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5蠻夷及傳記卷_0024.【新羅】古文翻譯

新羅國,東南與日本鄰,東與長人國接。長人身三丈,鋸牙鉤爪,不火食,逐禽獸而食之,時亦食人。裸其軀,黑毛覆之。其境限以連山數千里,中有山峽,固以鐵門,謂之鐵關。常使弓弩數千守之,由是不過。(出《紀聞》)
又新羅國有第一貴(明抄本「貴」作「國」)族金哥,其遠祖名旁篪,有弟一人,甚有家財。其兄旁篪,因分居,乞衣食。國人有與其隙地一畝,乃求蠶谷種於弟,弟蒸而與之,旁篪不知也。至蠶時,止一生焉,日長寸餘,居旬大如牛,食數樹葉不足。其弟知之,伺(「寸餘居旬大如牛食數樹葉不足其弟知之伺」十八字原空缺,據黃本補)間,殺其蠶。經日,四方百里內蠶,悉飛集其家。國人謂之巨蠶,意其蠶之王也。四鄰共繰之,不供。谷唯一莖植焉,其穗長尺餘。旁篪常守之。忽為鳥所折,銜去。旁篪逐之,上山五六里,鳥入一石罅,日沒徑黑,旁篪因止石側。至夜半月明,見群小兒,赤衣共戲。一小兒曰:「汝要何物?」一曰:「要酒。」小兒出一金錐子,擊石,酒及樽悉具。一曰:「要食」,又擊之,餅餌羹炙,羅於石上。良久,飲食而去(「去」原作「久」,據明抄本改),以金錐插於石罅。旁篪大喜,取其錐而還,所欲隨擊而辦,因是富侔國力,常以珠璣贍其弟,弟云:「我或如兄得金錐也。」旁篪知其愚,諭之不及,乃如其言。弟蠶之,止得一金如常者。谷種之,復一莖植焉,將熟,亦為鳥所銜。其弟大悅,隨之入山,至鳥入處,遇群鬼。怒曰,「是竊余錐者。」乃執之。謂曰:「爾欲為我築糖三版乎?爾欲鼻長一丈乎?」其弟請築糖三版,三日,饑困不成,求哀於鬼。鬼乃拔其鼻,鼻如象而歸。國人怪而聚觀之,慚恚而卒。其後子孫戲錐求狼糞,因雷震,錐失所在。(出《酉陽雜俎》)
又登州賈者馬行余轉海,擬取昆山路適桐廬,時遇西風,而吹到新羅國。新羅國君聞行余中國而至,接以賓禮。乃曰:「吾雖夷狄之邦,歲有習儒者,舉於天闕。登第榮歸,吾必祿之甚厚。乃知孔子之道,被於華夏乎。」因與行余論及經籍,行余避位曰:「庸陋賈豎,長養雖在中華,但聞土地所宜,不讀詩書之義。熟詩書,明禮義者,其唯士大夫乎!非小人之事也。」乃辭之。新羅君訝曰:「吾以中國之人,盡聞典教。不謂尚有無知之俗歟!」行余還至鄉井,自慚以貪吝衣食,愚昧不知學道,為夷狄所嗤,況哲英乎。(出《雲溪友議》)
又天寶初,使贊善大夫魏曜使新羅,策立幼主。曜年老,深憚之。有客曾到新羅,因訪其行路。客曰:永徽中,新羅日本皆通好,遣使兼報之。使人既達新羅,將赴日本國,海中遇風,波濤大起,數十日不止。隨波漂流,不知所屆,忽風止波靜,至海岸邊。日方欲暮,時同志數船,乃維舟登岸,約百有餘人。岸高二三十丈,望見屋宇,爭往趨之。有長人出,長二丈,身具衣服,言語不通。見唐人至,大喜,於是遮擁令入宅中,以石填門,而皆出去。俄有種類百餘,相隨而到,乃簡閱唐人膚體肥充者,得五十餘人,盡烹之,相與食啖。兼出醇酒,同為宴樂,夜深皆醉。諸人因得至諸院,後院有婦人三十人,皆前後風漂,為所虜者。自言男子盡被食之,唯留婦人,使造衣服。汝等今乘其醉,何為不去。吾請道焉,眾悅。婦人出其練縷數百匹負之,然後取刀,盡斷醉者首。乃行至海岸,岸高,昏黑不可下。皆以帛系身,自縋而下,諸人更相縋下,至水濱,皆得入船。及天曙船發,聞山頭叫聲,顧來處,已有千餘矣。絡繹下山,須臾至岸,既不及船,虓吼振騰。使者及婦人並得還。(出《紀聞》)
又近有海客往新羅,次至一島上,滿地悉是黑漆匙箸。其處多大木,客仰窺匙箸,乃木之花與須也,因拾百餘雙還。用之,肥不能使,偶取攪茶,隨攪隨消焉。(出《酉陽雜俎》)
