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1神仙女仙卷_0042.【劉安】原文及翻譯

漢淮南王劉安者,漢高帝之孫也。其父厲王長,得罪徙蜀,道死。文帝哀之,而裂其地,盡以封長子,故安得封淮南王。
時諸王子貴侈,莫不以聲色遊獵犬馬為事,唯安獨折節下士,篤好儒學,兼占候方術,養士數千人,皆天下俊士。作《內書》二十二篇,又中篇八章,言神仙黃白之事,名為《鴻寶》,《萬畢》三章,論變化之道,凡十萬言。武帝以安辯博有才,屬為諸父,甚重尊之。特詔及報書,常使司馬相如等共定草,乃遣使,召安入朝。
嘗詔使為《離騷經》,旦受詔,食時便成,奏之。安每宴見,談說得失,乃獻諸賦頌,晨入夜出。乃天下道書及方術之士,不遠千里,卑辭重幣請致之。

於是乃有八公詣門,皆鬚眉皓白。門吏先密以白王,王使閽人,自以意難問之曰:「我王上欲求延年長生不老之道,中欲得博物精義入妙之大儒,下欲得勇敢武士扛鼎暴虎橫行之壯士。今先生年已耆矣,似無駐衰之術,又無賁、育之氣,豈能究於《三墳》《五典》、《八索》《九丘》,鉤深致遠,窮理盡性乎?三者既乏,余不敢通。」
八公笑曰:「我聞王尊禮賢士,吐握不倦,苟有一介之善,莫不畢至。古人貴九九之好,養鳴吠之技,誠欲市馬骨以致騏驥,師郭生以招群英。吾年雖鄙陋,不合所求,故遠致其身,且欲一見王,雖使無益,亦豈有損,何以年老而逆見嫌耶?王必若見年少則謂之有道,皓首則謂之庸叟,恐非發石采玉,探淵索珠之謂也。薄吾老,今則少矣。」言未竟,八公皆變為童子,年可十四五,角髻青絲,色如桃花。
門吏大驚,走以白王。王聞之,足不履,跣而迎登思仙之台。張錦帳象床,燒百和之香,進金玉之幾,執弟子之禮,北面叩首而言曰:「安以凡才,少好道德,羈鎖事務,沈淪流俗,不能遣累,負笈出林。然夙夜飢渴,思願神明,沐浴滓濁,精誠淺薄。懷情不暢,邈若雲漢。不斯厚(厚原作原,據《雲笈七簽》卷109引《神仙傳》改)幸,道君降屈,是安祿命當蒙拔擢,喜懼屏營,不知所措。唯望道君哀而教之,則螟蛉假翼於鴻鵠,可沖天矣。」
八童子乃復為老人,告王曰:「余雖復淺識,備為先學。聞王好士,故來相從,未審王意有何所欲?吾一人能坐致風雨,立起雲霧,畫地為江河,撮土為山嶽;一人能崩高山,塞深泉,收束虎豹,召致蛟龍,使役鬼神;一人能分形易貌,坐存立亡,隱蔽六軍,白日為暝;一人能乘雲步虛,越海凌波,出入無間,呼吸千里;一人能入火不灼,入水不濡,刃射不中,冬凍不寒,夏曝不汗;一人能千變萬化,恣意所為,禽獸草木,萬物立成,移山駐流,行宮易室;一人能煎泥成金,凝鉛為銀,水煉八石,飛騰流珠,乘雲駕龍,浮於太清之上。在王所欲。」
安乃日夕朝拜,供進酒脯,各試其向所言,千變萬化,種種異術,無有不效。
遂授《玉丹經》三十六卷,藥成,未及服。

而太子遷好劍,自以人莫及也。於時郎中雷被,召與之戲,而被誤中遷,遷大怒,被怖,恐為遷所殺,乃求擊匈奴以贖罪,安聞不聽。被大懼,乃上書於天子云:「漢法,諸侯壅閼不與擊匈奴,其罪入死,安合當誅。」
武帝素重王。不咎,但削安二縣耳。
安怒被,被恐死。與伍被素為交親,伍被曾以奸私得罪於安,安怒之未發,二人恐為安所誅,乃共誣告,稱安謀反。天子使宗正持節治之,八公謂安曰:「可以去矣,此乃是天之發遣王。王若無此事,日復一日,未能去世也。」
八公使安登山大祭,埋金地中,即白日昇天。八公與安所踏山上石,皆陷成跡,至今人馬跡猶存。八公告安曰:「夫有藉之人,被人誣告者,其誣人當即死滅,伍被等今當復誅矣。」於是宗正以失安所在,推問雲,王仙去矣。
天子悵然,乃諷使廷尉張湯,奏伍被,雲為畫計,乃誅二被九族,一如八公之言也。

