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5定數感應卷_0045.【鄭虔】原文及譯文

開元二十五年,鄭虔為廣文博士。有鄭相如者,年五十餘,自隴右來應明經,以從子謁虔。虔待之無異禮。他日復謁,禮亦如之。相如因謂虔曰:「叔父頗知某之能否?夫子云:『其或繼周者,雖百世可知也。』某亦庶幾於此。若存孔門,未敢鄰於顏子,如言偃、子夏之徒,固無所讓。」虔大異之,因詰所驗,其應如響。虔乃杜門,累日與言狎。因謂之曰:「若然,君何不早為進取,而遲暮如是?」相如曰:「某來歲方合成名,所以不預來者,時未至耳。。」虔曰:「君當為何官?」曰:「後七年,選授衢州信安縣尉。秩滿當年。」虔曰:「吾之後事,可得聞乎?」曰:「自此五年,國家當改年號。又十五年,大盜起幽薊,叔父此時當被玷污。如能赤誠向國,即可以遷謫,不爾,非所料矣。」明年春,相如果明經及第。後七年,調改衢州信安尉。將之官,告以永訣,涕泣為別。後三年,有考使來,虔問相知存否,曰:「替後數月,暴終於佛寺。」至二十九年,改天寶。天寶十五年,安祿山亂東都,遣偽署西京留守張通儒至長安,驅朝官就東洛。虔至東都,偽署水部郎中。乃思相如之言,佯中風疾,求攝市令以自污,而亦潛有章疏上。肅宗即位靈武,其年東京平,令三司以按受逆命者罪。虔以心不附賊,貶溫州司戶而卒。(出《前定錄》)
【譯文】
唐開元二十五年。鄭虔為廣文博士,有個叫鄭相如的,五十多歲了,從隴南來應明經科考,以侄子的身份拜謁鄭虔,鄭虔待他也沒有特殊的禮節,另一天再拜謁,禮節也同前次相同。相如因此對鄭虔說:「叔父知道我能考中嗎?夫子說:『那有能繼承周朝的,即使百代也是可以預見的。』我雖然現在是平民百姓,若是孔門還在,不敢和顏子比,但要說偃、子夏那些人,我還是不比他們差。」鄭虔很驚異,就詢問他會有什麼應驗。他回答得很痛快。鄭虔於是閉門謝客,整天和他談話很投機。趁機對他說:「若像你說的那樣,你為什麼不早點科考而求進取,到這麼晚了才參加科考?」相如說:「我來年才該成名。所以才不早來,是因為時間沒到罷了。」鄭虔說:「你該當什麼官呢?」相如說:「後七年,將被選授衢州信安縣尉,到第十年就該死了。」鄭虔說:「我今後的事,可以說給我聽聽嗎?」相如說:「從這以後五年,國家將改年號,再過十五年,在幽薊一帶將起大盜,叔父您這時也要被玷污,如果能對國家忠心赤誠,還可以遷謫,不然,就不是我所預料的了。」第二年春天,相如果然考中。以後七年,調動改任為衢州信安縣尉,即將去赴任時,來告訴鄭虔將永遠訣別了,然後就流淚告別了。三年以後,有個考察使來,鄭虔問相如還在不在了?那人說,「上任後幾個月,得急病死在佛寺。」到開元二十九年,改年號為天寶。天寶十五年,安祿山在東都叛亂,派偽署官西京留守張通儒到長安,驅逐唐朝的官員到東都洛陽。鄭虔到了東都,作了偽署水部郎中,他想到相如的話,假裝瘋顛,要求把他拉到街市上讓他自己弄污自己。但又偷偷有奏疏上奏皇上,肅宗在靈武即位,那年東京也已平息叛亂,命令三司以法律審理叛亂的人的罪行。鄭虔因為身在敵營而心不附合叛賊,被貶職作溫州司戶後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