又六軍使西門思恭,常銜命使於新羅。風水不便,累月漂泛於滄溟,罔知邊際。忽南抵一岸,亦有田疇物景,遂登陸四望。俄有一大人,身長五六丈,衣裾差異,聲如震雷,下顧西門,有如驚歎。於時以五指撮而提行百餘里,入一巖洞間,見其長幼群聚,遞相呼集,競來看玩。言語莫能辨,皆有歡喜之容,如獲異物。遂掘一坑而置之,亦來看守之。信宿之後,遂攀緣躍出其坑,逕尋舊路而竄。才跳入船,大人已逐而及之矣,便以巨手攀其船舷,於是揮劍,斷下三指,指粗於今槌帛棒。大人失指而退,遂解纜。舟中水盡糧竭,經月無食,以身上衣服,嚙而啖之。後得達北岸,遂進其三指,漆而藏於內庫。洎拜主軍,寧以金玉遺人,平生不以飲饌食客,為省其絕糧之難也。(出《玉堂閒話》)
【譯文】
新羅國東南面跟日本國相鄰,東面跟長人國相接。長人身高三丈,牙齒像鋸。指甲像鉤子,不用火燒東西吃,抓到禽獸就生吃了,有時候也吃人。他們的身體裸露著,上面長有一層黑毛。他們的國土周圍有相連數千里的山脈圍繞著。邊境上有山口。用鐵門擋住,稱為鐵關,常派數千弓弩手守著,因此是過不去的。
又說新羅國有個第一貴族金哥。他的遠祖名叫旁篪。旁篪有位弟弟,家財很多,他的哥哥因為分居,生活困難,只好乞衣乞食。有位鄉里人送給旁篪一塊空地,旁篪向弟弟要蠶種和谷種,弟弟就把蠶種、谷種煮熟了送給他,旁篪並不知道。到孵蠶種時,只孵出了一隻。這只蠶每天長一寸多,過了十天長得像牛一樣大了,好幾棵桑樹的葉都不夠它吃。他的弟弟知道這事後,就找了一個機會,殺死了這條大蠶。一天後,四面八方百里以內的蠶,都飛來落到了旁篪的家。國內的人都說被殺死的蠶是巨蠶。推測它可能是那些蠶的王。旁篪周圍的鄰居共同幫著繅絲也忙不過來。旁篪的谷子只長出了一棵。但結的穗有一尺多長,旁篪經常在旁邊看著它。忽然這棵谷子被一隻鳥折斷,並把穗子銜走了。旁篪於是跟著追趕,追到山上。在山上又追了五六里,這時鳥飛入了一個石縫中。日頭落了,路上很黑,旁篪只好在一塊石頭旁邊停下了。到了半夜,月亮很明亮,旁篪見一群小孩,穿著紅色衣服在一起做遊戲。一個小孩說:「你要什麼東西?」一個小孩回答說:「要酒。」那個小孩就拿出一把金錐子,敲打石頭,於是酒和酒具都擺了出來。還有一個說要食物,又敲打石頭,餅、糕、湯、烤肉又擺在了石頭上。過了好一會兒那些小孩才吃喝完走了,把金錐插在石頭縫裡。旁篪非常高興,拿了那把金錐就回家了。旁篪想要什麼東西,只要敲打金錐就立刻會得到。憑著這把金錐,旁篪的富裕可跟國家相比,所以經常把珍珠送給他弟弟。弟弟說:「我也許能像哥哥一樣得到一把金錐。」旁篪瞭解他的無知,但告訴他也不聽,只好讓他按他的話辦了。於是,旁篪的弟弟孵蠶,也只得到一隻很平常的蠶;也種了谷子,又只長出一棵,將要成熟時,也被鳥把穗銜走。旁篪的弟弟非常高興,隨著鳥進了山。到了鳥入石縫的地方,遇到了群鬼。群鬼生氣地說:「這是偷金錐的人。」便抓住了他,對他說:「你想為我們築牆二十四尺呢,還是想讓鼻子長成一丈長呢?」旁篪弟請求築牆二十四尺。經過三天,飢餓困苦沒築成,向鬼請求憐憫,鬼便拉長他的鼻子。旁篪的弟弟拖著一隻和象鼻子一樣長的鼻子回了家。國內人覺得奇怪,都聚攏來看他。他又慚愧,又生氣。死掉了。從那以後旁篪的子孫們開玩笑,用金錐要狼糞,於是雷聲震響,金錐失去,不知道哪裡去了。
還有個傳說。說登州商人馬行余在海上航行,打算取道昆山到桐廬去,但當時卻遇到了西風,被吹到了新羅國。新羅國的國君聽說馬行余是從中國來的,便以賓客之禮接待他,並說:「我們雖屬夷狄國家,但每年都有到中國學習儒學的人,其中還有些人被推薦到中國朝廷,考中功名光榮回國。回國後,我一律給他們很多的俸祿。你知道孔子的學說,覆蓋了整個中國了吧?」於是跟行余談論到經書。馬行余離開坐席回答說:「我是個平庸淺薄的商人,雖然生長在中國,但是只聽說土地適合種什麼,不懂詩書中的道理。熟悉詩書,明白禮義的,大概只有那些士大夫,我們這些粗人是一竅不通的。」於是向國君告辭。新羅國君驚訝地說:「我以為中國的人都受到過經書的教育,沒料到還有無知的俗人。」行余回到家鄉,對自己以前因為貪圖衣服食物,愚昧不懂得學儒家之道而被夷狄嗤笑感到慚愧。商人尚且如此,何況聰敏而有才能的人呢?
