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6雜傳雜錄卷_0106.【馮宿】古文全文現代文翻譯

馮宿,文宗朝,揚歷中外,甚有美譽,垂入相者數矣。又能曲事北司權貴,鹹得其歡心焉。一日晚際,中尉封一合,送與之。開之,有烏(「烏」字原空缺,據陳校本改)中二頂,暨甲煎面藥之屬。時班行結中貴者,將大拜,則必先遺此以為信。馮大喜,遂以先呈相國楊嗣復,蓋常佐其幕也。馮又性好華楚鮮潔,自夕達曙,重衣數襲。選駿足數匹,鞍韉照地,無與比。馮以既有的信,即不宜序班,欲窮極稱愜之事,遂修容易服而入。至幕次,吏報有按,則偽為不知。比就,果有按。謁者捧麻,必相也。將宣,則謁者向殿,執敕罄折,朗呼所除拜大僚之姓名,既而大呼曰:「蕭倣。」馮乃驚僕於地,扶而歸第,得疾而卒。蓋其夕擬狀,將付學士院之時,文宗謂近臣曰:「馮宿之為人,似非沉靜;蕭倣方判鹽鐵,朕察之,頗得大臣之體。」遂以易之。(出《玉堂閒話》)
【譯文】
馮宿在唐文宗在位時,為官的政績朝中朝外都宣傳,很有聲譽,他差點兒當上宰相的有好多次了。又能奉承北司的豪門貴族,深得他們的歡心。一天傍晚,中尉送來一隻封閉的盒子,打開後,看到裡面有兩頂烏紗帽,以及甲香防凍膏之類的東西。當時朝中官員結交顯貴侍從宦官的人,如果將升大職,一定先用這些東西通消息。馮宿欣喜萬分,就把這些呈送給宰相楊嗣復,大概因為馮宿常常輔佐他。馮宿喜歡衣著華麗乾淨整潔,從晚到早要換幾套華貴的衣服。挑選幾匹駿馬,鞍韉光亮照地,無與倫比。馮宿認為有了可靠的消息,就不適合依序上班,要盡情享受稱心如意的快樂,就修整容貌換好衣服前往相府。到了幕府附近時,小吏通報說已有詔書,馮宿假裝不知。等到了幕府,果然已有詔書。通接賓客的近侍捧著詔書,看來一定是宰相的職位。將要公佈時,那近侍面向大殿,躬身拿著詔書,大聲叫著所授大官的姓名,接下去大聲叫道:「蕭倣!」馮宿竟然驚詫得僕到在地。別人攙扶他回到家,就得病死了。原來那晚準備擬定委任狀送到學士院時,唐文宗對親近大臣說:「馮宿的為人,好像不夠沉穩。蕭倣兼任鹽鐵官時,我觀察他,很有大臣的風度。」於是用蕭倣代替了馮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