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7文才技藝卷_0173.【李琬】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廣德中,蜀客前雙流縣丞李琬者亦能之。調集至長安,居務本裡。嘗夜聞羯鼓,曲頗工妙。於月下步尋,至一小宅,門戶極卑隘。叩門請謁,謂鼓工曰:"君所擊者,豈非耶婆色雞乎?(一本作耶婆娑雞)雖至精能,而無尾何也?"工大異之曰:"君固知音者,此事無有知。某太常工人也,祖父傳此藝,尤能此曲。近者張儒入長安,其家流散,父沒河西,此曲遂絕。今但按舊譜數本尋之,竟無結尾之聲,因夜夜求之也。"琬曰:"曲下意盡乎?"工曰:"盡。"琬曰:"意盡即曲盡。又何索焉?"工曰:"奈聲不盡何?"琬曰:"可言矣,夫曲有如此者,須以他曲解之,方可盡其聲也。夫耶婆娑雞當用屈柘急遍解。"工如所教,果相諧協,聲意皆盡。(如柘枝用渾解,甘州用急瞭解之類也,明錄本急了作吉子)工泣而謝之。即言於寺卿,奏為主簿。後累官至太常少卿宗正卿。(出《羯鼓錄》)
【譯文】
唐代宗廣德年間,蜀人,前雙流縣丞李琬也能擊奏羯鼓,朝庭將他上調到京都長安,住在務本裡。有一天夜裡,李琬忽聞羯鼓聲,曲調非常工穩絕妙。於是踏月循聲尋去,走到一幢小院,院門朽舊狹隘。叩門進入院內,對擊鼓的人說:"你擊的曲子不是耶婆色雞嗎?雖然擊奏得極準確,怎麼沒結尾呢?"擊鼓的人大為吃驚,說:"你一定也是個懂得音律的人。為什麼沒有結尾,我也不知道。我本是太常府裡的一個工匠,擊鼓這門技藝是祖父傳給我們的。我特別能擊剛才這首曲子。近來,因為張儒進入京都長安,我們全家流散,父親失落在河西,這首曲子的曲譜也丟失了。現在我查找了幾本舊曲譜,來找尋這曲鼓曲,竟然沒有結尾的譜子。因此才夜夜擊鼓尋索。"李琬問:"曲子的意思盡沒有哇?"擊鼓人說:"意已經盡了。"李琬說:"意思盡了也就是曲子盡了。你又上哪找去呢?"擊鼓人說:"怎奈鼓聲未盡啊!"李琬說:"這話是啊。鼓曲中有這樣的,須用它曲解,方能使鼓聲結束。耶婆娑雞這首鼓曲,當用屈柘急遍解,就可以了。"擊鼓人像李琬教的那樣再擊奏一次,果然相諧合,聲盡意也盡。擊鼓人感激得流著眼淚向李琬致謝。第二天,立即報告太常府寺卿。太常寺卿聽了擊鼓人的報告後,向朝庭奏請讓李琬任主簿,朝庭批准了。後來,李琬連續陞遷到太常少卿宗正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