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1神仙女仙卷_0061.【劉憑、欒巴、左慈】原文全文翻譯

劉憑
劉憑者,沛人也。有軍功,封壽光金鄉侯。學道於稷丘子,常服石桂英及中岳石硫黃,年三百餘歲而有少容,尤長於禁氣。嘗到長安,諸賈人聞憑有道,乃往拜見之。乞得侍從,求見祐護。憑曰:「可耳。」又有百餘人隨憑行,並有雜貨,約直萬金。乃於山中逢賊數百人,拔刃張弓,四合圍之。憑語賊曰:「汝輩作人,當念溫良。若不能展才布德,居官食祿,當勤身苦體。夫何有腆面目,豺狼其心。相教賊道,危人利己。此是伏屍都市,肉饗烏鳶之法。汝等弓箭。當何所用。」於是賊射諸客,箭皆反著其身。須臾之間,大風折木,飛沙揚塵。憑大呼曰:「小物輩敢爾,天兵從頭刺殺先造意者。」憑言絕,而眾兵一時頓地,反手背上,不能復動,張口短氣欲死。其中首帥三人,即鼻中出血,頭裂而死。餘者或能語曰:「乞放餘生,改惡為善。」於是諸客或斫殺者,憑禁止之,乃責之曰:「本擬盡殺汝,猶復不忍。今赦汝,猶敢為賊乎?」皆乞命曰:「便當易行,不敢復耳。」憑乃敕天兵赦之,遂各能奔走去。嘗有居人妻病邪魅,累年不愈。憑乃敕之,其家宅傍有泉水,水自竭,中有一蛟枯死。又有古廟,廟間有樹,樹上常有光。人止其下,多遇暴死。禽鳥不敢巢其枝。憑乃敕之,盛夏樹便枯死,有大蛇長七八丈,懸其間而死,後不復為患。憑有姑子,與人爭地,俱在太守坐。姑子少黨,而敵家多親助,為之言者四五十人。憑反覆良久。忽然大怒曰:「汝輩敢爾。」應聲有雷電霹靂,赤光照耀滿屋。於是敵人之黨,一時頓地,無所復知。太守甚怖。為之跪謝曰:「願君侯少寬威靈,當為理斷,終不使差失。」日移數丈,諸人乃能起。漢孝武帝聞之,詔征而試之,曰:「殿下有怪,輒有數十人,絳衣,披髮持燭,相隨走馬,可效否?」憑曰:「此小鬼耳。」至夜,帝偽令人作之。憑於殿上,以符擲之,皆面搶地,以火淬口無氣。帝大驚曰:「非此(明抄本非此作此非)鬼也,朕以相試耳。」乃解之,後入太白山中,數十年復歸鄉里,顏色更少。(出《神仙傳》)
【譯文】
劉憑是江蘇沛縣人,由於有軍功,被封為壽光金鄉侯。他跟著稷丘子學道,經常服用石桂英和中岳嵩山的石硫黃,已經活了三百多歲面貌還像少年人,尤其擅長閉氣的功夫。他曾到長安去,長安的很多商人聽說他有道術,就去拜見他,有的請求學道,有的請他祐護。劉憑都答應下來,結果有一百多人跟著他走,還帶著各種東西,價值萬金。他們一行走到山裡時,遇見了幾百名強盜,強盜們拔刀張弓從四面包圍上來。劉憑對強盜們說:「你們應該善良地做人,如果沒有做官的才學品德,就是出力氣種田做工,也是乾淨人。現在你們披著人皮,懷著狼心,白日搶劫,害人利己。告訴你們,這樣做只能使你們變成一具具死屍去餵烏鴉老鷹,你們的弓箭一點也派不上用場!」強盜們大怒,用弓箭射劉憑一行,結果箭都掉轉頭去射中了他們自己。片刻之間起了大風,刮倒了樹木揚起漫天塵沙。劉憑大叫道:「你們這些畜牲竟如此胡作非為。天兵們給我先把那些強盜頭目殺掉!」