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1神仙女仙卷_0043.【陰長生】古文翻譯成現代文

陰長生者,新野人也,漢皇后之親屬。少生富貴之門,而不好榮貴,唯專務道術。聞馬鳴生得度世之道,乃尋求之,遂得相見,便執奴僕之役,親運履之勞。鳴生不教其度世之法,但日夕別與之高談,論當世之事,治農田之業,如此十餘年,長生不懈。
同時共事鳴生者十二人,皆悉歸去,唯長生執禮彌肅。鳴生告之曰:「子真能得道矣。」乃將入青城山中,煮黃土為金以示之。立壇西面,乃以《太清神丹經》授之,鳴生別去。長生乃歸,合之丹成,服半劑,不盡(《雲笈七簽》卷106引《陰真君傳》無盡字),即升天。乃大作黃金十數萬斤,以布惠天下貧乏,不問識與不識者。
周行天下,與妻子相隨,一門皆壽而不老。在民間三百餘年,後於平都山東,白日昇天而去。著書九篇,云:「上古仙者多矣,不可盡論,但漢興以來,得仙者四十五人,連余為六矣。二十人屍解,余並白日昇天。《抱朴子》曰:「洪聞諺書有之曰:『子不夜行,則安知道上有夜行人?』今不得仙者,亦安知天下山林間不有學道得仙者?」
陰君已服神藥,未盡升天,然方以類聚,同聲相應,便自與仙人相集。尋索聞見,故知此近世諸仙人數耳。而俗民謂為不然,以己所不聞,則謂無有,不亦悲哉。夫草澤間士,以隱逸得志,以經籍自娛,不耀文采,不揚聲名,不修求進,不營聞達,人猶不能識之,況仙人亦何急急,令聞達朝闕之徒。知其所云為哉。
陰君自敘云:「漢延光元年,新野山北子,受仙君神丹要訣。道成去世,付之名山,如有得者,列為真人,行乎去來。何為俗聞?不死之要,道在神丹。行氣導引,俯仰屈伸,服食草木,可得延年,不能度世,以至乎仙。子欲聞道,此是要言。積學所致,無為合神,上士為之,勉力加勤,下愚大笑,以為不然,能知神丹。久視長安。」
於是陰君裂黃素,寫《丹經》一通,封一文石之函,置嵩高山。一通黃櫨之簡,漆書之,封以青玉之函,置太華山。一通黃金之簡,刻而書之,封以白銀之函,置蜀綏山。一封縑書,合為十篇,付弟子,使世世當有所傳付。
又著詩三篇,以示將來。其一曰:「惟余之先,佐命唐虞,爰逮漢世。紫艾重紆,余(餘字原缺,據明抄本補)獨好道,而為匹夫,高尚素志,不仕王侯。貪生得生,亦又何求。超跡蒼霄,乘龍駕浮,青要(要字原缺,據明抄本補,清黃晟刻本——以後簡稱黃刻本——青要作青風)承翼,與我為仇。入火不灼,蹈波不濡,消遙太極,何慮何憂,傲戲仙都。顧憫群愚,年命之逝,如彼川流,奄忽未幾,泥土為儔,奔馳索死,不肯暫休。」
其二章曰:「余(餘字原缺,據明抄本補)之聖師,體道之真,升降變化,喬、松為鄰。唯余同學,十有二人,寒苦求道,歷二十年,中多怠墮,志行不堅,痛乎諸子,命也自天,天不妄授,道必歸賢。身沒幽壤,何時可還?嗟爾將來,勤加精研,勿為流俗,富貴所牽。神道一成,升彼九天,壽同三光,何但億千。」
其三章曰:「惟余束髮,少好道德,棄家隨師,東西南北,委放五濁。(明抄本委作悉,濁作經)避世自匿,三十餘年。名山之側,寒不遑衣,饑不暇食,思不敢歸,勞不敢息。奉事聖師,承歡悅色,面垢足胝,乃見褒飾(褒飾二字原缺,據明抄本補),遂受要訣,恩深不測。妻子延年,鹹享無極。黃白已成,貨財千億,使役鬼神,玉女侍側。今得度世,神丹之力。」
陰君處民間百七十年,色如女子,白日昇天而去。(出《神仙傳》)

【譯文】
陰長生是河南新野人,他是漢朝皇后的親屬。雖然他生在富貴人家,卻不貪戀榮華富貴,專門研究道家的方術。他聽說馬鳴生知道轉世修仙的秘訣,就去找他,並甘心自願為馬鳴生當僕人,給他幹脫鞋掃地的下賤活兒。然而馬鳴生並不傳授他成仙的道術,卻整天與他高談闊論,談的都是當前的時事以及怎樣種好農田等世俗瑣事,就這麼談了十多年,陰長生也沒表示厭倦。
和陰長生一塊來向馬鳴生學道的十二個先人後都走了,只有陰長生對馬鳴生更加恭敬的執弟子之禮。馬鳴生感動地說:「你才是真正能夠得道的人啊!」於是就帶他游了四川灌縣西南的青城山,把黃土變成黃金讓他看。馬鳴生站在神壇上,面朝西把一部《太清神丹經》授給陰長生,然後就告別走了。陰長生回來後,照經捲上的辦法煉出了仙丹,只吃了半付就成仙升天了。後來陰長生又按馬鳴生教的方術用泥土變出了十幾萬黃金,用這金子救濟天下窮苦的人,不管認識不認識的人都給。
