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2雷雨山石草木卷_196.【何文】原文及翻譯

張奮者,家巨富,後暴衰,遂賣宅與黎陽程家。程入居,死病相繼,轉賣與鄴人何文。文日暮,乃持刀,上北堂中樑上坐。至二更竟,忽見一人,長丈餘,高冠黃衣,升堂呼問:「細腰,捨中何以有生人氣也?」答曰:「無之。」須臾,有一高冠青衣者,次之,又有高冠白衣者,問答並如前。及將曙,文乃下堂中,如向法呼之。問曰:「黃衣者誰也?」曰:「金也,在堂西壁下。」「青衣者誰也?」曰:「錢也。在堂前井邊五步。」「白衣者誰也?」曰:「銀也,在牆東北角柱下。」「汝誰也?」曰:「我杵也,在灶下。」及曉,文按次掘之,得金銀各五百斤,錢千餘萬,仍取杵焚之,宅遂清安。(出《列異傳》)
【譯文】

有一個叫張奮的人,家裡大富,後來突然衰落。於是將住宅賣給黎陽程家。程家住進來後,死亡生病的事相繼發生。程家又將此房轉賣給鄰居何文。何文在太陽落山之後,手中持刀,到北堂中房樑上坐定。到二更將盡的時候,忽然看見一人,身高有一丈多,頭戴高帽穿黃衣,升堂呼喚傳問:「細腰,房中為什麼有生人的氣味?」回答說:「沒有生人的氣味。」不一會兒,有一個戴高帽穿藍色衣服的人,再過一會兒,又有一個戴高帽穿白色衣服的人,問話和回答都和第一個人一樣。快到天亮的時候。何文才從房樑上下到廳堂,像剛才聽到的那樣開始呼喚,問道:「穿黃衣服的是誰?」回答說:「是金,在廳堂西面牆壁下面。」「穿蘭衣服的是誰?」回答說:「是錢,在廳堂前離井邊五步遠的地方。」「穿白衣服的是誰?」回答說:「是銀,在牆東北角的柱子下面。」「你是誰?」回答說,「我是棒槌,在灶坑下。」到天亮,何文按次序挖開剛才說到的地方,得到金銀各五百斤,銅錢千萬枚,並拿過棒槌用火燒掉,於是這座宅院才清靜安寧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