劉憑話音剛落,就見強盜們一個個都倒在地上,雙手被反綁在背後,一點也動不了,都張著大嘴急促地喘氣,像要憋死了。其中的三個頭目鼻子流血腦袋開裂,當場就死了。剩下的強盜中有那還能說話的就不斷求饒,說今後一定改惡向善。這時和劉憑一起的客商要把強盜們全砍死,被劉憑制止了。劉憑斥責強盜們說:「本來該把你們全殺掉,但又不太忍心。現在我放了你們,你們還敢再作強盜嗎?」強盜們都哀求饒命,表示今後一定改行決不再作強盜,劉憑就命令天兵赦免了他們,強盜們就趕快逃散了。有一次,一個人的妻子被妖邪纏住,多年治不好,劉憑就用道術讓那家門旁的泉水乾涸,結果發現一隻蛟渴死在泉中了。有一座古廟,廟旁有棵大樹,樹上常常發出奇光,人停在樹下常常突然死去,鳥兒也不敢在樹枝上作巢。劉憑又施了道術,那樹在盛夏時就乾枯而死,有一條七八丈長的大蛇掛在樹上死去,後來這棵樹再也不害人了。劉憑姑母的兒子因為土地糾紛被抓進太守府,姑家親友太少,而對手家中親友很多,有四五十人在公堂上替對手作證說好話。劉憑和他們爭論了很久,忽然大怒說:「你們憑著人多就敢這樣囂張嗎?!」話音未落,忽然滿屋閃動著紅光,空中電閃雷鳴,對手的同黨親友們頓時被殛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太守也嚇壞了,跪下來央求道:「求您別再大顯神戚,我一定秉公而斷,決不會偏向。」過了很久,倒在地上的人們才甦醒過來。漢武帝聽說後,傳詔讓劉憑進宮,想試試他的道術。劉憑一進了金殿武帝就對他說:「我這金殿中有妖怪。常常有幾十個妖怪,披著長髮手持蠟燭,在大殿裡騎著馬轉悠。你能制服他們嗎?」劉憑說:「這不過是一群小鬼而已。」當天夜裡,皇帝命人扮成幾十個妖怪在大殿上轉悠。劉憑來到殿上,畫了一道仙符投出去,那些偽裝的「妖怪」立刻都摔在地上,用燈一照,都斷氣了。皇帝這才大驚失色地說:「他們不是鬼,是我讓他們裝鬼來試驗你的呀!」劉憑就讓那些人都復活了。後來劉憑進了太白山,幾十年後又回了故鄉,卻更年輕了。

欒巴
欒巴者,蜀郡成都人也。少而好道,不修俗事,時太守躬詣巴,請屈為功曹。待以師友之禮。巴到(到原作陵,據明抄本改),太守曰:「聞功曹有道,寧可試見一奇乎?」巴曰:「唯。」即平坐,卻入壁中去,冉冉如雲氣之狀。須臾,失巴所在,壁外人見化成一虎,人並驚。虎徑還功曹捨。人往視虎,虎乃巴成也。後舉孝廉,除郎中,遷豫章太守。廬山廟有神,能幹帳中共外人語,飲酒,空中投杯。人往乞福。能使江湖之中,分風舉帆,行各相逢。巴至郡,往廟中,便失神所在。巴曰:「廟鬼詐為天官,損百姓日久,罪當治之。以事付功曹,巴自行捕逐,若不時討,恐其後遊行天下,所在血食,枉病良民。」責以重禱,乃下所在,推問山川社稷,求鬼蹤跡。此鬼於是走至齊郡,化為書生,善談五經,太守即以女妻之。巴知其所在,上表請解郡守往捕,其鬼不出。巴謂太守:「賢婿非人也,是老鬼詐為廟神。今走至此,故來取之。」太守召之不出。巴曰:「出之甚易。」請太守筆硯設案,巴乃作符。符成長嘯,空中忽有人將符去,亦不見人形,一坐皆驚。符至,書生向婦涕泣曰:「去必死矣。」