來。文廣通和小孩一同溜躂時問他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那小孩說:「屋裡的那些人都是勝賢,他們當初為逃避夏桀的殘酷統治來到這裡,因學道而成了神仙。那位講授《老子》的博士,就是河上公。我是漢代山陽人王輔嗣,到這裡是為向河上公請教《老子》中的一些疑意。我在他門下已當了十紀(十二年為一紀)的掃地僕人才讓我當了守門人,至今還沒有得到道經的要訣呢。」文廣通又走到來時的洞口,和那小孩依依不捨地再三告別,估計今後再也不會相見了。到了洞口,見射野豬的弓箭都朽了。他在洞中只呆了不久,世上已是十二年了。他家早已給他辦了喪事,見他回來全村人都大吃一驚。第二天他和村裡人找那個洞,只見大石堵住洞口怎麼鑿也鑿不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