漢史秘之,不言安得神仙之道,恐後世人主,當廢萬機,而競求於安道,乃言安得罪後自殺,非得仙也。
按左吳記雲,安臨去,欲誅二被,八公諫曰:「不可,仙去不欲害行蟲,況於人乎。」安乃止。又問八公曰:「可得將素所交親俱至彼,便遣還否?」公曰:「何不得爾,但不得過五人。」安即以左吳、王眷、傅生等五人,至玄洲,便遣還。吳記具說云:安未得上天,遇諸仙伯,安少習尊貴,稀為卑下之禮,坐起不恭,語聲高亮,或誤稱「寡人」。於是仙伯主者奏安云:不敬,應斥遣去。八公為之謝過,乃見赦,謫守都廁三年。後為散仙人,不得處職,但得不死而已。
  武帝聞左吳等隨王仙去更還,乃詔之,親問其由。吳具以對。帝大懊恨,乃歎曰:「使朕得為淮南王者,視天下如脫屣耳。」遂便招募賢士,亦冀遇八公,不能得,而為公孫卿、欒大等所欺。意猶不已,庶獲其真者,以安仙去分明,方知天下實有神仙也。時人傳八公、安臨去時,余藥器置在中庭,雞犬舐啄之,盡得升天,故雞鳴天上,犬吠雲中也。(出《神仙傳》)

【譯文】
漢代的淮南王劉安是漢高帝的孫子,他的父親是厲王,叫劉長。劉長因為犯了罪,被流放到四川,在流放的路上死去。漢文帝聽說後很難過,就重新分割劉長的封地,全部給了劉長的大兒子劉安,所以劉安才被封為淮南王。
當時王子們都沉迷於遊玩狩獵和美酒女色,只有劉安堅守節操,並禮賢下士。劉安還特別愛研究儒家的學說,還精通算卦和修道的方術,招納了幾千名有才學的門客,都是天下的知名人士。劉安寫了論述佛門精義的《內書》二十二篇,還有解釋佛經《中觀論》的文章八篇。另外還有論述神仙修行和用黃金白銀煉丹的文章,以及論述道術的《鴻寶》和論卦術的《萬畢》,這些著作都論述了陰陽變化的道家學術,共有十幾萬字。
武帝見劉安博學多才能言善辯,並且輩份是他的叔父,對他十分敬重。漢武帝有時下詔或給大臣寫回報的文章,都讓司馬相如等共同酌斟定稿,就派人召劉安上朝一起起草。
還有一次文帝讓劉安寫一篇解釋屈原《離騷》的論文,劉安早上接到皇命,一頓飯時間就寫成了並奏報給皇帝。
皇帝常常在宴席上召見劉安,聽劉安議論朝政的得失,或聽劉安獻上新作的賦、頌等文章,常常早上進宮,和皇帝談到夜晚才出宮。劉安一直在搜集天下論述道學的書,收納懂得修道的方士,那怕方士們遠在千里文外,也要派人拿著十分恭敬的信和錢前去請來。