須臾,書生自繼符來至庭,見巴不敢前。巴叱曰:「老鬼何不復爾形。」應聲即便為一狸,叩頭乞活,巴教殺之,皆見空中刀下,狸頭墮地。太守女已生一兒,復化為狸,亦殺之。巴去還豫章,郡多鬼,又多獨足鬼,為百姓病。巴到後,更無此患,妖邪一時消滅。後征為尚書郎,正旦大會,巴後到,有酒容,賜百官酒,又不飲而西南向噀之。有司奏巴不敬。詔問巴。巴曰:「臣鄉里以臣能治鬼護病,生為臣立廟。今旦有耆老,皆來臣廟中享,臣不能早飲(明抄本、陳校本飲作委)之,是以有酒容。臣適見成都市上火,臣故漱酒為爾救之。非敢不敬,當請詔問,虛詔抵罪。」乃發驛書問成都。已奏言:「正旦食後失火,須臾,有大雨三陣,從東北來,火乃止,雨著人皆作酒氣。後一旦,忽大風雨,天地晦冥,對坐不相見,因失巴所在。尋聞巴還成都,與親故別,稱不更還。老幼皆於廟中送之。云:去時亦風雨晦冥。莫知去處也。(出《神仙傳》)
【譯文】
欒巴是四川成都人,年輕時就愛好道術,不關心世間的事。當時的太守很恭敬地來見欒巴,請他屈就功曹的職務,太守以老師、朋友的禮儀接待欒巴。欒巴上任以後,有一天太守對欒巴說:「我聽說你有道術,能不能讓我看見一件新奇的事呢?」欒巴說:「可以。」說罷就端坐著退進牆壁裡去了,牆上緩緩升起一團雲氣,片刻就看不見欒巴了。牆外的人則看見欒巴變成了一隻虎,人們嚇壞了。只見那虎一直跑回欒巴的府宅,人們跑去看虎時,虎已經又變成了欒巴了。後來欒巴被舉薦為孝廉,被任命為郎中,又升任為豫章郡的太守。當時廬山廟裡有個神,能在帳子後面和人談話,喝酒時只見空中出現酒杯。人們都去廟中向這個神祈求佑護。這神能使江湖中興起風來鼓動船帆,使分開走的船聚在一起。欒巴聽說後就到廟裡去,那神就不在了。欒巴說:「哪有什麼神,不過是一個鬼怪來到廟裡冒充天上的仙官。這鬼禍害百姓這麼久,應該懲治他。這件事就由我親自來辦。如果不及時去除這個鬼怪,只怕他以後到處流竄,到處吃人供奉的祭品,白白禍害老百姓。」於是欒巴在神壇上誠心地禱告天神,遍查天下的山川國土,搜尋鬼怪的蹤跡。那鬼怪就逃到齊郡,變成一個書生,善於談論四書五經,迷惑了齊郡的太守,太守竟把女兒嫁給了他。欒巴找到了這個鬼怪,就寫了公文請太守捕住那個鬼怪。那鬼嚇得不敢露面,欒巴就對太守說:「你的女婿不是人,是個冒充廟神的鬼,現在他來到你家,所以我來抓他。」太守叫他女婿出來,那鬼躲著不出來。欒巴說:「讓他出來還不容易嗎?」就讓太守準備了筆硯和書桌,欒巴用筆寫了一道符咒,寫完後欒巴仰天長嘯,空中忽然有人把符拿走,也看不見是誰拿走的,在場的人都十分驚訝。那道符來到書生面前,書生向他妻子哭泣說:「我這一去非死不可了!」片刻間,書生自己拿著符來到院裡,看見欒巴就不敢靠近了。欒巴大喊一聲:「老鬼還不現出原形來嗎?」書生應聲變成一隻狸貓,不斷地叩頭求欒巴饒命。欒巴就命令把狸貓殺掉,只見空中落下一把刀把狸貓的頭砍落在地上。太守的女兒已經生了個兒子,這時也現了原形變成一隻狸貓,欒巴也把它殺掉了。欒巴回到豫章郡以後,郡裡也在鬧鬼,大多是獨腳鬼,禍害百姓,欒巴一回本郡,郡裡的鬼就都嚇跑了,再也沒有妖魔作怪。