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6人品各卷_0155.【韓滉】原文及譯文

韓滉在潤州,夜與從事登萬歲樓,方酣,置杯不悅。語左右曰:"汝聽婦人哭乎?當近何所?"或對在某橋某街。詰朝,命吏捕哭者訊之。信宿,獄不具。吏懼罪,守於屍側。忽有大青蠅集其首。因髮髻驗之,果婦私於鄰,醉其夫而釘殺之。吏以為神。因問,晉公云:"吾察其哭聲,疾而不憚,若強而懼者。王充論衡云:鄭子產晨出,聞婦人之哭,拊僕之手而聽。有間,使吏執而問之,即手殺其夫也。異日,其僕問曰:"夫子何以知之?"子產曰:"死於其所親愛,知病而憂,臨死而懼,已死而哀。今哭以死而懼,知其奸也。"(《出酉陽雜俎》)
【譯文】
韓滉在潤州,夜晚和從事登上萬歲樓喝酒。正喝的暢快的時候,他忽然停下酒杯不喝了,對左右的人說:"你們聽到女人的哭聲了嗎?就在附近的某一個地方。"有人回答在某橋某街。第二天早上,韓滉命令刑事偵察人員把哭的人抓來審問,連續兩天,被抓的婦女也沒有招供。刑偵人員害怕韓滉怪罪,守在屍體旁邊。忽然發現有大綠蒼蠅聚集在死者的頭頂,撥開頭髮檢查,果然是這個婦女同鄰居通姦,將丈夫灌醉以後,用釘子釘入丈夫的頭頂,將丈夫害死。刑偵人員認為韓滉是神仙,詢問韓滉。晉公韓滉說:"我聽她的哭聲急促但不悲傷,像是因為害怕而勉強裝出來的。王充在《論衡》裡說,鄭子產早晨出門,聽到婦女的哭聲。他抓住僕人的手仔細傾聽,過了一會,派人將婦女抓來審問,果然是這個婦女殺死了丈夫,第二天,僕人間鄭子產是如何知道的?鄭子產說:"死了自己所親愛的人的正常表現是,知道丈夫有病了應該憂愁,丈夫快要死了的時候害怕,死了以後悲痛。這個女人的丈夫死了以後的哭聲裡充滿恐懼,所以知道她必有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