後來陰長生又帶著妻子周遊天下,他全家人都長壽不老。
陰長生在世間住了三百來年,後來在四川豐都縣平都山的東面白日昇天而去。
陰長生寫了九篇文章,文章中說,「古代的神仙非常多,不能詳細介紹,但從漢代以來,成仙的只有四十五人,加上我是四十六名。其中二十人是把肉身留在人間靈魂升了天,其餘的都是大白天連魂魄帶肉體一塊升天成仙。晉代的葛洪在他的道學著作《抱朴子》中說過,如果人們夜晚不走路,怎麼會知道路上有走夜路的人呢?不成仙,怎麼能知道天下山林中有修道成仙的人呢?」
現在陰長生服了仙丹,就算他不升天,但他已有了仙氣,俗話說同聲相應同氣相求,物以類聚人以群分,陰長生自然而然地要和仙人相聚。由於他和仙人們在一起,耳聞目睹,聽仙人們互相談論介紹,陰長生自然就知道了近代成仙者的人數了。那些世上的凡夫俗子們總是以眼見為實,以為他們沒見過神仙就認為世上沒有神仙,這些人實在太可悲了。有些隱居在民間的高潔的士人,遠離塵世凡俗就是他們的志向,每日研究經書典籍就是他們最大的樂趣,從不誇耀自己的學問,也從不追求名利,不求為官為宦飛黃騰達,所以人們也都不知道他們。至於成仙得道的人,就更沒必要誇耀自己,讓世上那些高官顯貴們知道自己是神仙了。
陰長生自己也說:「東漢安帝廷光元年,河南新野山北子被仙君授給煉仙丹的秘訣,這秘訣是:『得道升天以後,要把這要訣留在名山。誰能得到,名列真人。成就仙人來去自如』怎能是世俗的傳聞呢。不死的要訣,在於服用神丹。行氣修煉內功為引導,使自己能自如地俯仰屈伸,服用草藥也可以延年益壽,但絕不能轉世超度為神仙。誰如果想要修道,這是最根本的一條。要長期地學習道術,清淨無為才能養性,真心修道的人必須刻苦勤奮,任憑那些愚昧的人去笑話吧,只要能得到仙丹靈藥,就可以永不衰老,長得安康。」
於是陰長生就撕了一塊黃綢子,在綢子上寫了一部《丹經》,裝進一個有花紋的玉石匣子裡,放在嵩高山上。又在黃櫨木板上用漆寫了一部《丹經》裝在青玉的匣子裡,放在西嶽華山中。又在一塊金板上刻了《丹經》,裝進白銀作的匣子裡,放在四川綏山中。還有寫在絲絹上的一段經文,合起來一共十篇,交給了弟子,讓他們世世代代傳下去。
陰長生還寫了三首詩,講述未來的事。第一首的大意是:「我在唐堯虞舜時就接受了上天之命,一直延續到漢代,都負有仙界的使命。我從很早就愛好修道,雖然我是個平凡的人,但志向很高尚,不想在王侯手下做官。如果只是為了延續生命,那麼只滿足於長壽就不會再有所追求了。我希望能夠升入雲天,乘龍浮游,展開雙翼乘風翱翔。我希望能不怕火燒,入水不濕,無憂無慮地在太極中逍遙漫遊,在仙界的都城中往來。那時我下看人間那些愚昧的人們,他們的年華像流水般一去不回,短暫的生命轉瞬即逝,死後就變成了泥土,可是他們仍然急急忙忙奔波勞累,終於免不了一死,這是何等可悲啊!」
第二首詩的大意是:「我的仙界的老師是道術極高的真人,他可以升天入地變化無窮,道術可以和著名的仙人王子喬、赤松子相媲美。我有十二名學道的同學,在二十年的修煉苦學中,有很多由於志向不堅定半途而廢,我真為他們痛惜,但這也是天命的安排,因為道術不是隨便就可以傳授的,只傳授那些意志堅定的聖賢們。那些學道半途而廢的人,墮入了冥冥的陰間,真是苦海無邊啊,所以我希望後世的人們在修煉道術時一定要刻苦勤奮,千萬不要為人間的榮華富貴所誘惑而動搖了修道的意志。一旦修道成功,升入九天仙界,那時壽命就和日、月、星一樣,億萬年長存永在了。」
第三首詩大意是:「我從少年時就愛好道術,拋別了家人,隨著老師東西南北四方遨遊,脫離了人間的劫濁、煩惱濁、眾生濁、見濁和命濁這『五濁』,離開塵世隱居山林三十多年。為了修道,我寒冷時忘了添衣,餓了忘記吃飯,雖想家也不敢回去,再勞累也不敢休息。我侍奉仙師,處處使他歡欣愉快,顧不得自己滿臉污垢,雙腳磨厚,終於得到了仙師的讚賞,才傳授給我修煉的秘訣,這是多麼大的恩德啊。我的妻子兒女也因此得到長生之術,將永享天年。我又煉成了億萬黃金白銀散給了窮人,我還能驅鬼神為我服務,還有玉女在我身旁侍奉。現在我得以成仙,完全是神丹的功效啊!」
陰長生在人間活了一百七十歲,容貌像年輕的女子哪樣俊秀,後來在大白天成仙飛昇進了仙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