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 隰有長楚 篇》(擺脫不了的思想痛苦)古文原文翻譯

隰有長楚 (擺脫不了的思想痛苦)

隰有長楚
——擺脫不了的思想痛苦

【原文】

隰有萇楚(1),
猗儺其枝(2)。
天之沃沃3,
樂子之元知(4)。

隰有萇楚,
猗儺其華。
夭之沃沃,
樂子之無家。

隰有萇楚,
猗儺其實。
夭之沃沃,
樂子之無室。

【註釋】   

  
(1)萇楚:植物名,即獼猴桃。(2)猗儺(enuo):枝條柔美的樣子。(3)夭:肥嫩的樣子。沃沃:有光澤的樣子。(4)樂:羨慕。子: 指代獼猴桃樹。元知:沒有知覺。

【譯文】

窪地長著獼猴桃,
枝條柔美隨風搖。
鮮嫩光潤惹人愛,
羨慕你無覺無知。

窪地長著獼猴桃,
花兒鮮艷春光好。
鮮嫩光潤惹人愛,
羨慕你無累無家。

窪地長著獼猴桃,
果實纍纍真漂亮。
鮮嫩光潤惹人愛,
羨慕你無室無家。

【讀解】

  
毫無疑問的是,人類有了思想,就有了痛苦,有了情感,有了憂慮。當痛苦和憂慮達到極點之時,竟會覺得做人反不如做沒有思想的其它生物好,原因很簡單,沒有思想,就沒有痛苦和憂慮。從這個角度去看,便容易理解古人所說的「至樂無樂」(最大的快樂是沒有快樂)的意思了。
情願做沒有知覺、沒有思想的草木,是不是一種悲觀和絕望?顯然是。生存本身就充滿無數讓人悲觀絕望的東西,活著本身就是煩和畏。因此,悲觀和絕望的產生,一點不值得大驚小怪、沒有絲毫可以加以責難的。
從根本上說,沒有對生活的執著,沒有時生存的意義的思索和追問,哪裡會有悲觀和絕望?沒有時命運無常、現實醜惡的深刻領悟,哪裡來的厭世和畏懼?執著的追求,往往通過其反面表現出來。對現實的不滿和懷疑,恰恰證明了理想境界的存在;對生存的悲觀和絕望,正說明了看重生命和生活。
實際上,我們不可能變成草木,也不可能沒有思想。只要還能思想,就擺脫不了痛苦,也擺脫不了悲觀和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