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6雜傳雜錄卷_0059.【鄒鳳熾】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西京懷德坊南門之東,有富商鄒鳳熾,肩高背曲,有似駱駝,時人號為鄒駱駝。其家巨富,金寶不可勝計,常與朝貴游,邸店園宅,遍滿海內。四方物盡為所收,雖古之猗白,不是過也。其家男女婢僕,錦衣玉食,服用器物,皆一時驚異。嘗因嫁女,邀諸朝士往臨禮席,賓客數千。夜擬供帳,備極華麗。及女郎將出,侍婢圍繞,綺羅珠翠,垂釵曳履,尤艷麗者,至數百人。眾皆愕然,不知孰是新婦矣。又嘗謁見高宗,請市終南山中樹,估絹一匹。自云:「山樹雖盡,臣絹未竭。」事雖不行,終為天下所誦。後犯事流瓜州,會赦還。及卒,子孫窮匱。又有王元寶者,年老好戲謔,出入裡市,為人所知。人以錢文有元寶字,因呼錢為王老,盛流於時矣。(出《西京記》)
又一說,玄宗嘗召王元寶,問其傢俬多少。對曰:「臣請以絹一匹,系陛下南山樹,南山樹盡,臣絹未窮。」又玄宗御含元殿,望南山,見一白龍橫亙山間。問左右,皆言不見。令急召王元寶問之,元寶曰:「見一白物,橫在山頂,不辨其狀。」左右貴臣啟曰:「何故臣等不見?」玄宗曰:「我聞至富可敵貴。朕天下之貴,元寶天下之富,故見耳。」(出《獨異志》)
【譯文】
西京懷德坊南門之東,有個富商叫鄒鳳熾,兩肩高後背彎曲,像駱駝似的,當時的人叫他鄒駱駝。他家裡非常有錢,金銀珠寶多得數不過來,經常和朝廷中的權貴們來往,邸店和有園林的住宅,天下到處都有,四面八方的貨物全被他收買下來,即使是古時的猗頓,也超不過他。他家的男女人等和男僕女僕,都是穿錦衣吃美食,穿和用的器物,都是當時令人驚異的東西。曾經因為女兒出嫁,邀請朝廷中的官員去參加婚禮酒席,來慶祝的賓客有幾千人,到了夜間,還供應帳幕休息,裡面華麗到極點。等到姑娘快出來的時候,一群女僕圍繞著她,都穿著綺羅戴著珠翠,低著頭,小步走路。特別艷麗的,有幾百人。大家都楞了,不知道哪個是新娘子了。他曾經拜見高宗皇帝,請求買終南山中的樹,一棵樹的價格是一匹絹,他自己說:「山上的樹賣光了,我的絹不會光。」事情雖然沒有實行,終於被天下人傳誦。後來因犯罪被流放到瓜州,遇上大赦回來了,等他死後,子孫卻很窮困。又有個叫王元寶的人,年老了喜歡說笑話,進出在市集上,被人們知道了,人們因為錢上有元寶字樣,因而把錢叫做「王老」。這話在當時流傳很廣。
又有一種說法,玄宗皇帝曾經召見王元寶,問他有多少家產。他回答說:「臣請用一匹絹捆一棵樹,捆陛下南山上的樹,南山上的樹捆光了,我的絹不光。」又一次,玄宗到含元殿,望著南山,看見一條白龍橫架在兩座山之間。問左右的人,都說沒看見。讓人趕快去叫王元寶來問他,王元寶說:「看見一個白色的東西,橫架在山頂上,看不清它的樣子。」皇上身邊的地位尊貴的大臣問皇上說:「我們為什麼看不見呢?」玄宗說:「我聽說最富的人能夠比得上尊貴的人,我是天下最尊貴的人,王元寶是天下最富的人,所以能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