後來欒巴被皇帝徵召為尚書郎。正月初一,宮中大設筵席犒勞群臣。欒巴比別人到的晚,但已有些醉意。皇帝在宴會上贈給文武百官御酒,欒巴不喝,把酒向西南方向噴了出去。有關的同衙向皇帝上奏說欒巴對皇上不敬。皇帝就召欒巴詢問,欒巴說:「臣的家鄉因為臣能除鬼治病,為臣立了『生祠』祝福。今天早上有幾位德高望重的老者到臣的廟中來約臣喝酒,臣實在不能推脫,所以有點喝醉了。臣剛才看見西南方千里外的成都街上發生了火災,就噴了一口酒救火,絕不是對皇上不敬。皇上如不信就下詔詢問成都是否失火,如果不是,臣願抵罪。」於是皇帝下詔讓驛使到成都查問。後來成都方面奏報說:「正月初一早飯後失火,不一會兒從東北來了三場大雨,火就滅了。雨落到人身上發出一股酒氣。」後來有一天忽然風雨大作,天地昏暗,對面坐著也看不見人,欒巴也不知去了何處。不久聽說欒巴回到成都,和親朋好友告別,說以後不再回來了。家鄉的男女老少都到他的「生祠」中送他。聽說他離去時也是風雨交加天地昏暗,不知道去了哪裡。

左慈
左慈字元放,廬江人也。明五經,兼通星氣,見漢祚將衰,天下亂起,乃歎曰:「值此衰亂,官高者危,財多者死。當世榮華,不足貪也。」乃學道,尤明六甲,能役使鬼神,坐致行廚。精思於天柱山中,得石室中《九丹金液經》,能變化萬端,不可勝記。
魏曹公聞而召之,閉一石室中,使人守視,斷谷期年,及出之,顏色如故。曹公自謂生民無不食道,而慈乃如是,必左道也,欲殺之。慈已知,求乞骸骨。曹公曰:「何以忽爾?」對曰:「欲見殺,故求去耳。」公曰:「無有此意,公卻高其志,不苟相留也。」
乃為設酒,曰:「今當遠曠,乞分杯飲酒。」公曰:「善。」是時天寒,溫酒尚熱,慈拔道簪以撓酒,須臾,道簪都盡,如人磨墨。初,公聞慈求分杯飲酒,謂當使公先飲,以與慈耳,而拔道簪以畫,杯酒中斷,其間相去數寸。即飲半,半與公。公不善之,未即為飲,慈乞盡自飲之。飲畢,以杯擲屋棟,杯懸搖動,似飛鳥俯仰之狀,若欲落而不落,舉坐莫不視杯,良久乃墜,既而已失慈矣。尋問之,還其所居。
曹公遂益欲殺慈,試其能免死否。乃敕收慈,慈走入群羊中,而追者不分,乃數本羊,果余一口,乃知是慈化為羊也。追者語主人意,欲得見先生,暫還無怯也。俄而有大羊前跪而曰:「為審爾否?」吏相謂曰:「此跪羊,慈也。」欲收之。於是群羊鹹向吏言曰:「為審爾否?」由是吏亦不復知慈所在,乃止。
後有知慈處者,告公,公又遣吏收之,得慈。慈非不能隱,故示其神化耳。於是受執入獄。獄吏欲拷掠之,戶中有一慈,戶外亦有一慈,不知孰是。公聞而愈惡之,使引出市殺之。須臾,忽失慈所在,乃閉市門而索。或不識慈者,問其狀,言眇一目,著青葛巾青單衣,見此人便收之。及爾,一市中人皆眇目,著葛巾青衣,卒不能分。公令普逐之,如見便殺。後有人見知,便斬以獻公,公大喜,及至視之,乃一束茅,驗其屍,亦亡處所。
