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6雜傳雜錄卷_0107.【李回】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太和初,李回任京兆府參軍,主試,不送魏謨,謨深銜之。會昌中,回為刑部侍郎,謨為御史中丞。常與次對官三數人,候對於閣門。謨曰:「某頃歲府解,蒙明公不送,何事今日同集於此?」回應聲曰:「經(音頸)如今也不送。」謨為之色變,益懷憤恚。後回謫刺建州,謨大拜,回有啟狀,謨悉不納。既而回怒一衙官,決杖勒停。建州衙官,能庇徭役,求隸籍者,所費不下數十萬。其人不恚於杖,止恨停廢耳,因亡命至京師,投時相訴冤,諸相皆不問。會亭午,憩於槐陰,顏色憔悴,旁人察其有故,私詰之,其人具述本志,於是誨之曰:…建陽相公素與中書相公有隙,子(「子」原「作」乎,據明抄本改)盍詣之?」言訖,見魏導騎自中書而下。其人常懷文狀,即如所誨,望塵而拜。導從問之(「從問之」三字原作「騎自中」,據明抄本改),對曰:「建州百姓訴冤。」魏聞之,倒持塵尾,敲鞍子令止。及覽狀,所論事二十餘件。第一件,取同姓子女入宅,於是為魏極力鍛成大獄。時李已量移鄧州刺史,行次九江,遇御史鞫獄,卻回建陽。竟坐貶撫州司馬,終於貶所。(出《摭言》)
【譯文】
太和初年,李回任京兆府參軍,主持考試,沒有送魏謨,魏謨很恨他。會昌年間,李回任刑部侍郎,魏謨任御史中丞,常和地位低的三個等候應對的官,在內閣等候傳喚。魏謨說:「前些年官府舉薦我入京考試,承蒙您不送我。有什麼事今天都聚集在這裡?」李回應聲說道:「估計今天你也不會送我。」魏謨聽了此話,臉色都變了,更加懷恨在心。後來李回被貶為建州刺史,魏謨高昇。凡是李回有訴狀,魏謨都不接受。不久李回怒責一個衙官,處以杖刑並勒令停用。建州衙官,能夠使人躲避勞役,請求在他們手下登記,花費不下數十萬。那衙官並不恨怨受了杖刑,只恨停止了他的職務,就逃到京城,找宰相伸冤。各宰相都不過問。趕上正午,衙官就在槐樹陰下休息,臉色憔悴得很。旁邊的人看他像有事的樣子,就詢問他。衙官就詳述了事情本來。那人告訴他:「建陽相公和中書相公一向有仇,你為什麼不去找中書相公呢?」剛說完,就看見魏謨的前行隨從從中書省出來。衙官經常帶著訴狀,就立即按那人教的,望塵而拜。隨從問他,他說:「建州百姓要訴冤。」魏謨一聽,倒拿拂塵,敲敲馬鞍命令停下。看那訴狀,共列二十多條。第一條:把同姓子女娶入家中。於是,魏謨極力判成重案。當時李回已被調任鄧州刺史,途中住宿九江時,遇到御史審訊案件,又被退回建陽,竟無故被貶為撫州司馬,死在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