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6雜傳雜錄卷_0062.【史思明】古文現代文翻譯

安祿山敗,史思明繼逆。至東都,遇櫻桃熟,其子在河北,欲寄遺之,因作詩同去。詩云:「櫻桃一籠子,半已赤,半已黃。一半與懷王。一半與周至。」詩成,左右讚美之,皆曰:「明公此詩大佳,若能言'一半周至,一半懷王',即與'黃'字聲勢稍穩。」思明大怒曰:「我兒豈可居周至之下?」思明長驅至永寧縣,為其子朝義所殺。思明曰:「爾殺我太早,祿山尚得至東都,而爾何亟(「亟」原作「函」,據明抄本改)也。思明子偽封懷王,周至即其傅也。(出《芝田錄》)
【譯文】
安祿山失敗了,史思明繼續叛逆,到了東都洛陽。正趕上櫻桃熟了,史思明的兒子在河北,他想給兒子寄贈櫻桃,於是寫了一首詩一同送去。詩中說:「櫻桃一籠子,半已赤,半已黃,一半與懷王,一半與周至。」詩寫完了,左右的人稱讚他,都說:「明公的這首詩非常好,如果說一半送給周至,一半送給懷王,就與上文的'黃'字的音韻和諧了。」史思明生氣地說:「我的兒子怎麼能在周至的後面呢?」史思明長驅直至永寧縣,被他的兒子史朝義殺了。史思明說:「你殺我殺得太早了,安祿山還能到東都來,可是你為什麼這麼著急呢?」史思明的兒子被偽政權封為懷王,周至是他兒子的師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