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2雷雨山石草木卷_197.【侯遹】文言文翻譯解釋

隋開皇初,廣都孝廉侯遹入城,至劍門外,忽見四廣石,皆大如斗。遹愛之,收藏於書籠,負之以驢。因歇鞍取看,皆化為金。遹至城貨之,得錢百萬,市美妾十餘人,大開第宅,又近甸置良田別墅。後乘春景出遊,盡載妓妾隨從。下車,陳設酒餚。忽有一老翁,負大笈至,坐於席末。遹怒而詬之,命蒼頭扶出。叟不動,亦不嗔恚,但引滿啖炙而笑云:「吾此來,求君償債耳。君昔將我金去,不記憶乎?」盡取遹妓妾十餘人,投之書笈,亦不覺笈中之窄,負之而趨,走若飛鳥。遹令蒼頭馳逐之,斯須已失所在。自後遹家日貧,卻復昔日生計。十餘年,卻歸蜀。到劍門,又見前者老翁,攜所將之妾遊行,儐從極多,見遹皆大笑,問之不言,逼之,又失所在。訪劍門前後,並無此人,竟不能測也。(出《玄怪錄》)
【譯文】

隋朝開皇初年,廣都孝廉侯遹進城,到劍門外,忽然看見四塊石頭,全都像斗一樣大。侯遹很喜愛這幾塊石頭,收起放在裝書的竹籠裡,馱在驢背上。趁著歇驢的時候抱出來觀看,四塊石頭全都變成了金子。侯遹到城裡把金子賣了,得錢百萬,便從市上買了十幾個美麗的女人,回去後擴建住房和宅院,又在城郊購置了良田和別墅。後來侯遹乘著春天的景色出城遊玩,所有的妓妾都乘車跟隨他出遊。下車後,一一擺上酒和做熟的魚肉。忽然有一個老頭兒,身背大書箱來到這裡,並在筵席的最後邊坐下。侯遹很生氣並辱罵他,命奴僕把老頭兒扶出去。老頭兒不動,也不嗔怪和憤怒,只取過來滿杯熱酒吃下去後笑著說:「我到這裡來,是求您償還欠債。您以前把我的金子拿去,您忘記了嗎?」說完,將侯的十幾個妓妾全都抓住,放到書箱裡,也不覺得書箱狹窄,背起書箱快步走去,行走的速度快如鳥飛。侯遹令奴僕騎馬去追,可一會兒已看不見老頭兒在哪裡。自此以後侯遹家中日漸貧困。又退回到原來那樣的生活。十幾年後,侯遹去職歸蜀,來到劍門,又看見以前那個老頭兒,攜帶那些被他背走的妓妾在悠閒地行走,跟從的人很多,看見侯遹都大笑。侯遹問他們笑什麼,他們卻不說話;靠近他們,卻又看不見他們到哪裡去了。侯遹訪遍了劍門前後左右,也沒有看到這個老頭。最終也猜不出是怎麼回事。