於是就有八位名人一起來見劉安,八位老人都鬢髮皆白了。他們來到劉安門前,門官先偷偷報告了劉安,劉安就讓門官故意用自己的意思刁難那八位老人說,「我們淮南王求的是上中下三種賢人。上等賢人要懂得延年益壽長生不老的道術,中等賢人要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並精通儒家學術的大學問家,下等賢人要十分英武、力能扛鼎、打虎擒豹的勇士。我看八位老先生年紀這樣大,好像沒有長生之術,也沒有多大的力氣,也不會對伏羲、神農、黃帝所著的《三墳》;少昊、顓頊、高辛、堯、舜所著的《五典》;以及《八索》、《九丘》這些古代經典有什麼深刻的研究,也不會有什麼獨到的見解。上面說的三種才能你們都不具備,我可不敢向淮南王通報你們求見的事。」
八位老人笑著說,「我們聽說淮南王特別尊重賢德的人,像周公似的為了接待客人吃飯時三次吐出食物,洗浴時三次擰乾了頭髮,所以凡是有一技之長的人都來投奔淮南王。古代的帝王諸侯都不拘一格選拔賢士,像戰國時的孟嘗君,連會學雞鳴狗叫的人都收留,這就像買來千里馬才能召來千里駒一樣。燕昭王收留了沒有什麼才能的郭隗,於是比郭隗更有才能的人才會的不遠千里來投奔燕昭王。我們雖然年老才學很淺,不合乎淮南王的要求,但我們從很遠的地方來投奔他,希望為他效力。我們想見一見淮南王,就算對他沒有什麼好處,也不會對他有任何不利,為什麼嫌我們老而不見我們呢?如果大王認為年輕的人才有學問懂得道術,老年人都是昏庸無能的糟老頭子,這可缺乏開掘頑石尋找美玉、潛入深潭尋找明珠的決心和誠意了。不是嫌我們老嗎?那我們就變得年輕些吧。」話音沒落,八個老人都變成了童子,只有十四五歲,頭髮漆黑,面容像桃花般紅潤。
門官大吃一驚,趕快跑進去向劉安報告。劉安聽說後,連鞋都忘了穿,光著腳出來迎接,把八公接到思仙台上。掛起了錦繡帳幕,擺好了象牙床座,燒上百和香,給八公們面前放上金玉的小桌,像弟子拜師那樣面朝北向八公磕頭說,「我劉安是個平凡庸碌的人,但從小就愛好修身養性的事。然而由於日常的繁瑣事務纏住身子,一直在這平凡的人世中沉淪,始終沒能從這些累贅中解脫出來,背上書箱到山林中去向得道的仙師們求教。然而我思念神靈的真心如饑似渴,希望有朝一日能洗掉身上的污齪,用修煉的誠心去掉我的庸俗淺薄。可是我的一片真情得不到抒發,神靈像遠在天邊的金光使我無法接近。萬萬沒想到今天我能得到這樣大的幸運,能親眼看見道君降臨到我的寒舍,這是我劉安命中該得到神靈的教導,使我又喜又驚連大氣都不敢出,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只願各位道君可憐我這個凡俗的人,把修煉的要點傳授給我,使我這個像螟蛉一樣的小蟲能夠像大雁天鵝般高飛入雲。」
八個童子聽了劉安這番話就又變成老人,對劉安說,「我們的道術也很淺薄,但畢竟比你先走了一步。聽說你喜歡結交有識之士,特地來跟隨你,也不知你究竟有什麼願望和要求。我們八個人中,第一個能呼風喚雨噴雲吐霧,在地上劃一下就產生江河,把土聚起來就可堆成高山。第二個人能讓高山崩塌,讓泉水變成平地,馴服虎豹,召來蛟龍,驅使鬼神為自己效力。第三個人能分身變化相貌,坐在那裡頓時消失,使千軍萬馬立刻隱去不見,把白天變成黑夜。第四個人能騰雲駕霧,飛越江河湖海,隨意遨遊在天地任何地方,呼吸之間便能到千里之外。第五個能入火不怕燒,入水不能濕,任何兵器不能傷害,冬天不怕凍,夏天日曬不出汗。第六個能千變萬化,想幹什麼就幹什麼,能造出禽獸草木或任何東西,能讓山搬家,讓河不流,讓宮殿屋隨意挪動。第七個能把泥土熬成金子,把鉛水凝煉成銀子,用水把雲母硝石等八種石料煉成仙丹,能讓飛起的水花變成珍珠,能騎著龍駕著雲在九重天上浮游。你想學什麼,我們就教給你什麼。」
劉安就日夜向八公叩拜,用酒肉款待他們,並試驗他們每個人的本領,結果他們都各施法術,千變萬化,沒有一個不靈的。後來八公授給劉安《玉丹經》三十六卷,劉安按著經書上說的方法把仙丹煉成了,但沒有來得及服用就出了事。

