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3異人異僧釋證卷_0086.【萬回】原文及翻譯

萬回師,閿鄉人也,俗姓張氏。初母祈於觀音像而因娠回。回生而愚,八九歲乃能語。父母亦以豚犬畜之。年長,父令耕田,回耕田,直去不顧,口但連稱平等。因耕一壟,耕數十里,遇溝坑乃止。其父怒而擊之,回曰:「彼此總耕,何須異相。」乃止擊而罷耕。回兄戍役於安西,音問隔絕。父母謂其死矣,日夕涕泣而憂思焉。回顧父母感念之甚,忽跪而言曰:「涕泣豈非憂兄耶。」父母且疑且信,曰:「然。」回曰:「詳思我兄所要者,衣裘糗糧中履之屬,請悉備焉,某將往之。」忽一日,朝繼所備而往,夕返其家。告父母曰:「兄平善矣。」視之,乃兄跡也,一家異之。弘農抵安西,蓋萬餘裡。以其萬里回,故號曰萬回也。先是玄奘法師向佛國取經,見佛龕題柱曰:「菩薩萬回,謫向閿鄉地教化。」奘師馳驛至閿鄉縣,問此有萬回師無,令呼之,萬回至,奘師禮之,施三衣瓶缽而去。後則天追入內,語事多驗。時張易之大起第宅,萬回常指曰:「將作。」人莫之悟。及易之伏誅,以其宅為將作監。常謂韋庶人及安樂公主曰:「三郎斫汝頭。」韋庶人以中宗第三,恐帝生變,遂鴆之,不悟為玄宗所誅也。又睿宗在藩邸時,或遊行人間,萬回於聚落街衢中高聲曰:「天子來。」或曰:「聖人來。」其處信宿間,睿宗必經過徘徊也。惠莊太子,即睿宗第二子也,初則天曾以示萬回。萬回曰:「此兒是西域大樹精,養之宜兄弟。」後生申王,儀形瑰偉,善於飲啖。景龍中,時時出入,士庶貴賤。竟來禮拜。萬回披錦袍,或笑罵,或擊鼓,然後隨事為驗。太平公主為造宅於己宅之右。景雲中,卒於此宅。臨終大呼。遣求本鄉河水。弟子徒侶覓無。萬回曰:「堂前是河水。」眾於階下掘井,忽河水湧出。飲竟而終。此坊井水,至今甘美。(出《談賓錄》及《西京記》)
【譯文】
萬回法師是閿鄉縣人,俗姓張。當初,母親因為向觀音像祈禱才懷了他。萬回生下來就愚笨,八九歲時才會說話。父母也把他當作小豬小狗養活著。年令大了,父親叫他耕田,萬回耕田時一直往前走,不知道往回返,嘴裡只是連連說「平等」。所以,耕一壟能耕出去幾十里遠,直到遇上溝坎坑穴才停住。父親氣得直打他,萬回說:「不管哪裡都得耕,為什麼還要分彼此。」父親只好停止打他,也不再讓他耕田了。萬回的哥哥在安西當兵服役,一點音訊也沒有。父母以為他死了,白天黑夜哭哭啼啼地思念他。萬回看到父母思念得這麼厲害,忽然跪在地上說:「你們整天哭哭啼啼的,莫不是為哥哥擔憂吧!」父母見他如此懂事,有點半信半疑,便說:「正是。」萬回說:「細想我哥哥所需要的東西,不外是衣服乾糧鞋帽之類,請你們都準備好了。我要給他送去。」忽然有一天,他早上帶著準備好的東西出發,晚上就返回了家,告訴父母說:「哥哥平平安安的,各方面都很好!」仔細看看他,竟與哥哥一模一樣兒,全家人都感到驚異。從他家弘農村到安西,有一萬多里遠,因為他能日行萬里遠又返回來,所以稱他為「萬回」。在這之前,玄奘法師去西域佛國取經時,見一佛龕的柱子題道:「菩薩萬回,謫往閿鄉地方教化。」玄奘法師騎著驛馬跑到閿鄉縣。打聽此地有沒有萬回法師,叫人去招呼他。萬回來到後,玄奘法師給他施禮、送給他僧衣僧瓶僧缽三件東西就走了。後來武則天進入大內,萬回說的事情多數被驗證。當時張易之大規模興建宅院,萬回常常指著他說:「將作。」人們都不明白是什麼意思。等到張易之被殺害時,就用他新建的宅第當「將作」監牢。萬回常常對韋庶人與安樂公主說:「三郎砍你們的頭。」韋庶人以為唐中宗排行第三,害怕皇帝變心,便用毒藥殺死了中宗,她不知道要為玄宗所殺。睿宗當年駐守藩鎮時,有一次在人群中走路,萬回則在擁擠的街道上高聲喊道:「天子來了!聖人來了!」其所暫住之處,是睿宗來回的必經之地。惠莊太子,也就是睿宗的第二個兒子,當初武則天曾把他領給萬回看,萬回說:「這個兒子是西域的大樹精,應該像兄弟一樣養育他。後來生下了申王,儀表魁偉、善於飲酒吃肉。景龍年間,萬回時常出入於宮廷,達官貴人與平民百姓爭相向他禮拜。他身披錦繡長袍,有時候笑罵,有時候擊鼓,但這些舉動與言論,後來都被事實驗證是有寓意的。太平公主在自己的住宅右邊,專門為他建造了房子。景雲年間,萬回就死在這座房子裡。臨終時他大聲喊叫,讓人去取家鄉的河水。弟子門徒們沒有找到,萬回說:「房前就是河水。」眾人在門前階下掘井,只見河水突然湧了出來。弟子取水給他,他喝完就死了。這口井裡的水,至今還是甜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