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5定數感應卷_0070.【韓滉】原文及翻譯

韓晉公晃在中書,嘗召一吏。不時而至,公怒將撻。吏曰:「某有所屬,不得遽至,乞寬其罪。」晉公曰:「宰相之吏,更屬何人?」吏曰:「某不幸兼屬陰司。」晉公以為不誠,乃曰:「既屬陰司,有何所主?」吏曰:「某主三品已上食料。」晉公曰:「若然,某明日當以何食?」吏曰:「此非細事,不可顯之。請疏於紙,過後為驗。」乃恕之而系其吏。明旦,遽有詔命,既對,適遇太官進食,有糕糜一器,上以一半賜晉公。食之美,又賜之。既退而腹脹,歸私第,召醫者視之曰:「有物所壅,宜服少橘皮湯。至夜,可啖漿水粥。明旦疾愈。」思前夕吏言,召之,視其書,則皆如其所云。因復問:「人間之食,皆有籍耶?」答曰:「三品已上日支,五品已上而有權位者旬支,凡六品至於九品者季支,其有不食祿者歲支。(出《前定錄》)
【譯文】
晉公韓滉在中書府,叫一名官員來見他。這人沒有按時趕到,韓滉生氣命人用鞭子打他。這個人說:「我還有歸屬,不能應時而來,請求寬恕。」韓滉說:「你是宰相手下的人,還能歸誰管?」這個人說:「我不得已還歸陰間管。」韓滉認為他的話不誠實,就對他說:「既然歸陰間管,你有什麼職責?」這個人說:「我負責管理三品以上官員的飲食。」韓滉說:「既然如此,我明天應該吃什麼?」這個人說:「這可不是小事,不能隨便說出來,請讓我寫在紙上,過後再驗證。」於是韓沒有鞭打他,而是將他關了起來。第二天,突然皇帝召見韓滉。見到皇帝後,正遇見太官給皇帝送飲食。其中有一盤糕點,皇帝將一半賞給韓滉吃,味道很美,隨後又將另一半也賞給他吃了,韓滉退下去後感到腹脹,回到家裡後找醫生來看病。醫生說:「是食物堵塞,可以喝少量的橘子皮湯。」當晚,便可以喝粥了,天亮後病就好了,韓滉想起前天那個人說的話,便將他召來,要過他寫的紙一看,吃的東西全都跟他寫的一樣。便又問那人道:「人間的飲食,都有人預先安排嗎?」回答說:「三品以上的官員,其飲食每天一安排;五品以上有權位的官員,一旬一安排;六品至九品的官員,每季安排一次;如果是不領俸祿的老百姓,則是每年安排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