後有人從荊州來,見慈。刺史劉表,亦以慈為惑眾,擬收害之。表出耀兵,慈意知欲見其術,乃徐徐去,因又詣表云:「有薄禮,願以餉軍。」表曰:「道人單僑,吾軍人眾,安能為濟乎?」慈重道之,表使視之,有酒一鬥,器盛,脯一束,而十人共舉不勝。慈乃自出取之,以刀削脯投地,請百人奉酒及脯,以賜兵士,酒三杯,脯一片,食之如常脯味,凡萬餘人,皆周足,而器中酒如故,脯亦不盡,坐上又有賓客千人,皆得大醉。表乃大驚,無復害慈之意。數日,乃委表去,入東吳。
有徐墮者,有道術,居丹徒,慈過之。墮門下有賓客,車牛六七乘,欺慈云:「徐公不在。」慈知客欺之,便去。客即見牛在楊樹杪行,適上樹即不見,下即復見行樹上。又車轂皆生荊棘,長一尺,斫之不斷,推之不動。客大懼,即報徐公,有一老翁眇目,吾見其不急之人,因欺之云:「公不在,」去後須臾,牛皆如此,不知何等意。公曰:「咄咄,此是左公過我,汝曹那得欺之,急追可及。」諸客分佈逐之,及慈,羅布叩頭謝之。慈意解,即遣還去。及至,車牛等各復如故。慈見吳主孫討逆,復欲殺之。
後出遊,請慈俱行,使慈行於馬前,欲自後刺殺之。慈在馬前,著木履,掛一竹杖,徐徐而行,討逆著鞭策馬,操兵逐之,終不能及。討逆知其有術,乃止。後慈以意告葛仙公,言當入霍山,合九轉丹,遂乃仙去。(出《神仙傳》)

【譯文】
左慈字元放,江西廬江人。他精通五經,也懂得占星術,從星象中預測出漢朝的氣數將盡,國運衰落,天下將要大亂,就感歎地說:「在這亂世中,官位高的更難保自身,錢財多的更容易死。所以世間的榮華富貴絕不能貪圖啊!」於是左慈開始學道,對「奇門遁甲」也很精通,能夠驅使鬼神,坐著變出美味佳餚。他在天柱山精修苦煉道術,在一個石洞中得到一部《九丹金液經》,學會了使自己變化萬端的方術,法術很多記也記不過來。
三國時魏國的曹操聽說後,把左慈召了去,關在一個石屋裡,派人監視,一年沒給他飯吃,過了一年才把他放出來,見他仍是原來的模樣。曹操認為世上的人沒有不吃飯的道理,左慈竟然一年不吃飯,一定是妖邪的旁門左道,非要殺掉他。曹操一起了殺左慈的念頭左慈就知道了,就向曹操請求放他一條老命,讓他回家。曹操說:「為什麼如此急著走呢?」左慈說:「你要殺我,所以我請求你放我走。」曹操說:「哪裡哪裡,我怎麼會殺你呢。既然你有高潔的志向,我就不強留你了。」
曹操為左慈設酒宴餞行,左慈說:「我就要遠行了,請求和您分杯喝酒。」曹操同意了。當時天氣很冷,酒正在火上浸著,左慈拔下頭上的道簪攪和酒,片刻間道簪都溶在了酒中就像磨墨時墨溶入水中一樣。一開始,曹操見左慈要求喝「分杯酒」,以為是自己先喝半杯然後再給左慈喝自己剩的半杯,沒想到左慈先用道簪把自己的酒杯劃了一下,酒杯就分成了兩半,兩半中都有酒,相隔著好幾寸。左慈先喝了一半,把另一半杯子給了曹操。曹操不太高興,沒有馬上喝,左慈就向曹操要過來自己都喝了。喝完把杯子往房樑上一扔,杯子在房樑上懸空搖動,像一隻鳥將向地上俯衝前的姿勢,要落又不落,宴席上的客人都抬頭看那酒杯,好半天杯子才落下來,但左慈也不見了。一打聽,說左慈已回了他自己的居處,這一來曹操更想殺掉左慈,想試試左慈能不能逃過一死。