還有一個傳說。天寶初年,唐朝派贊善大夫魏曜出使新羅國,策立他們年幼的太子當國王。魏曜年紀大了,很打怵這件事。有位客人曾到過新羅,於是魏曜就去訪問他瞭解情況。客人說:「永徽年間,唐朝和新羅國、日本國都有友好往來。派使者時兩國都去。使者到達新羅以後,又將去日本國,不想在海中遇到了大風,波浪滔天,數十日不止,船隻好在海上漂。也不知到了什麼地方,忽然風停波靜,船到了海岸邊。太陽剛要落山,當時一同航行的幾隻船上的人,都拴好了船,往海岸上攀登,總共大約有一百多人。海岸高二三十丈,登上去後,遠遠地看到了屋子,便爭先恐後地跑過去。有些很高的人走來了,高有二丈,身上穿著衣服,說話聽不懂,看見唐朝人到來,他們非常高興,便前呼後擁地讓入屋子,然後用石頭堵上了門,就都出去了。不一會兒就有他們同類的一百多人,前後相隨走來了,原來是挑選唐朝人中皮膚好身體肥胖的,共選出了五十多人,都被他們煮熟了,然後聚在一起吃。又拿出好酒,一同宴飲取樂。到了深夜,這些巨人都吃醉了。於是人們才能夠到各個院子裡看看。後院裡有三十位婦女,都是先後被風刮到此地而被擄掠來的。她們自己說:「男的全被吃了,只留下婦女,讓我們做衣服,你們現在趁著他們喝醉了,為什麼還不離開?請讓我們給你們帶路。」大家一聽都很高興。婦女們扛著她們的幾百匹熟絹絲,然後拿來刀,把喝醉的那些巨人的腦袋都砍了下來。人們於是走到海岸上,海岸很高,天黑沒法下,便用帛拴著身體自己吊下去。用這個辦法,大家陸續吊下去到了水邊,都上了船。等到天亮時船就出發了。忽聽山頭上有叫喊聲,回頭看逃出的地方,已有一千多巨人追來了,都絡繹不絕地下山來,不一會兒就到了海岸。看到沒有趕上船,都氣得像虎那樣吼叫,又咆哮又蹦跳。使者和那些婦女最後終於都回到了家。
又有一件事,最近有個航海的人到新羅去,途中到一海島上臨時停腳,只見滿地全是塗有黑漆的湯匙和筷子。那地方有很多大樹,航海的人仰起頭看那大樹,原來那些湯匙筷子都是樹上的花和花蕊。於是撿了一百多雙帶回去。回家一用,不好使,因為太粗。偶然用它攪茶水,一邊攪一邊這種筷子就消溶了。
還有一件事,六軍使西門思恭,曾經奉命出使新羅,由於風向水流常有不正常情況,所以往往連續幾個月漂浮在大海上,不知海岸在哪裡。忽有一天到了南邊的一處海岸,看上去也有田地、景物,便登上陸地四下眺望。不一會兒,一個很高大的人,身高有五六丈,衣襟很奇特,聲音像打雷,俯視西門思恭,有點像驚訝讚歎似的。當時就用五個手指撮著西門思恭走了一百多里,進入一個巖洞裡面。只見他們年老的年幼的都聚在一處,一個傳一個地把他們的人都招呼過來,爭先恐後地來觀看欣賞西門思恭。他們的話一點也聽不懂,但都顯出很高興的樣子,好像得到一種奇異的東西。於是挖了一個坑,把西門思恭放在裡面,還有人看守著。過了一個晚上,西門思恭就攀緣而上,跳出了坑,找到原路逃了回去。西門思恭才跳上船,那巨人已追到船邊,於是用大手抓住了船舷。在這危急情況下,西門思恭揮劍砍斷了巨人的三個手指頭--手指頭比現在捶帛的棒子還粗--巨人掉了三個手指頭,只好退回去。於是西門思恭解開纜繩開船。船上水和糧食一點也沒有了,一個月沒糧吃,就吃身上穿的衣服,最後到達了北岸。於是西門思恭獻上了那三顆手指頭,用漆漆了收藏在皇宮的倉庫裡。後來西門思恭被提升做了主軍。從那時起,他寧可把金玉送給人,平生也一直不用飲食招待客人,因為他深深明白那沒有糧食吃的艱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