那時太子劉遷愛好舞劍,自認為劍法比誰都高明。
有一次,他讓當時任郎中的雷被和他一起舞劍,雷被一失手,誤傷了劉遷,劉遷翻臉大努,雷被也很害怕,怕劉遷殺他,就要求帶兵討伐匈奴來贖罪,劉安聽說後不同意,要懲治雷被。雷被十分害怕,就上書給皇帝說,「漢朝的法律規定,如果諸侯中有人貪圖享樂不去討伐匈奴的,該判死罪,劉安應該處死。」
漢武帝向來器重劉安,沒有追究處刑,只是把劉安的封地削去了兩個縣。
劉安更加懷恨雷被,雷被怕劉安殺他,總是提心吊膽。雷被和伍被是好朋友,伍被也是因為幹過壞事得罪了劉安,劉安忍著沒有發作,雷被和伍被怕被劉安殺掉,就一起向皇帝誣告,說劉安要造反。
皇帝就派了管王室親族事務的宗正官帶著公文去查辦。

這時八公就對劉安說:「你可以離開塵世了,這是上天讓你脫離世俗的機會。你如果沒有這件被誣告謀反的事,一天天混下去,是很難脫離凡俗的。」八公讓劉安登上高山向神靈祭告,並把金子埋在地裡,然後劉安就白日昇天成仙了。
八公和劉安登山時踩過的石頭上都留下了很深的腳印,到現在人馬的足跡還留在山上。
八公對劉安說,「凡是作官的人被人誣告,那誣告者應該被處死,所以伍被、雷被也應該死了。」
宗正官來查劉安被告謀反的案子,發現劉安不見了,一打聽,才知道劉安成仙了。
皇帝聽說後心裡很不好受,就暗中轉告朝中管刑獄的廷尉張湯,讓他以策劃陰謀的罪名參奏伍被,於是就殺了伍被和雷被,並滅了他們家九族,正應了八公對劉安的預言。

《漢史》中對於劉安成仙得道的事故意隱瞞沒有記載,怕以後當皇帝的都不理朝政,去熱心於學習劉安以便成仙,只記載著劉安因為被誣告謀反而自殺,而不是成了仙。
按照左吳的記載,說劉安成仙要離去時,打算殺掉雷被、伍被,八公勸告說,「不能這做。成仙的人連一隻小蟲都不害,何況是人呢。」劉安就沒殺雷被與伍被。
劉安又問八公,「能不能把我的親朋好友都帶到仙界去一趟再讓他們回來呢?」
八公說,「可以倒是可以,但不能超過五個人。」於是劉安就帶著他的好友左吳、王眷、傅生等五個人到了仙界的玄洲,去了以後又打發他們回來了。
後來左吳的文章中記述說,劉安還沒到仙境時就遇見了幾位神仙,但由於劉安從小就是王子,養尊處優,對遇見的幾位神仙不願意恭恭敬敬的行禮,言談舉止都不太尊重那幾位神仙,說話聲音很大,有時不注意還自稱「寡人」。結果仙伯中地位較高的就把這事奏報給天帝,說劉安對仙官大不敬,應該把他趕回人間。多虧了八公在天帝面前為劉安解釋開脫,才免了劉安大不敬的罪,但仍罰他看管天都城中的廁所三年。三年期滿後,只允許劉安當一般的仙人,不得在仙界擔任官職,只讓他長生不死而已。
後來漢武帝聽說左吳等五人隨劉安去了仙界又被送了回來,就召見左吳等人,親自問他們詳細情況,左吳把詳情說了,武帝非常懊喪悔恨,並說,「我要是像淮南王劉安那樣能遇到神仙,我就會把皇室和天下看成一隻鞋,脫掉也毫不可惜,然後毅然隨神仙而去。」
從此漢武帝就招賢納士,希望也能招來八公那樣的仙人,但始終沒有仙人光臨,反爾被公孫卿、欒大這一類冒充得道的江湖術士欺騙。然而仍不甘心,一直想找到真仙人,因為劉安成仙使他相信真有神仙。
傳說劉安和八公升天時,剩下的仙藥放在院裡讓雞狗吃後也都升了天,所以天上也有雞叫狗咬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