曹操下令逮捕左慈,左慈鑽進羊群中,追捕他的人分不清,就查羊的原數,果然多出了一隻,知道左慈變成了羊。追捕的人就傳達曹操的意思,說曹操只是想見見左慈,請左慈不要害怕。這時有一隻大羊走上前跪著說:「你們看看我是不是呢?」追捕的人們互相說:「這個跪著的羊一定就是左慈了!」就想把這羊抓走。但這時所有的羊都跪下說:「你們看看我是不是呢?」這樣一來追捕的人真弄不清哪隻羊是左慈了,只好拉倒。
後來有知道左慈去處的人密告給曹操,曹操又派人去抓,一抓就抓到了。其實並不是左慈不能隱遁脫逃,是故意要給曹操見識一下他的變化之術。於是左慈讓抓他的人綁上投入監獄。典獄官打算拷問左慈,卻發現屋裡有個左慈,屋外也有個左慈,不知哪一個是真左慈。曹操知道後更加懷恨,就命令把左慈綁到刑場殺掉。左慈卻突然在刑場上消失了。於是命令緊閉城門大肆搜埔。有些搜捕者說不認識左慈,官員就告訴說左慈一隻眼是瞎的,穿著青色葛布衣紮著葛布頭巾,見到這樣的人就抓。不一會兒,全城的人都變成了瞎一隻眼穿青葛布衣扎葛巾的人,誰也無法分辨哪個是左慈。曹操就下令擴大搜捕的範圍,只要抓住就殺掉。後來有人見到了左慈,就殺了獻給曹操,曹操大喜,屍體運到一看,竟是一捆茅草,再到殺左慈的地方找屍體,已經不見了。
後來有人說在荊州看見了左慈,當時當荊州刺史的劉表也認為左慈是個惑亂人心的妖道,打算將他抓住殺掉。劉表帶著兵馬出來炫耀,左慈知道劉表是想看看他有什麼道術,就慢慢走到劉表面前說:「我有些微薄的禮物想犒勞你的軍隊。」劉表說:「你這個道士孤身一人,我的人馬這麼多,你能犒勞得過來嗎?」左慈又重說了一遍,劉表就派人去看是什麼禮物,見只有一鬥酒和一小扎肉乾,但十個人抬也沒抬動。左慈就自己把乾肉拿來,把肉一片片削落在地上,請一百個人拿酒和乾肉分發給士兵。每個士兵三杯酒一片肉乾。肉乾吃起來和平常的味道一樣,一萬多士兵都吃飽喝足,但酒器中的酒一點也沒少,肉乾也沒吃光,劉表的一千多賓客也都喝得大醉。劉表大吃一驚,打消了殺害左慈的意思。幾天後,左慈離開劉表走了。
他到了東吳的丹徒縣,聽說丹徒有個有道術的人叫徐墮,就去登門拜訪。徐墮門前有六七個賓客,還停著六七輛牛車。賓客騙左慈說徐墮不在家。左慈知道賓客騙他,就告辭走了。左慈走後,賓客們就看見牛車在楊樹梢上走,爬到樹上再看,牛車卻沒有了。下了樹,就見牛車又在樹上走。還有的牛車輪子中心的圓孔里長出了一尺長的荊棘,砍都砍不斷,推車又推不動。賓客們大驚失色,急忙跑去報告徐墮,說有一個瞎了一隻眼的老頭來訪,我們見他是個凡俗之輩,就騙他說主人不在,老頭走後,牛和車就發生了這種怪事,不知是怎麼回事。徐墮一聽說:「啊呀,這是左慈公來拜訪我,你們怎麼能騙他呢!快點追也許能追回來的。」於是賓客們分散開去追,追上左慈後都向他磕頭謝罪。左慈消了氣,就讓客人們回去,他們回去一看,牛和車都恢復了原樣。
左慈拜見了吳國君主孫策,孫策也想殺左慈。孫策有一次想從後面給他一刀。左慈穿著木鞋拿著個竹杖慢慢地走,孫策在後面手持兵器追趕卻總也追不上,這才知道左慈有道術,不敢再殺他。後來左慈告訴葛仙公說他要進霍山煉九轉丹,後來終於成仙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